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城
     皇帝的万寿并不是每年都大办,每次大办都是有讲究的,比如说满寿、大婚过后第一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男子大婚,就意味他已经成年,这个寿宴是向世人展示,他已经是丈夫,能够成为父亲,能够教育下一辈。

     司马家这次受邀,既在众人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大房受邀,意外的是二房竟然也在受邀的行列。司马家二房事情做得不厚道,大家都看在眼里,皇上登基后这几年,一直把二房当做透明,大家心里也都清楚。现在寿宴上突然有二房的一席之地,大家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外面人瞧着热闹,司马趵内心却十分不安,睡到半夜就把孙氏从床上摇起来,然后担忧的问,“你说陛下会不会在宴席上突然发作,治我的罪?”

     孙氏睡眼惺忪道:“放心吧,陛下就算要对付你,也不会在寿宴上那么做,传出去那话该有多难听,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听完孙氏这席话,司马趵觉得自己更加不放心了,“那你说陛下准备什么时候对付我?”

     孙氏慢慢清醒过来,她叹口气,“夫君,依我看来,陛下未必有心思对付我们,当然也不见得乐意看到我们。世人都说,当今陛下仁厚爱民,心胸宽大,是个难得的英明之主。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因为过往而费尽心思的算计,因为他们看到的是未来是远方,而不是当下。”

     “这就是说,皇上不会对付我们?”司马趵心中一喜,眼神闪亮的看着孙氏。

     “只要我们别做碍眼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大问题,”孙氏嫁给司马趵多年,知道他是个什么都害怕,什么都担心的人,所以便低声劝慰道,“如今我们家不沾权,不沾利,能做什么让陛下厌恶的事情?”

     “你说得对,”司马趵连连点头,心里的担忧终于少了很多,“那我日后出门定要小心为上。”

     什么应酬美人佳肴,通通能离多远就多远,被人暂时冷待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家族能够得以保全。

     “行了,睡吧,”孙氏打了一个哈欠,把身上的锦被拉了拉,转身就就打算继续睡,谁知道司马趵又突然道,“你觉得我穿哪套外衫比较合适,既不会丢咱们司马家的脸面,又不会惹得陛下不满?”

     孙氏瞥了眼丈夫那张不怎样的脸,抿着嘴角道:“放心吧,你穿什么都合适。”反正穿什么都不会太显眼。

     司马趵见孙氏面带疲色,心里有再多的话也只能咽回去,然后恹恹的缩回被子里,等着早晨的到来。

     第二天一早,夫妻二人乘坐马车来到朱雀门外时,朱雀门外已经停着长长一排马车。

     “今天搜查得似乎格外严格,”孙氏掀起帘子看了一眼,转头对司马趵道,“今天宫里只怕有只蚊子,也飞不出去。”

     “事关陛下的安危,多加小心也是应该的,”司马趵搓着手,整个人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只是不知道轮到我们进宫还有多久。”他掀起帘子往后看了一眼,见后面是辆不怎么显眼的乌灰色马车,也看不出品级与家徽。

     “我们后面那辆马车是哪家的,怎么如此不起眼?”司马趵思来想去,也想不到有哪家身份低还能进宫的。

     孙氏跟着看了一眼,思索过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后面那辆马车里坐着的应该是太仆寺卿家的千金。”

     “太仆寺卿?”司马趵想了半天,才道,“太仆寺卿哪来的女儿?”

     他记得太仆寺卿是李家一系的人,家里除了三个儿子外,一个女儿都没有。

     “可见你平日去工部点卯,竟真是去点卯了,”孙氏无奈叹息道,“前些日子太仆寺卿一职便换人做了,信任的太仆寺卿是锦州刺史升迁来的。”

     “锦州……”因为心有亏欠,司马趵并不爱提到锦州,现在得知太仆寺卿换成锦州刺史后,整个人的情绪都低落下来。

     见他这样,孙氏也就没有再提此人是因何升迁,不然夫君听后,恐怕会更加的难受。

     等了两三刻,终于轮到司马趵一家。守卫对他们的态度很恭敬,但是该搜查的地方,却是半点没有放过。

     马车厢,车底,车轮,甚至连马车盖上悬挂的铜铃,也全都检查了一遍。

     “情况特殊,还请司马大人多多担待,”检查完毕以后,为首的守卫朝司马趵抱拳道,“大人请进。”

     “应该的,应该的,”司马趵回了一礼,让放下帘子,让马车进了朱雀门。

     “头儿,这位可是……”其中一个守卫挑了挑眉,其中暗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为首的守卫冷着脸看他一眼,然后道:“下一位。”

