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前大舅子
    早就听说这些奢侈品店的店员都是势利眼,今天陈锋算是见识了。

     他正欲上前和老女人好好理论理论,自己怎么就不是客人了?

     你是怕我出不起钱?还是怕我出不起钱?还是怕我出不起钱?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这时,突然老女人抬起头,眼神一亮,换了副面孔,笑靥如花地朝陈锋走了过来。

     “客人,您来了!里边请里边请……”

     陈锋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后背一凉,我靠,这老女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才还一副很不待见陈锋的样子,这一秒又变成了热情的沙漠。

     也许她是近视吧。陈锋自我安慰道,近视眼刚才没看清,算了算了,自己是来买衣服的,营业员也是打工的,大家都不容易。

     打工的何必为难打工的。

     陈锋还是很大度的,他立刻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准备回应老女人的迎接。

     谁知,那个老女人却走到陈锋身边,停了一下,上下鄙夷地扫了他一样,就硬生生地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满脸堆笑地迎向了门外。

     靠!

     原来不是欢迎自己!

     陈锋带着怨气回头一看,只见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正从远处朝店里走来。

     那老女人屁股一扭一扭地迎上去,老远就冲他们打招呼,就差没跪下恭迎了。

     陈锋都快气炸了,这老女人也太会看人下菜碟了吧?

     陈锋很肯定,刚才那老女人无比热情地朝自己走过来,绝壁是故意的!

     她是故意让陈锋误会!然后再让他自己发现他不过是自作多情!

     麻蛋!好狠的一招儿。

     陈锋很确定,自己是被这个老油子给玩儿了!

     陈锋抿了抿嘴唇,此仇不报非君子,待会非叫你个好看!

     陈锋对着老女人的背影啐了一口,径直走向了正低头叠衣服的实习生。

     “你好。”陈锋先打招呼道。

     “你好,先生。”实习生抬起头,眼神清澈,态度依然热情,“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实习生对陈锋态度很恭敬,陈锋就越恨老女人。

     像实习生妹妹这么单纯的,平时在店里肯定没少受那老女人的欺负。光陈锋进店的这几分钟,就看见老女人对实习生妹妹动了好几次手了。

     一股怜香惜玉的心情从陈锋的心底油然而生。

     陈锋笑着对她说道:“我想买两套衣服,一套上班穿,一套平时穿。你给我推荐推荐吧。”

     “好的,先生。您稍等。”

     实习生很认真地在衣柜里挑选了半天,才拿了一黑一蓝两套衣服出来,举在手里向陈锋推荐道:

     “先生,这件蓝色的衣服是休闲款很适合您平时穿,这件黑色的比较正式,可以用来出席正式场合。”

     说到这儿,实习生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老女人的方向,趁她不注意,压低了声音悄悄对陈锋说道:

     “先生,这两件衣服是今天刚降价的,都是七折,非常划算。公司正在搞活动。您装作不知道,赶紧去试。”

     陈锋看着实习生紧张的样子,不禁笑了。他知道小丫头是想帮他省钱,又怕被他们主管发现。

     这些奢侈品店的店员都一个德性,从来都不考虑客人适合什么衣服,而是上来直接给你塞最新款,越新越贵,要么就是给你推荐店里卖不动的款式,清库存。

     你要是什么都不买,最后,他们才会居高临下的给你推荐打折款。都特么是套路!

     陈锋领了实习生的好意,正想拿着衣服去试衣间试试。

     却突然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两件衣服不错!我全要了!”

     陈锋一怔,停下了去试衣间的脚步。

     这么难听的声音好熟悉……是?

     难道是熟人?

     陈锋猛一回头,好嘛~还真是熟人!

     只见蒋毅搂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郎,正站在自己身后。

     刚才这俩人从远处走过来,陈锋没认出来是蒋毅,现在蒋毅倒先认出他来了。

     “怎么着?大舅子。闲的没事儿跑这儿试衣服玩儿来了?”蒋毅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蒋毅是陈锋姐姐的前夫,说起这个人渣,陈锋就来气。

     陈锋的妈妈改嫁之后,继父带过来一姐一妹。陈锋的继父对他不错,他和一姐一妹相处得也很融洽。

     陈锋继父带过来的这姐妹俩,个性却是天差地别,姐姐是逆来顺受型的华夏田园传统女子,而妹妹却是块非主流爆碳。

     陈锋的姐姐叫纪萍,人很温柔。

     陈锋上大学前和她在一起住过五年,那时候高中上晚自习,纪萍怕陈锋饿,无论严寒酷暑,每个晚上都步行半小时给他去学校送宵夜。

     陈锋是很念这个姐姐的好的,可惜人善被人欺,三年前纪萍就跟被下了祥头似的,非要跟了蒋毅这么个花花公子。

     俩人结了婚,不到一年就离了。听陈锋妈说,是蒋毅花心,结了婚还出去乱搞,而且回来还有暴力倾向,动不动殴打纪萍。

     最后纪萍受不了了,才离的婚。

     蒋毅家里条件不粗,据说是开厂的,人非常花心好色。天天晚上不是去大保健就是去赌钱,赌钱赌输了回来就打陈锋他姐。

     纪萍被他打得受不了,跑回娘家哭诉了好几次。

     每次陈锋看见纪萍胳膊上、脸上被蒋毅打得新伤旧伤,就想剁了这崽子。

     奈何纪萍太善良了,每次都说算了。

     没想到今天冤家路窄,陈锋和他倒在这里碰上了。

     “谁是你大舅子?”陈锋忿忿地白了蒋毅一眼,反驳他道。

     蒋毅“嗤”了一声,搂紧身边的时髦女郎,吊儿郎当地对身边的营业员说道:

     “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小子是我的前舅子。他的兜儿可比他的脸还干净。你们要愿意把这些衣服白给他糟蹋,我没意见,但是——他试过的衣服,我可不买!”

     话音刚落,老女人本来就不待见陈锋,趁机一把夺过陈锋手中的两套衣服,然后指桑骂槐地呵斥一旁的实习生道:

     “听见这位客人说的话了吗?谁叫你拿衣服给他试的!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这里是高档奢侈品店,不用什么阿猫阿狗都招呼!”

     “你说谁阿猫阿狗?”陈锋也火了。

     蒋毅歪着嘴笑道:“哟,还不承认呢?要我说,你连阿猫阿狗都不如。就你家那情况,没人比我清楚。啧啧,现在你在这儿和我充大爷,装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