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哇,美女~!
    趁着没上菜,陈锋、油瓶和老六三个人齐刷刷地盯着那丫女孩儿的背影死命看。

     只见那女孩儿站着,微微一侧身,手上似乎还抱着一个纸箱子。

     侧颜也是无懈可击!

     一弯挺翘的小鼻子,睫毛修长,如新月般的尖下巴,粉嘟嘟的嘴唇,很是娇嫩可人。

     “怎么样,油瓶?”陈锋得意洋洋地笑道,“还是我赢了吧?”

     油瓶这只死鸭子还想嘴硬,“那也未必,万一待会儿转过来她那半边脸上长了个大痦子呢!”

     “行行行!”陈锋点了点头,油瓶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一会儿他就知道什么是事实胜于雄辩了。

     不一会儿,女孩转过身来。

     “呵——”

     陈锋、油瓶、老六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这女孩儿长得……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实在是,漂亮得都无法用漂亮来形容了!

     身材姣好,五官绝佳,举手投足如弱柳扶风,尽显千般妩媚万种风流。

     “太特么漂亮了!”老六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油瓶拿出手机,对准焦距,就是“咔擦嚓嚓”一通偷拍。

     陈锋欣慰一笑,今天真得感谢系统,托系统的福才能来豫园食堂吃饭,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遇到一个这么漂亮的超超超超超级大美女。

     但欣赏了一会儿,陈锋的目光就从女孩儿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胸前。

     倒不是陈锋好色,而是只见女孩胸前抱的箱子上写了三个大字——“捐款箱”。

     捐款?

     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募捐?不都用手机众筹了吗?

     抱捐款箱的方式不应该流行于上世纪90年代吗?

     另外,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需要募捐?她要是真缺钱的话,吆喝一声,还不得一群富二代富一代跟在后头刷卡?

     带着好奇,陈锋默默地期待着女孩来到他们这一桌。

     “来了来了!”

     油瓶看女孩的眼神别提多猥琐了,见女孩走过来了,他立刻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仪容。

     老六更夸张,“噗”地一声,吐了口痰在手心搓了搓,然后对着他鸡窝一样的头发就一通乱搓,愣是蹂躏出一个飞机头。

     陈锋真心给他们跪了,见着美女就人模狗样的,平时在寝室里那简直就是不忍猝睹。

     女孩先是来到陈锋他们的隔壁桌。

     隔壁桌坐着三个教工模样的中年人,一看就是那种变老了的极品宅男。

     三个中年人一开始都色眯眯地盯着女孩。

     只听女孩儿不卑不亢地款款说道:“各位老师你们好,我是常青大学中文系教授诸葛平的女儿。我爸爸上个月查出来患了尿毒症需要换肾。因为家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没办法只能和学校里的各位教工借。你们放心,虽然这个盒子上写着捐款,但是你们捐多少,请留下名字,以后我赚到钱一定会还给你们的。请你们帮帮忙好吗?”

     一提到钱,果然不出陈锋所料,三个中年人的眼神立刻黯淡了下去,面露难色,然后纷纷低下头去开始扒饭。

     三个人中有一个看着面善些的,从椅子背后面的外套口袋里摸索出10块钱方放进了捐款箱,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女孩儿快走。

     “谢谢!请你留下你的名字,等我赚到钱就还给你。”女孩儿深鞠一躬,依然执着地说道。

     那个中年男人略带厌烦地说了句“不用了”,然后也闷下头去扒饭。

     留下女孩儿杵在桌边挺尴尬的。

     女孩傻站了一会儿,见三个中年人不搭理自己,只好又换了一桌。

     另一桌是两个女生面对面坐着在吃饭,其中一个女孩儿还挎着一只GUCCI的包包。

     来豫园吃饭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会太差,毕竟菜价在那儿摆着呢,一顿饭最少最少也要三位数。

     正好吃饭的两个女生,有一个人的围巾掉在地上,女孩儿很自然地走过去帮她捡起来,然后又把刚才对三个中年人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只见掉围巾的女生先是一愣,然后很冷漠地说了一句“谢谢”,便不再搭理女孩儿,任凭女孩儿尴尬地站着。

     坐在她对面的背着GUCCI的女生也斜瞥了女孩儿一眼,大概发现女孩儿长得比自己好看,于是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呀,这年头都是捐款的,谁知道你真的假的呀?再说了,现在银行那么多贷款,你要是信用良好的话,大可以去找银行借啊。”

     “银行已经贷了。”女孩儿不知听没听出那女生的意思,认真地解释道。

     “换个肾也就二三十万吧,你爸堂堂一个教授,会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GUCCI女生用睥睨的眼神看着女孩儿,对她的话表示强烈怀疑。

     陈锋在一旁听了,不太高兴。

     你说你都背GUCCI了,捐个五块八块的又怎么了?非得跟审犯人似的这么盘问人家。

     而且陈锋看那女生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想捐。

     不想捐还鸡婆个半天,真是讨人厌。

     女孩儿被GUCCI女生说得眼眶微点红,但她还是保持着克制,朝她们俩深鞠一躬,然后又往下一桌去了。

     “艹,不想捐你嘚啵个鸡毛。”油瓶也看不过眼,没好气地嘀咕道。

     陈锋只盼着女孩儿快到自己这一桌来,因为他看看附近其他桌坐着的人也不都不像是好说话的。

     也是,捐款这种事就跟化缘一样,得碰着特别有善心的才行。

     而且在现在这个骗子横行傻子不够用的社会,人都精明着呢,就怕一不小心当了傻子。

     “哎,来了来了。”

     两分钟后,油瓶激动地腿碰了陈锋一下,陈锋一抬头果真见女孩儿抱着箱子来到了他们这一桌前。

     这女孩走进了看更漂亮,皮肤就跟汝窑白瓷一样光洁细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灵动婉转,清莹透彻,胸大臀翘,小腿细长。

     老六和油瓶都看傻了,陈锋也是一秒钟都移不开视线。

     女孩儿扫了一眼陈锋他们三个人的衣着,估摸着他们都还是没毕业的学生,于是也没报什么希望,把刚才台词又机械地说了一遍。

     “可以微信转账吗?”

     听完女孩儿的陈述,陈锋掏出手机很绅士地先开口道,“我没带那么多现金。”

     女孩儿听了,眼神里先是闪烁出惊喜的光芒,但旋即她又用警惕的眼光盯着陈锋。

     像陈锋这样借着捐款的由头骗微信号儿的,女孩儿今天已经遇到四五次了,又见陈锋是一副宅男的打扮,所以格外小心。

     见女孩儿半晌不说话,陈锋猜出了她的心思,改口道:“支付宝也行。”

     “好吧。”

     女孩儿可能是太急着臭钱了,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了,于是她把捐款箱放在桌上,掏出手机。

     女孩儿刚掏出手机,就听油瓶忽然拍案而起,指着女孩儿的鼻子大喝一声:“你是那个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