     乌灰色的马车停到他们面前,赶车的马夫抖着手把邀请函双手奉上,样子看起来有些瑟缩,“太仆寺卿之女恭贺陛下万寿之喜。”

     守卫仔细对看了一遍邀请函,然后朝身后几位嬷嬷招了招手,几个嬷嬷走了过来。

     马车帘子在这个时候掀了起来,守卫们看清马车里的人后,忍不住齐齐倒吸了一口气,好生标志的一个美人。

     只见这女子体态风流,青丝如墨,一双眼睛含情带水,明明没有看任何人,在场众人偏偏觉得,对方是在看自己。

     便是几位在宫里伺候的嬷嬷,眼里也露出几分赞赏,不过她们也算是见过不少美人的老人,所以脚下未停,上前道,“田小姐,老身得罪了。”

     “嬷嬷们也是例行公事,何谈得罪。”田碧月矜持的笑了笑,然后走下马车,让嬷嬷们贴身搜查。

     几位嬷嬷们也没刻意刁难,搜查完后,便退到了一边。

     正在这时,后面传出一些动静,田碧月回头看去,就见一位身着天蓝锦袍的男子骑在高头大马上过来,这人还未走近,原本还在搜查她马车的守卫首领便停下了手中的活,上前给对方行了个礼,说了几句话后,便亲自引着他往宫门内走。

     见她神情疑惑,一位嬷嬷便解释道:“田小姐请不必介意,因您是第一次进宫,我们才不得不如此行事,像这般常常初入宫门的贵人,便没有这种规矩了。”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人年约二十六七的模样,相貌出众,通身贵气,便是心如止水的田碧月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位大人好生出众。”

     嬷嬷们笑了笑,恰好此时这位男子从她们身边经过,她们齐齐后退一步,福了福身。

     连宫里这种有品级在身的嬷嬷都如此礼遇小心,这位难道是皇室中人?

     “田小姐,请上马车。”马车已经检查完毕,嬷嬷朝田碧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田碧月收回神,朝嬷嬷与守卫们点了点头,转身坐进了马车中。

     马车从朱雀门的侧门直入,前行了一段后,田碧月就听到外面传来太监的唱报声,她才恍然惊觉,想来是要在这里下马车了。

     果不其然,马车很快停了下来,外面隐隐约约传入了一些说话声,她掀起帘子,就看到此处站着不少女眷,这些女眷们皆盛装打扮,通身贵气。

     原本还在闲聊的女眷们见来了一个角色美人,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内里却都有些好奇,这是哪家的姑娘,往日竟没有见过。

     大家又看到这个姑娘虽约莫双九双十的年龄,但是发髻式样却与未出阁的姑娘不同,衣饰也都偏素淡,顿时都明白过来,这大概是个寡妇或者和离归家的女子。

     “这位也许就是太仆寺卿和离在家的女儿,”胡太太见田碧月相貌出众,便对杨氏小声道,“据说这家人对陛下有恩,所以才有了这么大个恩典。”不然,以田家这种身份,哪有机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聪明的人向来会听话,杨氏目光从田碧月身上扫视一遍,笑得不咸不淡,“出身虽不好,但却是个标志人。”

     对陛下有恩,又和离回家,这中间可大有文章。

     胡太太笑道:“咱们大丰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标志人。”臣子对陛下再好,那是忠诚,可没有恩德一说。

     杨氏知道胡太太的意思,也跟着笑,“你说得对。”

     田碧月站在阳光下面,觉得自己全身被炙烤得厉害,但不是因为阳光,而是因为这些贵族女人们的视线。她抬头看去,这些女人各个姿态万千,优雅贵气,没有谁在盯着自己看,可是她清楚,这里虽然没有一个人盯着她看,但是心里却早已经把她从头到脚都看得清清楚楚,恐怕连她过往都全部了解得明明白白。

     她还未和离回家时,夫家有个远方亲戚是世家旁支,她曾与这家人的女眷交谈过,这些女眷莫皆处处完美,无可挑剔,对别人家的事迹来往了解得一清二楚。

     这些世家贵女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她几乎不敢想象,也想象不到。

     很快有女官过来安排他们站位,她地位低,所有站的位置很靠后。整个广场很大,中间隔着很长很宽的一条大红毯,男左女右分开而立,她一眼望过去,只看到一个个完美的背影或者侧影,这些人就是大丰朝地位最尊贵最显赫的一部分人了。

