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误会大了
    “哎呦,好累,好累。”翡悠风风火火冲进了家,后面跟着很是无奈的陆阙,他倒是想帮忙,可东西实在太多,帮不了啊。

     同样,看着两个都手里提满东西的孩子,陆家的两个家长面面相觑,很是无语不禁怀疑小悠是不是出去打劫了超市,也怪不得会没跟上,让玉琳把她落在了超市。

     到底是心疼别人家的孩子,陆母亲切的上前把翡悠手中的东西接了过去,嘴里还数落着陆阙不愿意帮忙,完全忽视陆阙双手满满的窘状。

     陆阙倒也不恼,侧身便将东西提了进厨房,整整齐齐的开始将东西摆好,还顺便给翡母打了个招呼,告诉她,翡悠已经被领回来了。

     关于翡悠回来的消息,许是因为到底是个大孩子,翡母并没有表现十分担心,倒是被陆阙一直往冰箱里放东西的姿态惊到了,心想着难道是学校的食堂越发难吃了,竟然把孩子馋成了这样,明明以前挺含蓄的啊。

     陆阙被翡母眼里明晃晃的猜测怔到了,有些尴尬为自己辩解到:“是小悠买的。”

     于是翡母尴尬了,打着哈的掩饰了过去,至于心里那可就不清楚了。

     而远在客厅的翡悠接连的打着喷嚏,揉了揉鼻子,一边念叨着“谁在说我坏话,一边开始怀疑人生,难不成今天的打开方式有些错误,纵使自己心心念念的男神提前回来了,可想着自己已经丢的没边的脸,顿觉前方分外黑暗。”

     餐桌上,大家吃的倒是甚为欢喜,而唯一的插曲,大概便是陆母对翡悠的调笑了。

     没办法,当陆母谈及这些吃的时,当翡母默认自己的女儿是个吃货时,翡悠简直是有苦难言,用着十分幽怨的目光紧盯着陆阙,心里更是无限腹诽:明明是买给你的,为什么算在了我的头上!为什么呀!可能怨念甚为强大,导致了自己竟然不小心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引来了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

     翡父十分委屈,那表情明晃晃的就像在说:“明明是我上辈子的情人,怎的我就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翡母十分生气,感受到莫名的恶意:“还没长大呢,怎的就不中留了,到底背着我发生了什么!”

     陆父十分满意,深感放心:“儿子不错啊,怪不得这么些年没见带回个女孩子,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陆母十分焦虑,虽然很想支持,可是:“这让我怎么和玉琳交代,虽说是最好的闺蜜,可这真不是小事儿啊!”

     陆阙十分意外,若有所思:“竟然是为我买的吗。”

     面对着表情各异的五个人,深知自己说错了话,暴露了些什么的翡悠,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跑了,跑了!绝对、一定有百米冲刺的速度,蹿回了屋,还不忘上锁,本以为自己成功逃过一劫,但是,似乎,好想,有些误会啊呸~,没有解释?真的没有吗?我忘了吧!大脑有些断片,怎么办,错过了解释误会的最佳时机,嘤嘤嘤~蠢哭了,怎么办。

     其实当某些事,发生在特定的某个人的面前时,你永远无法做出最好的自己,就像翡悠,明明在应对自己母上的时候游刃有余,很是机警,可面对陆阙,哪怕曾经懵懂的情愫已悄然消失,依旧会担心,会紧张,会失措,会展现出一个最为真实的自己。

     朦胧中翡悠似乎听到了有人在敲门,明明此时她已经暂时忘记了之前闹的事,可却又莫名的闹起了孩子般的脾气,使劲的向被子里钻了钻,就是不应声,最后更是沉沉的睡了去。

     一觉睡到第二天的翡悠,在饿肚子和继续躲起来这个问题上纠结良久,最后,走吧,还是走吧,哎,不然呢,还能等着母上来撬锁啊。

     于是大厅里出现了这样一幕,两眼无神的翡悠踩着双拖鞋,配着凌乱的发型,以及和昨天一模一样但多了无数褶子的服装从房间里出来。

     难得的冬日暖阳,却带给了翡悠莫大的刺激,一、二、三、四、五、怎么都还在啊,是的两家人口齐聚,在翡家明明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却愣是被翡悠遗忘了,尤其是在多了一个人的情况下,同样的一秒懵圈,翡悠拉着还没完全关上放开的门锁,转身就又躲了进去,脑海里无限循环,就该等着母上撬锁的,真的,完了,我竟然用这幅鬼样子直面男神,没救了。

     老天,我可以向你提一个十分诚恳的要求吗?只要时光倒流,不多,也就今天和昨天!别忙着拒绝啊,还能商量的,哪怕,只有今天也是可以的,再不成好歹也倒退十分钟啊。

     瞅着闺女的怂样,翡母发飙了,冲着房里喊话。

     “赶紧的,成什么样了,起来把自己收拾好,你陆叔,陆姨请客,陆阙的接风宴你不想去了。”

     接风宴,陆阙的,本就怂了的翡悠,越发的没骨气了,捂着脸,做贼般的摸到卫生间洗漱,好好的打理了一翻自己,决定以后一定要洗心革面,努力掰回男神的印象。

     聚餐时两家的家长开始聊天,最后又谈起了两个孩子。

     而已经精神了的翡悠,就餐前便下了一个决定要继续在男神边上刷存在,并且抢先选了个男神旁边的位置,一边吃一边听长辈的唠嗑,以及顺手旋转餐桌,狗腿儿的将男神爱吃的菜式保持在男神能够着的地方。

     某人听得兴致勃勃,比人讨论的还激动,全神贯注,表情丰富。

     比如谈到男神至今还没有女朋友时,翡悠十分傲娇,表示那必须的,外面那群妖艳贱怎么配的上。

     又比如谈到男神爱吃的菜时,翡悠十分得意,表示我知道,我都知道,已经放在了男神的前面了。

     后来,听到谈论男神已经提前在做准备,将来还要在京医大继续读研时,翡悠卒,难道自己也要考个京医大吗!好想让生活简单些,翻译过来就是还想继续玩游戏啊。

     再后来,谈及翡悠,今年打算报考哪个学校,某人顺嘴便说:“京医大。”哪怕后来很是解释自己还是有个崇高的医学梦,也没能拦住两方家长跑偏的思绪,有一有二,谁说不会有三有四,所以误会大了。

     因着翡悠的崇拜拜太过显山露水,导致陆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心存误会,并暗搓搓的准备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