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秒选鲁班
    “漂亮。”

     “漂亮。”

     “漂亮。”

     “漂亮。”

     “只服剑锋。”

     “只服剑锋。”

     “666!”

     醉了!

     陈锋本来只是想替猫妈妈挽回一点面子,喷子年年有,希望通过打赏让他们别喷得那么狠。

     但他完全没想到这帮喷子居然这么没骨气。

     评论区一下就跟被洗了地似的,出奇地一致好评!

     钱,真是个好东西。

     谁说一统天下靠的是人心,有钱就能买到人心。

     这时,猫妈妈也感受到了评论区的变化,止住了眼泪微微抬起了眼睑。

     在她抬眼的那一刹那,陈锋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的五官。

     其实猫妈妈皮肤白皙,眉眼细长,在现实生活中也算第二眼美女。可她就是不会打扮,上直播前也没化妆。

     如果在现实中,她肯把花在猫身上的时间拿一点出来打扮自己,妥妥的中上。

     叶小慧本来以为自己今天就要万劫不复了,心里暗恨剑锋,恨他太无情没有搭理自己不想露脸的请求。

     但她没想到剑锋居然又打赏了一万多块钱,现在她反倒是看不懂了,这剑锋到底要干嘛?

     趁着目前形势尚还对自己有利,叶小慧赶紧关闭了直播间,长吁了一口气。

     陈锋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在和小号的私聊框里打下了一句:“希望今天的事情没有对你造成困扰,我现在要出去吃饭,回来之后再和你聊。祝好。”

     折腾了这么一圈儿,陈锋也觉得饿了,他想叫油瓶一起出去吃饭,他这才发现这小子一下午自从去老六寝室倒水,就跟在长在隔壁了似的。

     陈锋正想吼他回来,却见油瓶垂头丧气地提开门走了进来。

     “你喝水喝得不回来了?”陈锋埋怨他。

     “嗨,别提了!在隔壁和老六打王者荣耀,本来还连赢两局,这小子自从去了趟厕所回来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秒选鲁班也就算了,还特么一直打野怪送死。”油瓶一猛子栽倒在床上,满脸激愤。

     “行了,你就别嘀咕了。不就是游戏嘛!走!我请你吃饭去!”

     油瓶本来是用最舒服的姿势躺着,一听陈锋说这句,就跟屁股被人点着了似的弹跳起来,眼珠子瞪得有铜铃大。

     “哎呦我的乖乖!哥,我心脏不好,您可别开这天大的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了,你走不走?”陈锋认真脸。

     油瓶琢磨了一下,估计陈锋这小子最近是穷疯了,又没钱吃饭了,等着自己接济,才说要请客。

     他请客,油瓶买单。

     可是油瓶最近买铭文买的也没啥钱,饭卡里就剩12了,刚够晚上一顿盖浇饭的。

     但他看了看陈锋,一拍膝盖说:“成!咱这就走。不过……我水杯忘在老六寝室了,我去取一趟。”

     “行!那你快点哈。”

     油瓶一脸纠结地来到老六寝室,压低了声音凑在老六耳边和他商量道:“六哥,能不能借我20块钱?”

     老六正在换衣服,晚上陈锋请客这事儿他可没忘。

     “咋滴啦?又没钱啦?”

     “嗯。”油瓶一脸难色地压低声音说道,“陈锋今天忽然说要请客,我估计他是没钱吃饭了。我身上就剩12,六哥你看着办。”

     “不,他请客这不好事儿吗?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老六把一件安踏的外套披上。

     “你4不4傻?陈锋能请客,那母猪都得能上树了!“油瓶一拳锤在老六肩上,叫他赶紧醒醒。

     老六抿着嘴唇低头一想,也是!

     虽说他、油瓶、陈锋三个人都不富裕,但是要说三个人里最穷的,那还得属陈锋。

     听油瓶说,最近陈锋工作找的很不顺利,大四也没有助学金了,他只要不是中了六合彩,缺钱是肯定的。

     而且陈锋这个人平时也挺要面子的,有时宁愿饿着也不跟人借钱。都是被老六和油瓶看出来,才主动接济他一些。

     “成!多大个事儿啊!“老六也爽快,把桌上的黑色皮夹揣进安踏的兜里,拍了拍油瓶的肩膀,“今儿晚上这顿哥请你和陈锋吃!”

     “嗯嗯嗯。”油瓶狂点头,刚才那个秒选鲁班的一定是假老六。

     “你俩磨磨蹭蹭地干啥呢?”

     陈锋见油瓶去了有一会儿了,锁上寝室门,楼道里喊上他们,三个人就往豫园食堂走去。

     豫园食堂是常青大学最出名的教工食堂,一楼二楼是窗口,三楼可以点菜,还有可以喝酒。

     陈锋摸了摸手机,除去给猫妈妈打赏的10100,还剩8900。这些钱够请老六他们吃顿好的了。

     老六和油瓶大学四年对陈锋不错,陈锋现在有钱了,必须苟富贵勿相忘。

     “油瓶,叫上你女朋友玲子呗!”陈锋提议。

     油瓶默默和老六交换了一下眼神,“不了,那什么,她晚上有课。”

     “这都大四了,晚上能有什么课?”陈锋以为油瓶是怕自己破费,打趣他道,“玲子大晚上不陪你,别是去会高富帅去了?”

     “啥高富帅啊!”油瓶拍了拍胸脯,“我油瓶就是最帅的!谁说我不是常青一哥,我跟谁急!”

     “不是宋耀祖才是常青一哥吗?”老六立刻驳斥他。

     油瓶看着老六纯真的眼神,简直要给他跪下。

     看来老六这辈子都改不了这个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了。陈锋还在这儿呢,提什么宋耀祖啊?!

     还嫌陈锋伤得不够深么?在陈锋最落魄的时候提宋耀祖,无疑于往他的伤口上撒孜然。

     不过陈锋倒不以为意,他现在也算是财务自由了吧。

     不是有句话说么,你所有的一切纠结都是来自于穷,等你有钱了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时间自怨自艾患得患失。

     比起宋耀祖,支付宝里剩下的8900.00才更让陈锋上心,一路上他脑子里飞速旋转着待会儿要点的菜。

     先来一个红烧肘子,自己都一个月没沾什么荤腥了。

     再来个空心菜炒牛肉,牛肉营养好,高蛋白低脂肪。

     再要一个辣菜,老六HN人,口味重,就点个馋嘴牛蛙吧。

     油瓶爱吃啥来着?对,好像这小子说过豫园食堂的地皮菜炒鸡蛋不错,就它吧。

     完了,再来一壶酒。恩,就红星二锅头吧,要最贵的那种,499一瓶的。

     不是陈锋不想点五粮液茅台之类的,而是豫园食堂最贵的就是499的二锅头了。

     到底是教工餐厅嘛,又不是五星级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