     夏季的天阳很烈,好在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和风煦煦,让人站在阳光下也不是那么难受。可能皇帝也不想让大家受罪挨晒,当众人来齐刚站好,就听到前方突然传出咚咚的鼓声,鼓声十分的厚重,一声声的仿佛敲进她的心中。

     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生出恭敬之情,田碧月学着其他人一样,低下了头颅。

     鼓声连响九下,一个尖利的声音传到所有人的耳中。

     “皇上皇后到。”

     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只可惜站得太远,只看到高台之上站着两道红色的身影。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屈下膝,低下头,听到身边的呼声直冲云霄,她跟着张嘴,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免!”尖利的声音再度传入耳中,田碧月皱了皱眉。

     “今日乃朕之……”田碧月听到这个声音,猛地抬头望向高台之上,怔怔的看着那道红色身影,连对方说了什么,也听不进去。

     “幸天佑之……”当年的少年似乎高了,壮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酷暑难耐,请诸位入内殿安坐。”

     她恍然跟在众位女眷身后,有些怔忪的想,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与高台之上仅仅看见了人影便威仪不凡的男人,真的是一个人吗?

     昭阳殿内十分宽敞,是摆设大型宴席的好地方。走进里面后,顿时凉意袭来,让人感到无比的舒适。只见殿内四处摆放着冒着寒气的冰块,这些冰块透明澄澈,难怪殿内如此凉爽。

     她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茶具,精致考究,让人爱不释手。

     可是向来好茶的她,此刻却没有心思品茶,只觉得自己心里空空荡荡,落不到实处。

     自从晋鞅坚持让顾如玖的凤位与自己的座位并排后,礼部的人就识趣的不再犯,所以今日万寿礼上,顾如玖的座位仍旧与晋鞅的龙椅并排,并且两人面前还公用一张龙凤桌。

     “这次礼部的人总算是机警了一次,”晋鞅拉着顾如玖的手坐下,然后把冰着的荔枝盘往顾如玖方向推了推,然后示意各种热闹的表演可以上来了。

     昭阳殿中间架着一个高高的舞台,台子既漂亮又宽大,所以民间艺人一生都以能登上昭阳殿舞台为荣。

     像荔枝葡萄龙眼这些东西,顾如玖并不爱经别人的手来剥,所以一直都讲究亲力亲为。她剥开荔枝壳,用银制的小刀挑出里面的核,然后把果肉放进一个琉璃碗中。

     照这样剥了五颗后,她擦干净手,把琉璃碗放到晋鞅面前,然后小声道:“陛下今天用这几颗就好。”

     晋鞅身体不好,荔枝这种东西吃太多又容易上火,所以在晋鞅身体方面,顾如玖向来是严格要求的。

     看了眼碗中少得可怜的果肉,晋鞅老老实实的点头,用银叉弄了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东西这么少,他要慢慢吃才行。

     何明与白贤一左一右侍立在帝后左右,把皇上与皇后的来往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早已经习惯皇上在这方面的“憋屈”,他们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桌上还摆放着葡萄香梨等物,这些顾如玖倒没有怎么固定份额,何明原本想替二人削水果,哪知道陛下根本不领情,自己拿着一把匕/首嗖嗖的削起来,看这熟练的程度,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乐府的人每年都是这些东西,根本没什么新意,”晋鞅脸上挂着赞赏的笑,把削成小块的香梨放到顾如玖面前,嘴里却说着嫌弃的话,“这些歌功颂德的话,翻来覆去的演,有什么意思。”

     顾如玖笑着偏过头,然后小声道:“难道你还喜欢别人骂你?”

     晋鞅闻言点头道:“久久说的是,这种场合,也只能看这些了。”

     顾如玖叉起一块香梨放进嘴里,东西还没咽下去,就听到曲子的风格突然带上异域风情,几位穿着红纱舞裙的蒙面舞姬踩着莲步上台,妖娆的身姿在充满风情的曲调中,显得格外的曼妙。

     白皙的皮肤,艳丽的红纱,还有那眼波流转的媚眼,顾如玖也顾不上吃香梨了,眼也不眨的看起美人来。

     看着亲手削的香梨受了冷落,晋鞅瞥了瞥舞台上的轻歌曼舞面色稍淡。

     能来参加寿宴的,都是见过世面的,所以这充满异域风情的舞蹈虽有几分新奇,但也不会让他们失去仪态。越是这种场合,他们越是表现得矜持稳重,不然传出个好色的名声,谁的脸上也不好看。

