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神秘的余少
    “哥,我就做这最后一次好吗?”

     胖胖胖在电话那头欲哭无泪。

     陈锋正想损他两句,每天给你送钱还不好啊?

     听胖胖胖说话的那感觉,不知道的还以为陈锋这是逼着他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是最后一票,然后就要亡命天涯呢。

     就在这时,陈锋的手机忽然“等灯噔”弹出一条提示:您关注的主播余少正在直播,邀请你来快鱼一起看哟!~

     余少上播了?

     这个点儿?

     陈锋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九点,上直播?

     真任性啊!

     陈锋直接就掐了胖胖胖的电话,点开了余少的直播间。

     胖胖胖还在那头对着电话“喂喂喂”喂个没完,我靠,他不会是得罪陈锋了吧?胖胖胖惊出一身冷汗。

     陈锋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只见余少依旧戴着墨镜,对着镜头也不说话,只是蒙头唱歌。

     陈锋盯着余少的下颚看了半天,又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木涵的照片,将手机放在木涵的图片旁比对了一下,还是很难确定木涵是不是余少。

     毕竟人有相似,物有相同。

     余少只要不摘下墨镜,陈锋就不能肯定他是木涵。

     余少刚上播不到一分钟,礼物区和弹幕区直接就炸了!

     各种火箭平地起,兰博基尼、游艇、波音747,一拨儿接一拨儿,海陆空集齐了。

     陈锋觉得自己就算在这个时候打赏,十万的虚拟币也是激不起任何浪花的。

     陈锋仔细盯着弹幕区和评论,评论里不时地也有人在猜测余少是不是木涵。

     有木涵的脑残粉一直不停地在问,但是余少对这些问题却从不回应,只是默默地对着耳机唱歌。

     余少皮肤白皙,配上他全白的直播背景,越发显得面色煞白。

     陈锋深知余少神出鬼没,说下播就下播,于是赶紧将账户里的虚拟币一次性都打赏给了他。

     陈锋的十辆兰博基尼在屏幕上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他的礼物很快就被惊涛骇浪般的其他礼物给湮没了。

     这下陈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作超级主播。

     一万块钱扔进海里,连个响儿都没听见。

     余少连唱两首情歌,然后和观众们挥了挥手,就下了播。

     余少下播的时候,陈锋瞟了一眼他的星光值,他今天的收入又是千万计的。

     陈锋对着手机屏幕愣了半天神儿,这余少跟个移动的信号儿似的,说有就有,说没就没,陈锋要想解密他的身份,根本就比登天还难。

     但是再难,陈锋只要想升级,就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陈锋得好好想想办法。

     今天陈锋答应了中介去签合同付房租,暂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先披着衣服出了门。

     到中介签合同,付房租,一切都很顺利。

     付完钱,陈锋想起,这边租了房子,那老房子空关着也是浪费,不如也租出去。

     想到这儿,陈锋又叫了辆专车,来到家附近的一家中介。

     因为陈锋住在城乡结合部,所以这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中介,很多中介就是这条弄堂里退了休的大妈。

     陈锋随便挑了一家门口放着红牌子的中介,只见一个胖胖的大妈正坐着嗑瓜子。

     见陈锋来了,简直就跟过去的老鸨子似的,立刻站了起来,冲上来就往陈锋身上扑:“哎呀!客人!你可来了啊?”

     这什么词儿?!

     陈锋只觉得头皮一麻,我靠,自己这是进了什么极品黑店了?

     大妈上上下下地把陈锋打量了一番,然后直啧嘴巴:“哟哟哟,小伙子,一看你就是有钱人,你不是咱们这一片的吧?”

     陈锋还穿着昨天那套杰尼亚,确实看起来和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嗨,大妈,街里街坊的,我就住前面那条弄堂。我家老房子想出租,您看您这儿能不能帮我挂个牌儿?”

     “挂牌儿啊?”大妈一听挂牌儿,乐得眉开眼笑,“小伙子,你有啥要求尽管提,大妈一定满足你,一定满足你!”

     陈锋看了一眼大妈汽油桶粗的腰和满脸褶子的脸,听着她这些台词,胃里面立刻翻腾倒海,直想吐。

     “大妈,咱有事儿说事儿,您看你这是不是有大点太热情了?我有点渗得慌。”陈锋摸了摸汗涔涔的额头说道。

     “哟,小伙子!你可别瞧不上你大妈。你大妈我就是靠着热情的服务,这一代的中介百分之八十都是我做的,我手上的客源那可是海了去了!你对房客有啥要求,大妈绝对能满足你!”

     大妈对自己的业务充满了职业自信。

     陈锋低头想了想,自己房子也租了,以后的钱只会越来越多,老房子暂时肯定是不会回去住了。

     那老房子年代也长了,一直有风声说这一片儿就快拆迁了。那陈锋就干脆租到它拆迁,再分一笔钱换个大房子算了。

     想到这里,陈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老王俩口子作死的这几年,陈锋他们一家没少受他们的害。

     反正陈锋现在也不指望这老房子挣钱,倒不如不如找个极品房客,以暴制暴,反过来整整他们,也算是报了仇。

     “大妈,你这儿有没有那种特别能闹腾、特别不讲理的房客?”陈锋问道。

     “小伙子,你说什么呢?”大妈一听陈锋说这话,以为他在试探自己,赶忙紧张地驳斥道,“大妈这里的都是优质房客,素质贼拉高,这么跟你说吧,要是没有本科文凭,大妈都不接待。”

     “有本科文凭的就一定素质高啊?”陈锋也是给大妈的神逻辑跪了。

     “嗨,我就打这么个比方。”大妈接着狡辩,“我们这儿的客源质量您绝对放心!你大妈我以前在居委会干过,对这一代的居民底细那是门儿清。我保证给你挑最好的客人。”

     说到这儿,大妈瞟了陈锋一眼,笑道:“那你这房子价格上是不是……”

     “价格都好说,爱不爱惜房子,我也不在乎。”陈锋说到这里顿了顿。

     “但就是有一条,你给我找的这个房客一定要极品、无赖、不讲理、能折腾、爱骚扰邻居。”

     大妈也是懵逼了,第一次听说找房客是这条件的,这小伙子怕是来砸场子的吧?

     大妈仔细盯着陈锋看了看,这小伙子长得也算干净清秀,穿得也人魔狗样的,怎么是个智障啊?

     可惜了了。

     “孩子,你……不会是脑子不大好吧。”大妈看陈锋的眼神中立刻充满了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