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陈家为了救儿子闹到顾家这件事,陈家做得并不算私密,所以很快就传到了有心人耳中,还有好事者传言说陈家离开顾家时,脸色非常的难看,并且对顾家似有不满之意。

     在外面人看来,陈家这种行为太过了,也有些没意思。世家的交际,向来讲究个有来有往。顾家做人厚道,这几年一直是单方面照顾陈家的人,现在家中孩子伤人性命,对方还是皇室中人,顾家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帮着陈家说话。

     两家闹僵,外人背后只会骂陈家做事没脑子,又觉得顾家性格太软,被欺成这样,也不说话。但是不管怎么看,倒没有谁觉得顾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做人姐夫,该做的做了,该劝的劝了,又不是亲兄弟,打不能打,骂不能骂,闹成这样,只能怪陈家太过纵容孩子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顾家也没有出来说过陈家不是,倒是陈家对顾家怨恨不满,京城人下意识里就对陈家疏远起来。

     “夫人,外面的传言都在说陈家教子无方呢,贪心不足呢。”丫鬟给杨氏梳了一个元宝髻,“您看这样好看吗?”

     杨氏往镜中看了一眼,点头道:“嗯。”

     “等下娘娘看到你,肯定高兴。”丫鬟在杨氏身边伺候了好几年,知道杨氏多看重孩子,便专挑好听的话说。

     “这些孩子,一个个都不省心。”杨氏笑着叹息一声,想起外面对陈家的负面言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身为内宅妇人自然有内宅妇人的方法,让别人得到教训。

     “母亲,您梳洗好了吗?”门外,顾之瑀温声道,“宫里马车已经来了。”

     “好了。”杨氏站起身,出门看着长身玉立的儿子,笑着道,“今日怎么没有去户部做事?”

     “儿子先送母亲入宫,”顾之瑀回笑道,“母亲不嫌儿子多事就好。”

     “有儿子开路,我可不嫌弃,”杨氏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出了府门坐上马车前,回头看了眼正翻身上马的儿子,眼底染上喜意。

     她的这个儿子总算看开,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国公府的马车经过,路上的行人都很识趣的避开,有女子见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顾之瑀,忍不住红了脸,一边用手遮着半张脸,一边又偷偷多看几眼。

     “那就是顾世子吗,真是面如冠玉,眼如星月,”一位入京不久的官家小姐小声对同伴道,“若是能……”她猛的捧脸,剩下的话虽然什么都没有说,脸却红如朝霞。

     “你在想什么呢,”她的同伴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那可是国舅爷,国公府未来的继承人,便是娶继室,也轮不到咱们头上。”

     官家小姐也知道自己刚才不该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朝同伴傻笑了一下,再往下看时,国公府的马车早已经走得远远的了。

     紫宸殿内,顾如玖揉着的又酸又疼的腰,时不时往外面望一眼。

     秋罗见她这个样子,有些好笑道:“娘娘,您别看了,若是夫人到了,定会有人通报你。”

     正说着,就见白贤一脸是笑的走了进来:“娘娘,夫人到了。”

     “快请,快请。”顾如玖扶着秋罗站起身,还没走到门口,杨氏已经走了进来。

     杨氏见女儿大着肚子的模样,忙道:“你别出来了,仔细别摔着。”

     “女儿这不是急着见母亲嘛,”顾如玖拉着杨氏的手,朝杨氏讨好一笑,“家里可都好?”

     “都好,都好,”杨氏扶着女儿坐下,并且在顾如玖腰后放了个软垫,“你呢?”

     “女儿也挺好的,”顾如玖拉住杨氏的手便不放了,“圆圆长得可好?”

     “这几日胃口好了很多,要两个乳娘才够他吃,”杨氏笑看了眼顾如玖,“你上次让人带那么多东西回来,好些还没用,现在已经不合身了。”

     “婴儿长得快,不合身才好。”顾如玖笑着与杨氏说着家常话,因为肚子里揣了一个,她时不时的要去更衣,杨氏见宫侍前呼后拥围着女儿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没一会儿顾如玖又回来了,她对杨氏道:“母亲,我把你住处安排在了鸾和宫偏殿,那里离这边近,环境也好,你住着应该不会有不习惯的地方。”

     “哪儿都好,”杨氏道,“我让人带了腐乳来,只是这东西不好多吃,你吃着解解馋就好。”

     “就知道母亲对我最好了,”顾如玖抱着杨氏的手臂摇了摇,忽然道,“今天是陈孔行刑的日子?”

