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城
    昏暗的屋子里,祁连坐在铺着一层干草的地上,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后背,身上浅色的锦袍也染上了尘土,看上去狼狈万分。

     他面色阴沉的看着头顶上方狭小的窗户,隐隐约约能看到点点星光,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他回头看去,看清来人后,先是一愣,随即嘲讽的笑道:“果然是你。”除了他,还有谁能够无声无息的把他从高罗国的边境小镇上,一路带到大丰京城。

     “高罗国丞相突然失踪,高罗国内部混乱一片,党派之间争斗不断,”来人站在牢门外,面无表情的看着祁连,“这出好戏,祁连丞相觉得是否足够精彩?”

     “我自诩小人,但是在你面前,确是自愧不如,”祁连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叶,“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我从头到尾都在怀疑你,”来人并没有因为祁连脸上的嘲讽而动怒,他走到旁边摆好的桌椅上坐下,“十年前突然出现在高罗国,然后成为祁家养子,成为高罗国最年轻的丞相。”

     “若不是你晋氏一族过河拆桥,我林家会落到如此地步吗?!”祁连有些失控的看向牢房外的人,“我林家满门上下,不管男女老幼,皆被处死,若不是家有忠仆,我也会跟其他家人一样,死在刽子手下。你告诉我,我们林家犯了什么错?!”

     “他宠爱我姑母的时候,便让我林家风光无限,转头皇后丧子,不过是奸妃挑拨几句,他就把我姑母当成毒害皇子的凶手,”祁连满脸狰狞的抓着牢门柱子,双目赤红的看着来人,“我林家上下几十口人,几十口人,就被这样斩首,每当午夜梦回想起他们充满冤屈的双眼,我都恨不得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你们这些晋家人无情无义,偏偏还最爱装出一副深情的模样,”他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就像是被惹怒的狮子,失去的理智,“就连你也是如此,什么对顾氏女情深意重,都不过是你利用感情,让太后让顾家帮你稳固江山而已。晋鞅,你跟上一个狗皇帝又有什么不同?”

     “住口!”晋鞅身后的何明怒斥道,“休得胡言乱语!”

     “我胡言乱语,”祁连嘲讽的笑道,“看你伪装得多好,就连身边的下人,都以为你真的对皇后情深一片。只可怜顾氏女从小被家人捧在掌心,嫁给了一个虚伪的男人,还以为他对自己当真深情无悔,真是可怜可笑又可悲。”

     何明听到这话,心中悚然一惊,忍不住回扭头看去,却见陛下脸上,半分表情也无,仿佛祁连的话,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难道……

     寒意顿时从后背慢慢蔓延到全身,他脚下一软,不知不觉便跪伏在了地上。

     “我对皇后是真情还是假意,与你又有何干?”来人抬了抬手,顿时墙壁上的火把燃了起来,一张完美无缺的脸也显露在了火光下。

     他长身玉立,身上穿着浅色暗纹锦袍,青丝用玉冠紧紧束着,像极了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

     他仅仅只是站在这里,就成了牢房中最夺目的存在,因为他实在太贵气,也太俊美。

     “当年我逃到锦州时,你跟我现在一样的狼狈,不,比我现在还要狼狈,”祁连看到他这副模样,低头笑了起来,笑声在牢房中回荡,格外的嘲讽与刺耳,“你就像一条狗趴在地上,被你的那个弟弟当做马骑。让我想想你当时的眼神……不甘、怨恨、以及暴戾。”

     “那是多么可怕的一双眼睛,我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那不是人的眼睛,而是疯狗,”祁连轻蔑又嘲讽的看着晋鞅,“可那些世家却夸你言行有度,翩翩如玉,瞧瞧他们的眼睛都有多瞎。”

     缓缓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晋鞅面无表情的听完祁连的话,抬起头道:“那又如何?”

     祁连看着对方那双犹如寒冰的双眼,怔住,对啊,这又如何呢,这个人心狠手辣也好,擅于伪装也好,至少他成了大丰的皇帝,权倾天下,即使那些倨傲的世家,也要在他面前弯下腰来。

     他自嘲的笑了笑,走到角落里,也不嫌地上的杂草有些潮湿,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你应该娶司马香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骨子里跟你一样,为了成功不择手段,若是你们两个在一起,必然有很多共同爱好。你这样的疯子,何必去招惹顾家那般犹如娇花般的姑娘?”

