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要多少医药费我给!
    陈锋耐着性子,听老王家两口子聒噪完,把装土豆丝的碗往案台上一搁,“那就这么定了!明天分电表。”

     这时街坊里有不少知道陈锋家情况的,都上来好意劝道:

     “锋子,别义气用事,街里街坊地住了这么多年了,闹什么呢?”

     “是啊,快给你王叔王婶儿赔个不是,这事儿就过去了。”

     “锋子,分电表要好多钱的,能分你妈早就分了。”

     “孩子小不懂事,王哥王姐你们别和他计较。那什么,锋子妈,还不快叫锋子说句话啊~咱不分。”

     陈锋看了街坊们一眼,又看了老王两口子一眼。

     老王两口子见街坊们都帮着劝陈锋,更得意了,就等着陈锋去求他们。

     之前为电表的事情也闹过几次,每次都是因为陈锋家拿不出分电表的钱来,所以最后还是求着老王两口子不分了。

     因为电闸在老王两口子家,动不动他们就以拉闸相威胁,所以陈锋平时有气也没处出。

     “小子,兜里没俩钱儿,脾气倒不小。今儿你要是不好好求求我,那咱们就拉闸,谁家也别用电。”老王都五十多岁的忍了,还是一副破皮无赖样儿。

     “就是!上个月的电费你们多用的200块钱也要赔给我们。”老王女人尖声尖气地跟在老王后头起哄。

     “放你娘的屁!”陈锋“哐当”一声就撂下手中的不锈钢碗,一肚子恶气再也憋不住了,指着老王的鼻子就骂道,“上个月怎么就多出200了?这些年你们明里暗里多收了我们家多少水电费,老子大度不跟你们计较!他娘的你们也欺人太甚了!今天下午我就叫人来分电表!”

     正巧这时陈锋的姐姐纪萍也回来了,纪萍见陈锋在冲老王吼,撂下自行车就赶忙上来拉架。

     “锋子锋子,行了。都住了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想起分电表来了?”

     陈锋甩开纪萍的手,转身就进屋去拿钱。

     街坊们见拉不住陈锋,又纷纷来劝纪萍:

     “小萍啊,快劝劝你弟吧。他还没找着工作的吧?你们家哪儿有钱分电表啊。”

     “就是啊,小萍。这些年你们家情况困难,大家都知道,这事儿可不能由着锋子的性子胡来。”

     “小萍,你替你弟快跟你王叔王婶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啊。”

     纪萍连连点头,她很奇怪,今天又不是双休日,陈锋怎么突然回来了,而且回来就跟老王两口子叫板,还把邻里街坊都招来了,他这是要干嘛呀。

     陈锋从屋里拿了一万块钱揣在兜里就又出来了。

     老王见陈锋还是一副很嚣张的样子,更加尖酸地激他道:“小子欸,进去摸了这么久,摸出钱来没有?是不是把储蓄罐砸了,发现那些钢镚儿根本就不够分电表啊?哈哈哈哈哈……“

     老王女人更过分,直接上来拉过陈锋妈,对她就是一顿挤兑:“锋子妈不是我说你,你家小萍没人要也就算了,锋子可是你唯一的亲生儿子。他这人不大,脾气还不小,你要是再不管管,以后他找不到工作在家,吃苦的不还是你嘛。”

     “我家锋子好着呢,不用你操心。”锋子妈也听不下去了,红着脸分辩了一句。

     哪个当妈的能容许别人这样诋毁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孩子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可以说不代表外人可以随便说。

     何况还是被老王夫妻这样没口德得乱损。

     “好了好了,不说了。”陈锋的姐姐纪萍怕把事情闹大,出来打圆场道。

     “兔崽子!”老王仿佛没听见纪萍的话,拿扇子指着陈锋继续各种谩骂。

     “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还要跟老子分电表!你特么倒是分一个我看看?跟我横,我让你们家三天用不上电你信不信?你妈个老寡妇带着你姐个小娼妇,天天用我们家电,你还敢跟我横?他么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毛还没长齐呢……”

     陈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拉开他姐纪萍和他妈,对着老王抡圆了膀子“啪”就是一耳光!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陈锋揍老王?

     今儿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陈锋个小毛头居然把老王这个弄堂里的老混子给揍了?

     他就不怕老王晚上真的拉他们家电闸啊?

     这孩子啊!忒淘了!

     “玛德!”老王扇子往地上一摔,就扑过来跟陈锋拼命,“狗日的,你特么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我。”

     陈锋眼见着老王扑过来,反手卯足了劲儿,对着老王的另外一边脸又是“啪!”地一耳光。

     老王都被打懵了,两个眼睛前面都是闪闪发光的星星。

     街坊们本来还想上来拉住陈锋,但见他眼睛里都快射出刀子了,从脚底到头顶笼罩着一层蚀骨的杀气,整个人就像被鬼上身了一样,纷纷都开始往后退却。

     老王本来就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打起架来根本就不是陈锋的对手。

     于是他干脆往地上一坐,跟个坐地炮似的就开始呼天抢地地哀嚎:“打人啦!我要报警!叫警察来抓你这个逼样的!”

     老王女人见状,也掐住陈锋妈的手臂就可劲儿逼她:“你的熊儿子把我家老王打伤了,你们要是不赔医药费,我就上法院告你儿子去!告他故意伤人!”

     老王两口子这一喊,可把陈锋妈给吓坏了。

     陈锋现在正在找工作,无论是被抓进警察局还是被告上法院,对他的前途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想到这儿,陈锋妈忙上前去扶老王,边扶边给他赔不是:“王哥王哥,我们错了,你千万大人有大量,别叫警察来。我家锋子不懂事儿,要不……要不你打我两耳光,可千万不能告我儿子啊。”

     “哼!你们要不赔我医药费,我就告他!”老王不依不饶。

     纪萍也害怕了,上来拉住陈锋道:“锋子,算了。老王俩口子是出了名的无赖,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们。他们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和你闹,你又何必呢?”

     陈锋脸上愤怒的神色一点儿都没消失,冲坐在地上的老王啐了一口:“好!你不就是要医药费吗?你说要多少?我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