     有眼尖的发现陛下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难道陛下不好这口?那他们就更得小心了,就算心里喜欢,面上也要带出两分嫌弃才行。

     舞姬们跳得十分卖力,可是让她们失望的是,在座的这些贵人们,一点都不像她们在舞坊里遇到的那些客人。舞坊的贵客们一郑千金,待她们热情,只要她们登台,这些贵客们莫不是鼓掌掷金仍银,简直热情到疯狂。

     而在座的诸位各个面色淡漠,漫不经心,仿佛她们不是在跳妙曼的舞蹈,而是站在舞台上装木桩子。

     一曲跳完,舞姬们揭下脸上的面纱,仪态万千的行礼,口呼贺寿之词。

     扶摇满含期待的抬起头,看向帝王御座的方向,谁知道高高在上的帝王根本看也未看她一眼,仿佛她是路人甲,毫无存在感。

     怎么回事这样呢?她不敢置信的睁大眼,她美名传遍整个京城,难道陛下就没有半分好奇吗?

     “好一支《曼花纱舞》,本宫甚是喜欢,”顾如玖击掌道,“来人,有赏。”

     “臣妇也觉得这舞不错。”平王世子妃现如今是坚定的皇后党,所以见皇后开口要赏,也跟着让人赏了金银。

     其他女眷也跟着有样学样,豪爽的赏了东西给这几个舞姬。还别说,对着美人们一郑千金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这几个舞姬遇到了此生最奇葩的场景,那就是在座的男人各个淡定如水,而在座的女人却都成了豪客,竟相给赏钱。

     就连美名远播的扶摇也被这个场景弄懵了。不过她再有心思,陛下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她也只好与其他人一道行礼退下了。

     到了后台,她才一把撤下半悬在耳畔的面纱,气呼呼的坐在了梳妆镜前。

     “你怎么还不高兴,收了这么多赏钱,就连皇后娘娘都亲口夸赞我们呢,”另外一位舞姬满脸喜意道,“今日领的赏钱,足够我们衣食无忧过一辈子了。”

     “谁稀罕……”扶摇话还没说完,见两个太监走了进来,他们手里端着大大的托盘,里面全是金簪银钗等珍贵物品,多得晃人眼睛。

     “这是贵人们给的赏赐,诸位记得感念贵人们的好。”两个太监放下托盘,转身便走,有舞姬想从托盘里取些东西给他们,他们也都推辞不受,匆匆便离开了。

     他们都是些有脸面的太监,再眼馋这些东西,也不至于在这种场合去拿歌姬的东西。这间屋子里里外外都是人,他们怎么会伸手?

     “发了,发了。”几个舞姬抱在一块,又笑又跳,高兴得不行。

     扶摇憋着嘴,小声道:“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么一点东西就能高兴成这个样子。”

     “说得好像你见过这等好东西似的,”离她最近的舞姬回了一句,还想再说,但是被同伴劝住了。

     “我早晚会有的。”扶摇不甘心的想,早晚她要成为赏赐别人的贵人,而不是为了贵人的赏赐就高兴的可怜人。

     “刚才那乱七八糟的舞蹈,有什么好看的,”晋鞅叉好一块香梨放到顾如玖手上,“不就是摆手摇尾?”

     “舞美人美啊,”顾如玖举起银叉,吃掉这块香梨,“再说了,人家好好的美人,哪来的尾巴。”

     没有尾巴,能让你赏这么多东西下去?

     晋鞅挑了挑眉:“哪里美了,不过是些庸脂俗粉罢了?”自家皇后盯着其他女人目不转睛,双眼放光,他的心情一点都不好。

     “连女人的醋也吃?”顾如玖用手遮着嘴,不让下面的众人看清自己嘴型,“你的心眼真小。”

     “我对你,心眼大不起来。”晋鞅不以为耻,反引以为荣。

     “乖了,”顾如玖靠着袖子的遮挡,捏了捏他的手,小声道,“我喜欢看,总比你喜欢看。”

     晋鞅在她耳边轻声道:“还好意思说我心眼小,醋坛子。”

     “那你就是醋缸,”顾如玖摇了摇食指,眯着眼睛笑道:“醋缸,哦?!”

     “你是醋坛子,我是醋缸,我们果真天生一对。”晋鞅对她偷偷一笑,“你说对不对?”

     顾如玖哼了一声,不过没有反驳。

     田碧月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而她的目光,却一直留在帝后二人身上。

     或许……她心中的少年根本就是虚假的,与皇后情意浓浓的帝王,才是真实的,她的记忆骗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