     “这些事你别去管,”杨氏看着顾如玖的肚子,“别吓着肚子里的孩子。”孩子还在肚子里,提这等晦气的事情做什么,这丫头说话也真是不动脑子。

     被母亲这么一说,顾如玖缩着脖子偷笑。

     杨氏见她这样子,无奈道:“看来是皇上把你宠坏了。”

     “他不宠我,宠谁?”顾如玖厚着脸皮笑,杨氏听到这话,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只好无奈一笑。

     还不到午时,晋鞅便回了紫宸殿,见杨氏已经到了,便朝杨氏行了一个晚辈礼。

     杨氏哪敢受这个礼,忙起身避开回了一礼,然后道:“既然陛下回来了,臣妇便去鸾和宫偏殿看看,免得伺候的人不知道我的行礼怎么收拾。”

     晋鞅知道她这是找借口离开,这里是紫宸殿,是皇帝居住的地方,她留在这不合适。

     “岳母难得进宫一次,先用了午膳再过去收拾行礼也一样,”晋鞅知道久久与家中长辈关系极好,又怎么舍得让久久为难,抢先道,“这里只有我与久久两人居住,岳母不必顾虑太多。”

     晋鞅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杨氏哪还好提离开的事情,便笑着应了下来。

     午膳的时候,一道道菜呈了上来,杨氏就发现这桌子上大半的菜都是久久喜欢吃的,而这些宫侍的表示,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

     虽然讲究食不言,但是杨氏发现皇上时不时给久久夹菜,竟是连太监的手都不用过,而她的女儿……

     她女儿一脸懒散的任由皇上给她夹菜。

     杨氏觉得自己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孩子没出嫁前,好像也没有这么懒,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顾如玖最近的胃口变得厉害,一会儿想吃甜的,一会儿想吃酸的,一会儿想吃咸的。御膳房的人最近几个月常常是什么口味的菜都准备几道,以求让皇后娘娘满意。

     晋鞅尝了一筷子糖醋鱼,觉得糖醋鱼的酱汁味道十分的鲜嫩,鱼肉包裹着这个酱汁,吃起来让人胃口大开。他忍不住夹了一筷子喂到顾如玖嘴边,因为担心酱汁滴下来弄脏顾如玖的衣服,还用另一只手接在下面。

     待顾如玖吃下后,他用眼神问,味道怎么样?近来久久不爱吃鱼,总觉得味道腥,所以他只能哄着她吃一些。

     见晋鞅满眼期待的样子,顾如玖笑着点了点头。

     晋鞅顿时高兴起来,又喂了顾如玖两口,才放下筷子。

     看着小两口的互动,杨氏一顿饭吃完,竟不知道自己究竟吃了什么。平心而论,女儿现在大腹便便,脸也有些浮肿,样子绝对没有往日好看。但是皇上看女儿的眼神,仿佛在看个稀世珍宝似的。

     “岳母,小婿还有事要处理,先失陪了,”吃完饭,晋鞅陪杨氏说了一会话,便起身道,“还请岳母多多看顾着久久。”

     “陛下放心,臣妇一定好好照顾皇后娘娘。”杨氏起身,目送晋鞅离开,回头看了眼仍旧坐着的顾如玖,忍了半天才道,“你跟陛下……一直这样?”

     “啊?”顾如玖一脸茫然的看着杨氏。

     见女儿这懵懵懂懂的样子,杨氏叹口气:“算了。”她走到顾如玖身边,摸了摸她的鬓角,“皇上说你往日这个时候会睡会午觉?”

     “嗯,”顾如玖点头,“不过今天母亲在,我舍不得睡。”

     “傻孩子,我都已经进宫陪你了,什么时候说话都一样,你先去睡,”杨氏笑道,“你睡了后,我再去见见太后。”

     进了宫,不去给太后行个礼,怎么也说不过去。

     顾如玖被杨氏劝去睡了,只不过不能平躺,只能靠躺着。杨氏等她睡着以后,才起身离开了紫宸殿。

     “夫人,太后这会儿怕也在休息,不如奴婢带您去看看您的住处,若是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的,奴婢也好让下面的人改一改。”白贤跟在杨氏身后,笑眯眯大的道,“娘娘虽然没有住在鸾和宫,不过里面每日都有人打扫,伺候的人也是现成的。”

     “有劳白公公带路。”杨氏认识白贤,知道他是皇上跟前的近身太监,但是瞧今天的这情况,似乎又成了女儿身边伺候的人。

     她心里虽然不太明白,但是面上却不露半分,倒是白贤说的话让她有些在意。

     女儿不住在鸾和宫,但是每日都有伺候的,甚至连鸾和宫的宫侍也全都按规矩配置好的,这简直……饶是她与顾长龄恩爱近三十载,也不像女儿跟当今圣上这般。

     走进鸾和宫,杨氏更是吃惊,这宫里的一草一木全是按照久久的爱好来安排,屋内的摆设更是有久久闺阁时的影子,只是摆设物件比顾家的更精致更讲究,处处都透着美好吉祥的寓意。

     当今圣上究竟花了多少精力在这座宫殿里?

