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劳斯莱斯幻影
    中介见陈锋穿着不俗,怕他真的要走,于是一咬牙一跺脚,“三万一吧,中介费我也不要了!”

     中介急,陈锋不急。

     最坏的打算就是三万一一个月,陈锋也不是出不起,但还价也是一种博弈。

     杀价带来的成就感,杀过的人都知道,绝对会上瘾。

     “三万一个月。”陈锋又压了压价。

     中介脸上露出很为难的神色,“小哥,我真不是匡你,就这样的房子,附近都是四万起租。你这也压得太狠了。”

     陈锋一听,抬起脚来又往外走。

     “行行行!”中介连忙拉住陈锋,“算我吃亏,三万就三万吧!”

     “什么时候签合同?”陈锋问道。

     “随时都可以签。”

     “那明天吧。”

     说完,陈锋付了2000块钱押金,就领着纪萍走了。

     租完房子,陈锋又找了个电工,钉钉铛铛一下午,把电表跟老王家分了。

     换电表的时候,陈锋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站在电工身边,老王俩口子噤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

     一切忙活完毕,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只见纪芙染着一头青绿色的头发,穿一条破洞牛仔裤,脚踩一双黑色铆钉靴,从不远处晃荡着斜挎包往家走。

     纪芙一见陈锋,拔腿就想跑。

     陈锋追上去就拎住她的后脖领,就硬拖回了家。

     一进家门,陈锋就拉着她上二楼,把她丢进了房间。

     “说!这墙上贴的都什么玩意儿?”陈锋质问纪芙。

     “哥,今天不是双休日,你怎么回来了?”纪芙和陈锋嬉皮笑脸。

     陈锋没心思和她开玩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先和我说说这墙上贴的什么玩意儿?”

     “哥,你到底是不是90后啊?怎么会连木涵都不认识?他可是现在最当红的小鲜肉。你妹我的偶像!”

     陈锋仔细盯着木涵的照片,还是觉得这个人很眼熟。

     “他演过什么戏?”

     纪芙巴拉巴拉说了一堆,陈锋一个戏也没听过,大四这一年他都忙着找工作了,哪有空看电视剧啊。

     但这个木涵的下巴,给陈锋的印象特别深,他肯定在哪里看到过。

     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对了!

     余少!

     快鱼的第一人气主播余少!

     和这个木涵长得很像,虽然余少直播的时候戴着墨镜,但是他那个下颚的弧线和木涵简直是一模一样。

     难道说余少就是木涵?

     陈锋盯着木涵的照片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这时候不是纠结余少是不是木涵的时候。

     “我不管什么木涵。”陈锋严厉地批评纪芙,“你马上就高三了,知不知道?现在是追星的时候吗?妈还指望你考个好大学呢……”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陈锋一开始念纪芙,纪芙就把耳朵塞住直摇头。

     “哥,你到底是我哥还是我爹啊?每次回来就叫我好好学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不是块读书的料!”

     “你少跟我耍嘴皮子。”陈锋硬把纪芙按着坐在椅子上,“墙上这乱七八糟的,今天必须给我撕了!然后好好学习!”

     对于劝人好好读书这件事,陈锋真没什么经验。

     他自己的学习就不咋地,最后混了个三本。

     所以纪芙的厌学情绪他也理解,但是,这男孩子成绩不好将来还能混社会,要是一个女孩子,学习不好去混社会,一来太辛苦,二来风险也大。

     何况是像纪芙这么漂亮的妹子。

     所以陈锋对纪芙的教育方式,绝对的简单粗暴。

     见纪芙不动,陈锋亲自动手开始撕她屋子里的海报。

     “哎呀!哥!我饿了,我要去吃饭!”纪芙实在受不了,嘟囔着嘴站起来就出去了。

     陈锋撕海报的手停在半空中,重重地叹了口气。

     吃晚饭的时候,纪芙故意坐的离陈锋远远的,陈锋几次给她夹菜,她端着碗直躲。

     纪萍看在眼里,用脚踢了踢纪芙。

     谁知道纪芙气性大,直接撂下碗筷就不吃了。

     吃完饭,陈锋收拾了一下就回学校了。

     纪芙是陈锋从小看着长大的,今年一年,纪芙耳朵上已经打了三个洞了,再这么下去,陈锋真的担心她跟那帮非主流混混在一起学坏了。

     陈锋打车到学校门口,带着满腹的心事,不知怎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蜜蜂寝室楼下。

     陈锋今天怼了一天的人,心情也不大好,便默默在小蜜蜂楼下站着,也没告诉她。

     陈锋站了一会儿,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一直停在一个树影里,也不开车灯,但隐约看见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

     陈锋很好奇,这又是哪个抱2乃的?

     以前有传闻说,如果车顶上放着一瓶水,这就摆明了公开抱2乃的信号。有意向的女生拉开车门上车,如果和车上的人谈不拢,就借故说是上错车了;如果谈拢了,就直接开车走人,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反正今天陈锋也无聊,于是他就默默地盯着那辆车看,虽然这辆车车顶没放水,但陈锋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生会上车。

     陈锋约摸站了有半个小时,也不见有人下来。

     于是陈锋更好奇了,隔得老远,陈锋看见驾驶舱里有个红点一熄一灭,推断车里的人应该一根接一根地在吸烟。

     看了一会儿,也没看见有女生上车,只见劳斯莱斯幻影的车主掐灭香烟,缓缓地将车开走了。

     真特么奇怪!

     大晚上的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散烟来了。陈锋心里嘀咕了一句。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陈锋又站了一会儿,便也回了寝室。

     第二天一早,陈锋又给胖胖胖打电话,让他上播。

     胖胖胖在电话那头正睡得昏天黑地,陈锋的天涯夺命call将他从梦中惊醒。

     “上播!”陈锋说道。

     “哥,我求你了行吧?我真的觉得我在洗钱。”胖胖胖真心想哭,他心里很清楚地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只要他上播,陈锋就是给他打赏100086的虚拟币,一万块钱就轻松到手了。

     但是,他胖胖胖好歹还是有追求的,这怎么有种被陈锋包养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