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租房
    “嗯。”

     陈锋闷了一句,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头继续吃饭。

     吃过饭,纪萍洗碗,陈锋推开纪芙的房门,准备进去躺会儿。

     因为家里地方不大,所以陈锋在家的时候,纪芙和纪萍一个房间。

     后来陈锋去上大学了,他的屋子空出来,纪芙才有了自己的房间。

     陈锋随手推开纪芙的房门,一个人脸就迎面扑过来!

     立刻吓得陈锋一个趔趄,睁着眼睛七魂去了六魄!

     “这都什么玩意儿?”

     陈锋后退几步,定睛一看,原来是纪芙在门上贴了一张明星海报,当作门帘。

     陈锋被吓得心有余悸,也顾不得看是哪个明星,直接顺手就把海报从眼前扯了下来。

     扯下来之后,他睁眼一瞧——

     我滴个乖乖!

     只见纪芙的房间,满屋子都是这个明星的海报、贴纸、人脸抱枕……

     陈锋揉了揉眼睛,走到纪芙的书桌前,打开她的电脑,只见纪芙的电脑桌面和屏保也都是这个男明星。

     难道,纪芙最近在追星?

     陈锋有些担心,怕追星影响了纪芙学习。

     他定睛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男明星,明眸皓齿,正是现在流行的伪娘款奶油小生。

     陈锋也没在意,想着小女孩儿追星也很正常,于是关了纪芙的电脑,躺在她的小床上。

     纪芙的天花板上也贴着一张这个男明星的照片,陈锋躺下来,正好和这个明星的脸面对面。

     陈锋心想,这纪芙夜里也不嫌渗得慌,真是个脑残粉。

     陈锋睡不着,就翘着腿盯着这个男明星的海报看。

     大约看了有五分钟,突然,陈锋觉得这个明星的样子很是面熟!

     但是陈锋怎么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就这样,陈锋躺着和这张明星海报足足对视了半个多小时。

     “锋弟,没睡啊?”纪萍洗完碗,擦着手推门进来。

     陈锋一骨碌坐了起来,“没睡。”

     纪萍把陈锋拎回来的四个袋子提了进来,笑道:“你东西忘在沙发上了,我给你提进来。”

     “谢谢姐。”

     “你买的这是衣服吗?”纪萍扒拉了一下袋子问道。

     “嗯。”

     “这些衣服看着不便宜,锋子,你到底哪儿来这么多钱?”纪萍借机追问道。

     陈锋低着头不说话,接过袋子,随手拿了一件就换上,然后站起身跺了跺脚。

     “哟,这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锋子,还真别说,你穿上这身真好看。”纪萍眼前一亮。

     “走吧,姐。咱来去看看房子。”

     “真的要去看房子?”纪萍还是不相信。两只手在围裙上来回擦。

     陈锋也不多解释,拉着纪萍就往外头走。

     当陈锋穿着杰尼亚的休闲西服再次出现在弄堂里,那些老街坊就跟看t台模特走秀似的盯着他看。

     陈锋只是低着头默默往前走。

     纪萍倒是很骄傲,时不时地拍拍陈锋的肩膀,笑着跟熟人打招呼。

     路上陈锋也不敢和纪萍说买衣服遇到蒋毅的事儿,来到弄堂口,陈锋直接叫了辆专车,然后就直奔浦城最高档的小区——锦绣芳华。

     锦绣芳华,位于浦城内环的姑苏河边上,小区内人车分离,这里的房价一平方要十万多。

     陈锋网上查了一下,这里一个一百多平的精装修套房,一个月的租金在三万左右。

     陈锋领着纪萍随便走进附近的一家中介,询问租房子的事儿。

     陈锋今天换了套衣服,明显觉得店里的那些服务人员态度好了许多。

     好几个业务员一见陈锋就热情地上来给他推销房子。

     陈锋想找一个楼层不太高,又全向阳的房子给他妈住。但连着看了好几套,陈锋都不怎么满意,每个房子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最后还是中介的店长出来,打开办公桌的锁,从抽屉最里面拿出一把钥匙,亲自带着陈锋他们去看房。

     最后看的这套房,是一个8楼,不高也不低,全向阳,而且是对着姑苏河的景观房,房子的装修奢华且很有格调。

     陈锋和纪萍看了都觉得十分满意,陈锋当即决定就租这套房子。

     “这房子多少钱一个月?”陈锋问。

     “两万五。”

     “这么便宜?”陈锋有点小震惊。锦绣芳华是浦城最好的地段,这套三房两厅又是精装修,楼层还这么好,居然价钱这么便宜?

     别是死过人的吧?

     陈锋仔细打量起这套房子的装修,色彩是黑白色调,装修风格是北欧极简风,大气上档次,里面的家具虽然简洁但极具设计感,房子还配有地暖和中央空调。

     “这么好的房子,房租咋这么便宜?”陈锋摸了摸客厅里的真皮沙发问道。

     “客人,房子好就行了。哪还有人嫌房租便宜的呢?”中介笑道。

     陈锋心里掂量了一下,这附近和这套房子面积一样的,租金都在三万块以上,这套房子比其他房子的品质要好,居然还便宜5000块钱,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头肯定有问题。

     于是陈锋又问道:“那房东有什么条件没有?”

     “要说条件嘛,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中介吞吞吐吐。

     “你这是什么话?”

     租房子是件大事,陈锋想了想,自己宁愿多花钱住个踏实的,也不能贪这种小便宜。

     于是他拉起纪萍就往门外走。

     中介见陈锋要走,也急了,忙喊住他道:“其实这房子什么问题都没有,就是……就是……就是房东不愿意暴露身份,你每个月的钱打到咱们中介的账上。”

     陈锋一听,这也奇了。一般中介就跟媒婆似的,只管说媒拉纤,不管两口子过日子。

     都说洞房花烛夜,媒人踢过墙,这中介收了中介费怎么还管后头的事儿。难道,这中介是二房东不成?

     不过管他呢,反正这房子陈锋肯定是不租了。这种有问题的房子,要么就是抵押出去了,要么就是死过人,住着也不踏实。

     “哎,好吧,我和你们说实话吧。这个房子的房东实在是不方便暴露身份。“说到这儿,中介冲陈锋眨了眨眼睛。

     “滩-官?”陈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