     说到这,他又摇了摇头,笑道:“我倒是忘了,越是你这样的人,就越是喜欢那些干净美好的东西,因为自己浑身脏臭,血腥难闻,便对那些美好的东西,格外感兴趣。怕只怕你这样的人,把美好的东西也玷污了。”

     “朕把你关押在这,不是要听你说这些废话的,”晋鞅站起身,走到劳门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祁连,“朕手段如何,不用你来说。至少朕没有卖国求荣,更没有做他国下臣。若是林家列祖列宗知道你准备勾结高罗国以及瑞王府造反,害得天下大乱,你觉得你还有脸见他们吗?”

     “天下大乱与我又有何干?我林家被冤枉,满门抄斩时,大丰又有谁站出来为我林家说过一句话?!”祁连恨声道,“天下人如此待我林家,我为何还要顾及天下人?”

     晋鞅看着祁连因为恨极而疯狂扭曲的脸:“谁说当初没有人替你林家求情?”

     “你说得对,当年还有顾家与杨国公家站出来替我林家说过好话,”祁连面色平静了些许,他低着头沉默片刻,然后猛地看向晋鞅,“可是又有什么用,顾家忠诚待你,你却用感情欺骗他家女儿,杨国公满门清正,你却抢了杨家公子的心上人。所以你们晋家的男人,就是如此的恶心,表面富丽堂皇,内里却恶臭难闻,你这么做,不怕会有报应吗?”

     “你身为阶下囚,又何必考虑我是否有报应,”晋鞅垂下眼睑,白皙的手指放到牢门柱上。他的动作很轻,轻得就像是在抚摸一个情人,“先帝有万般不对,也不是你可以出卖国土,引起战乱的理由。你可知若是战乱一起,天下将有多少无辜百姓受苦?他们没有害过林家,也从未对林家落井下石,难道你就不良心难安吗?”

     “我不知道你怎么瞒天过海的把我抓了回来,我也不想知道了,”祁连把头靠在墙上,闭着眼睛道,“你不必多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是不会给你的。”

     晋鞅把手背在身后,静静看了他一眼,平静的开口道:“即使你不教出瑞王府通敌卖国的证据,朕也能让瑞王府抬不起头来。”

     “你当然可以做到,可是你这种内心阴狠,面上却总喜欢风光霁月的人,做事前不总是喜欢找证据占大义吗?”祁连眼也不睁道,“陛下请回,恕在下不能远送。”

     晋鞅面无表情的走出这间私牢,他身后的何明以及几个沉默的小太监提着灯笼立刻跟上。

     “陛下,小心台阶。”何明把灯笼提得近了些,好让前路看得更清。

     晋鞅拿出手帕,捂着嘴咳了几声,然后道:“接下来的几天里,不让人跟祁连说话,除了送吃的以外,什么都不用做。”

     “是。”何明忙应了下来。

     晋鞅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脖子间有些凉,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挂在脖子间的玉水滴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出来,他走动的时候,一步一晃,碰到他脖子上的皮肤,所以才格外的冰凉。

     他脚下一顿,伸手轻轻碰触了一下玉水滴,顺手把这玉水滴塞进衣领中,加快脚步朝紫宸殿的方向走去。

     回到紫宸殿后,他发现顾如玖不在殿内,皱了皱眉,问殿内伺候的宫侍:“皇后呢?”

     “回皇上,皇后娘娘去了鸾和宫。”

     晋鞅眉头皱了皱,点头道:“朕知道了,你们都退下。”

     何明抬头看了眼皇上,躬身与其他人一起退下,并且还顺手替晋鞅掩上了房门。

     屋内顿时死寂,晋鞅走到顾如玖平时爱躺的软榻上面坐下,顺手就从软榻下面抽出了两本传记,传记里还夹着一枚书签,可见主人离开前,书还没有看完。

     他翻开第一页,就见上面写着,“百年前有一山,名曰秀山,山中有一白狐……”

     笔法十分粗糙,但是情节却有几分意思,这个美貌狐妖与贵族公子相恋,为了他放弃修为,只愿做一名凡人。哪知这个贵族公子看似对美貌狐妖深情无悔,实际上只是为了得到狐妖的心头血,炼制长生不老丹献给皇帝,以便能求娶公主。

     最后这位公子得到了心头血,狐妖泪尽而亡,而公子也没有好下场,因为皇帝用了长生不老丹后,竟然暴毙而亡。

     原来狐妖的血太过霸道,皇帝身为凡人,无法承受,便暴毙而亡了。

     这个故事存在很多漏洞,但是结局却与其他小说话本不同,其他话本总是追求一个圆满,而这个故事,却是以死亡而结束。

     他合上手中的话本,看着桌上跳跃闪烁的烛火,眼睛有些干涉难忍。

     鸾和宫中,顾如玖坐在上首,她的下首坐着钱太妃与孙太妃,三人面前摆着精致的点心,不过谁也没有动。

     顾如玖笑着看了眼两人,然后道:“麻烦两位太妃娘娘了,我今日请二位来,就是闲聊几句,打发时间。”