     杨氏环顾四周,半晌才感慨道:“皇上有心了。”

     白贤垂首道:“夫人,皇上待娘娘如珠似玉,您且不必担心。”

     听到“如珠似玉”四个字,杨氏愣了片刻,离开主殿来到侧殿,发现这里虽然仍旧精致,但是用心上却比不上主殿的十分之一,但是美好吉祥的寓意半点不少。

     “这里很好,再没有什么不妥的了,”杨氏见花瓶里放着新鲜的花枝,向来是刚放进去不久的,便笑着道,“就是大家辛苦了。”说着,便让贴身丫鬟送了谢礼给鸾和宫的大小管事。

     杨氏乃皇后的生母,鸾和宫的管事们哪敢大刺刺的接下这些谢礼,俱是来到杨氏面前再三谢过后,才带着杨氏给的礼品退下。

     白贤看着杨氏这番做派,心里有些感慨,不愧是教育出两子两女的国夫人,说话行事半点不漏,便让人觉得格外可亲,难怪顾国公独爱她近三十载。

     不过皇后娘娘的性格与国夫人不太一样,想来是随国公爷更多?

     有了杨氏作陪,做母亲的对女儿又细心,所以顾如玖近来的心情越来越好。临殿试这天早上,晋鞅正轻手轻脚的起身穿衣服,哪知道顾如玖却醒了过来。

     “我吵到你了?”见她醒了,晋鞅朝服穿了一半,便转身走到她面前,“还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顾如玖摇了摇头,“就是睡不安稳。”

     晋鞅顿时心疼的在她额头吻了吻,胎儿已经九个月大了,平日胎动起来很是厉害,所以久久常在睡梦中惊醒。

     “今日是殿试的日子?”顾如玖让晋鞅扶着自己起身,然后慢慢的帮他把身上的朝服理好,又扶了扶他头上的冠冕,“祝陛下觅得贤臣,助陛下一臂之力,让我们大丰风调雨顺,万国来朝。”

     “好。”晋鞅定定的看着顾如玖,“朕定不会让久久失望。”

     顾如玖笑着摸了摸他的脸颊:“时辰快到了,陛下去吧。”

     晋鞅小心的抱了抱她,才转身离开紫宸殿。

     等晋鞅离开后,顾如玖便扶着秋罗道:“去叫人安排,本宫要生了。”

     “啪,”白贤手里的拂尘掉在地上,又忙弯腰捡起来,“娘娘,奴婢这就是安排,皇上那里……”

     “殿试结束前,谁都不许去告诉陛下!”顾如玖沉下脸道,“若有抗令者,逐出紫宸殿。”这是晋鞅亲政后第一次科举,意义有多重大,顾如玖心里很清楚,若是晋鞅知道她快生了,肯定不会去殿上监考。

     亲政后第一次科举,当今帝王便不现身,传出去只会让文人以为他不看重人才或是不看重文人,她又怎么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顾如玖的男人,必定是顶天立地,人人赞颂的千古明君!

     “是!”这会儿顾如玖说什么,白贤也只会先应下,然后转头就安排起来。

     生产方面的人事物是早就准备好的,根本不用担心。等杨氏与周太后赶到的时候,顾如玖已经进了产室。

     屋内还没什么动静,杨氏在外面转了两圈,然后对周太后道:“太后娘娘,娘娘初次生产,臣妇实在不放心,臣妇进去陪陪她。”

     周太后心里也正担心,听杨氏这么说,哪里会反对,当即便点头答应了。若不是她身份在这里,她这会儿只怕也忍不住冲进去了。

     太和殿中,参加殿试的学子排着整齐的队列进殿,朝御座上的男人行大礼,虽然以他们站的地方,根本看不清皇上长什么样子。

     礼部的官员念完考试的规矩,然后朝晋鞅行礼:“请陛下示下。”

     晋鞅点了点头。

     礼部官员朝晋鞅作揖后,转身面对下面众学子:“开始答题。”

     晋鞅看着下面低头答题的考生,没有下去看他们答得怎么样,只是细细观察他们的精气神,观察过后,又取过考生名册看起来。

     考生名册上,细细的写着每一个考生姓甚名谁,家住何地,家中有何人,以及最开始的推举人又是谁,全都记录得很清楚,想要作假难上加难。

     晋鞅也不嫌腻烦,竟真的一个个看了下去,看了十几个时,他心头突然莫名一跳,仿佛有口气喘不上来似的。

     “陛下?”何明见晋鞅的脸色不太对,担忧的小心问了一句。

     晋鞅摇了摇头,接过何明递来的茶盏喝了一口,才勉强把那心悸感压下去。

     “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动静。”周太后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若不是刘姑姑拦着,只怕早已经冲进了产房,她当年生孩子的时候,似乎没花这么多时间呀。

     “娘娘,您先别着急,”刘姑姑端来茶,“娘娘是出云真人称赞过的有福之人,定是福星高照,万事大吉的。”

     “对对对,”周太后接过茶喝了两大口,听到屋里突然传来久久一声压抑的痛呼声,忙把茶杯塞回刘姑姑手里,又在屋里转起圈来,然后屋内又没动静了。

     “让人去报告皇上了吗?”周太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只怕这会儿殿试还没结束。

     “娘娘说,殿试没结束前,不让人告诉皇上,”刘姑姑道,“这次是陛下亲政后第一次科举,这……”

     周太后闻言叹口气:“我明白了,按照皇后娘娘的意思办吧。”说完后,她看着屋内,忍不住求神拜仙起来。

     产房内,顾如玖觉得自己肚子快被孩子的腿踢爆了,还有那时不时的胀痛感,简直让她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突然她觉得下身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羊水破了!”她听到一个产婆这么说。

     哦,原来是羊水破了,她晕乎乎的想,手却不自觉的抓住了杨氏的袖子。

     “别怕别怕,母亲陪着你。”杨氏早红了眼眶,她自己生孩子那会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就心疼得厉害。

     “娘娘,等会儿尽量别尖叫,您保存这体力生孩子。”

     “您记着,等阵痛开始,你就用力,阵痛没了,你就停下来,这下好节省体力。”

     顾如玖晕乎乎的应了,可是生到一半,她就觉得自己全身虚脱得离开,仿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娘娘,您可要用力啊!”

     有人喂她喝了几口有些苦的汤水,她舔了舔嘴唇,好像有人参的味道。她觉得自己肚子有些饿,口还有些渴,于是睁开眼看着杨氏,有些委屈道,“我饿。”

     “快快,给娘娘送吃的来。”杨氏见女儿一脸委屈,差点没把眼泪掉出来,于是有人端来煮好的肉粥喂顾如玖。

     顾如玖一口粥还没咽下去,阵痛又来了,她痛哼一声,然后继续吃了几大口粥,觉得自己又有了力气,然后继续人类传承中很重要的一环,生产!

     答题结束,晋鞅又抽了几个会试排名比较靠前的学子回答问题,见这些人大多言之有物,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何明见白贤站在侧门处朝他招手,看脸色似乎还很着急。

     何明平时虽然与白贤不太对付,但是也知道轻重,便忙走到大殿侧门处,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皇后早上发作,已经进产房两个时辰了,”白贤面色焦急道,“只是孩子至今还未落地,太后娘娘心里着急,便让奴婢来通报。”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何明骂了一句,回头看了眼陛下,小跑步回到了晋鞅身边。

     这个时候,晋鞅刚问完一个学子的问题,何明便忙小声道:“陛下,娘娘进产房已经两个时辰,皇子还没有落地,太后娘娘心中焦急,便让人来汇报给您。”

     晋鞅闻言脸色大变,若不是在场还有学子在,他已经扔下手里的名册,直奔紫宸殿了。

     “诸位都是有才之士,朕心甚慰。”晋鞅放下名册,勉励了几句,便把事情交给张仲瀚以及礼部尚书,自己起身离开了。

     众位学子感激涕零的送晋鞅离开,在他们看来,皇上竟然陪他们坐了这么久,还亲切的问他们问题,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早就听闻过上任皇帝各种行事作风,才显得当今的可贵。

     得遇当今陛下,是他们的人生幸事啊。

     而在场的官员心里却有些诧异,皇上这是怎么了?

     “我刚才好像隐约看见后宫的太监过来传了什么话,”户部尚书想了想,忍不住看向自己最看重的下属,“难不成皇子出生了?”

     顾之瑀面色微变,他刚才也看见妹妹身边伺候的白贤出现过,可是对方的脸色可不是喜悦,而是焦急。

     难道是妹妹不好了?

     晋鞅一下御辇,大步跑向紫宸殿的后殿,产房就设在那里。

     刚进门,他就听到屋内传来久久的痛呼声,当即便想往屋内冲,被几个宫女太监同时拦了下来。

     “陛下!万万使不得啊,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