     孙太妃闻言便笑着道:“皇后娘娘愿意跟我们说话,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何谈麻烦二字。”

     钱太妃笑着附和,看着手边的茶杯与点心,却不敢去碰。

     “二位是我的长辈,又在宫中待了很多年,比我了解宫中的规矩,”顾如玖说到这,叹息一声道,“半月前我曾经把一个不懂事的宫女关押了起来,哪知……她两个时辰前竟然在牢中丢了命。”

     “竟有这等事?”钱太妃面露惊讶之色,“难道是畏罪自杀?”

     “现在还不清楚,”顾如玖摇了摇头,“这事按理该交由大理寺去查办,只是后宫乃是陛下休息之地,又有女眷,大理寺的人来,只怕不太合适。”

     “皇后娘娘这话有道理,大理寺的人确实不太适合来后宫,”孙太妃笑了笑,犹豫片刻道,“更何况这本就是犯事的宫女,畏罪自杀的可能很大。”

     “话虽如此说,只是我心中仍有些不安,”顾如玖面上忧色更浓,“万一这个宫女乃是他杀,那后宫就太危险了。”

     钱太妃与孙太妃都面色凝重的不说话,仿佛对死了宫女这件事十分害怕。

     “我想着后宫现在既然不□□宁,二位太妃有身份贵重,若是出了事,太后与皇上都会忧心不已。不如在这件事查清之前,两位太妃暂且去临安别宫居住,待事情查清以后,我再接两位太妃回来。”顾如玖说到这,再度重重叹息一声,“这也是无奈之举,还请两位太妃体谅。”

     钱太妃与孙太妃闻言面色大变,皇后这是什么意思,要把他们赶出内功,迁去临安吗?

     临安是大丰的陪都,大丰历代很多没有子女又受过皇帝宠幸的妃嫔在皇帝驾崩后,都会被迁去临安别宫,但这基本上是新帝后宫充盈情况下,才会如此行事。可是现在的皇帝后宫除了皇后以外,别的女人一个都没有,皇后竟然也要把她们赶走?

     可是尽管她们心中不满,但是能直接说不吗?

     钱太妃与孙太妃心里清楚,若是皇后执意要把她们送走,那们他们就只能去临安别宫孤独终老了。

     “时辰不早,两位太妃早些回宫歇息吧,”顾如玖似乎没有看到两位太妃难看的神情般,站起身道,“本宫也有些乏了。”

     孙太妃与钱太妃只好起身行礼道:“恭送皇后娘娘。”

     目送皇后离开,孙钱二人走出鸾和宫,孙太妃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钱妃,你行事永远如此鲁莽,若不是因为你,皇后又怎么会打算把我们送到临安别宫?”

     临安别宫就是个活死人墓,不是冷宫胜似冷宫,进了那里除了死,几乎再无其他机会出来了。

     听说几十年前,宫中有个贵妃极受宠又善妒,后来皇帝便后宫所有女人全部赶去了临安别宫,独宠贵妃一人。

     有选女进宫,还没见到皇帝的面,就被送去了临安别宫,到死都是个白头宫女。

     “你也别说我,这事难道没有你的手笔?”钱太妃不悦的瞪了孙太妃一眼,拂袖而去。

     孙太妃面色变了变,最终沉下脸咬牙道:“好一个皇后!”

     “娘娘,您真的准备把两位太妃送到临安别宫吗?”秋罗有些担心,往日送到临安别宫的妃嫔,都是些普通家庭出身的选女,可是钱太妃与孙太妃母族都是京城中的世家,尤其是孙太妃,她的母族不仅显赫,还与司马家有姻亲关系,若是前朝闹起来,只怕要借着此事逼着皇上纳妃。

     “这事就要看她们愿不愿意去临安别宫了,”顾如玖笑了笑,抬头看着夜空中挂着的皎月,“若是她们不愿意,就要拿出诚意来才行。”

     秋罗沉思片刻,面上露出恍然之色。

     宝绿茫然的看着皇后娘娘与秋罗,沉默的低下头。

     “皇后娘娘,您可回来了,”何明看到顾如玖,立刻热情的迎了上去,朝她一个作揖道,“皇上已经等您很久了。”

     顾如玖走进屋内,见晋鞅在翻自己没看完的小说话本,便笑着道:“宸君,这个故事有意思吗?”

     晋鞅伸手把她拉进自己怀中,笑着道:“漏洞太多,不过狐妖有情有义,十分难得。”

     “只可惜再有情有义,却遇到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顾如玖还没有看完,便随口问道,“结局怎么样?”

     “我只是大致翻了一下,”晋鞅把书扔到一边,把头搁在她的肩头,沉声道,“男人最后被车裂而亡,事后魂魄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这结局好,”顾如玖笑了笑,“我是最不耐烦看男人把女人弄得遍体鳞伤,到了最后掉两滴泪,便获得原谅,还能富贵加身儿孙满堂的故事了。”

     晋鞅嗯了一声。

     顾如玖伸手轻轻抚着他的后脑勺,似笑非笑的轻声道:“若是两滴眼泪,便能获得原谅,那么无辜女子的感情就太廉价了。”

     “久久与这些女子定是不一样。”晋鞅轻轻在她脖间吻了一下。

     “我自然与她们不一样,”顾如玖食指轻划,落到他的脖子上,指腹感受着血管下,温热血液流动时带来的颤动,她呢喃道,“若你敢像这种男人,那我便拉着你,陪我一起死。”

     晋鞅抬起头,凝视着她的双眼,漆黑的眼瞳中,他看到了一处跳动的火苗以及自己的脸庞。

     “好。”他笑着握住她的手,垂下眼睑低着头道,“我就知道,久久是与众不同的。”

     初夏,夜里并不是太热,当一声惊雷响起时,孙太妃惊恐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纱帐轻轻摇摆着,影影绰绰带出一片暗影。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哑着嗓子道:“来人。”又是一阵响雷,把她的声音压了下去。

     孙太妃有些害怕,把盖在身上的锦被往拉了拉,模模糊糊间,她看到角落里似乎站着一个人,她心中的恐惧更甚,连呼吸都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一道闪电从窗外掠过,她看到那个黑影朝自己走来,当她看清对方的脸时,终于忍不住厉声尖叫起来。

     “太妃娘娘,太妃娘娘!”

     “有鬼!有鬼!”

     瓢泼大雨中,两个太监冒雨跑着,他们全身已经湿透,但却不敢伸手擦拭,其中一个脚下没有踩稳,在地上摔了一个大跟头,手脚并用爬起来继续跑。

     他们奔跑的方向是紫宸殿。

     顾如玖是被雷声吵醒的,她看了眼身边安睡的晋鞅,在闪电划过时,就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就在下一个雷声响起后,她听到了外面传来脚步声,然后白贤的声音传了过来:“陛下,皇后娘娘,静安宫出事了。”

     察觉到晋鞅动了动,顾如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你先睡,是太妃那边的事,我去看看。”

     “外面这么大的雨,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晋鞅跟着坐起身,听到外面哗啦啦的雨声,皱眉道,“你别出去,万一淋到雨怎么办。”

     “若不是大事,静安宫那边也不会这会儿派人过来,”顾如玖叫人进来伺候自己穿衣,也顾不上绾发,她直接披散着头发对晋鞅道,“我想过去看看,若是没什么事就回来。”她走到床边,把晋鞅摁进被子里,然后把被子拉到他下巴处,“好好躺着,等我回来。”

     太妃的寝宫,晋鞅也不便去,他只好拉着被角点了点头。

     外面马车已经备好,顾如玖撩起裙角坐进马车:“速去静安宫。”

     雨水打在车顶上啪啪作响,顾如玖把耳边的头发捋到耳后,面无表情的撩起车窗的的帘子。

     窗外宫灯高挂,只是在雨水中显得有些朦胧,无端多了几分冰寒。

     到了静安宫,顾如玖弯腰走下马车,仅仅几步路,雨水便飘进伞下,打湿了她的群摆,不过这会儿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内殿传来了孙太妃的尖叫声。

     她加快脚步走进内殿,就见孙太妃头发散乱的抱着一个宫女,不仅全身发抖,还念叨着什么。

     “孙太妃,你怎么了?”顾如玖抬了抬手,免了屋内其他人请安,然后走近孙太妃身边,小声道,“孙太妃,你还好吗?”

     一道闪电划过,孙太妃突然再度厉声尖叫起来,她猛地抓住顾如玖的手,睁大眼睛道:“有鬼,有鬼,她来了。”

     手腕被孙太妃抓得生疼,顾如玖皱了皱眉,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身后传来钱太妃的声音。

     “皇宫大内,天子脚下,哪来的鬼怪之说,孙太妃请慎言!”

     顾如玖回头,就见钱太妃一身深色宫装,鬓间的步摇微微晃动,严肃的表情中带着几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