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别拿雅柔和逸诗相比
    “肥水不流外人田,那我就出手了!”顾炜兴致昂扬的挑起眉头。

     一道冷冽的光束袭来,顾炜只觉脊背骨一阵发凉,宛如死神从炼狱爬起。

     “你小子太花心,别碰她!”圣流宇一字一句,冷得让人毛骨悚然,冷漠的表情掩盖了他心底的酸涩。

     他已经伤害了她一次,决不允许再有人伤害她第二次,即使是他的好兄弟,动了她,他也绝不手下留情。

     “圣流宇,你胳膊肘往外拐!”

     真会装,明明就是舍不得颜逸诗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颜逸诗和流宇这件事他算是明白了,就算他是傲视一切的财阀世子,富可敌国,也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圣流宇斜睨了他一眼,无视他气急败坏的俊脸,熟巧的摇晃杯中的酒,傲娇的模样像是在说,不服气你可以动手啊。

     回给他一记大白眼,他才没那么傻呢,他的功夫,他们三人一起上也未必占得了便宜。

     “流宇——”

     娇滴滴的女声在门口响起,四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去,江雅柔乖巧的站在门前,笑容可掬。

     “你怎么来了?”圣流宇俊美的脸上明显的不悦。

     他洒脱不羁,做事从来不向人报备,雅柔太粘人了,像是以他为天的古代妻子,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待在他身边。

     这种感觉令他心烦,语气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

     “我看这么晚你还没有回来,所以开车过来接你!”江雅柔依旧是笑的端庄有礼,没人知道她心里正在冒火。

     仲路晨三人相视看了一眼,流宇到哪儿都有存乔带人随行保护,哪需要她来接,说白了就是怕流宇在外面乱搞。

     这个千金小姐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温柔清纯。

     “我有存乔陪着,下次别一个人出来!”心还未平缓下来,圣流宇阴沉着脸,连佯装微笑都提不起劲。

     他的冷漠令江雅柔尴尬极了,房间里灯光昏暗,依然能瞧见她霎时惨白的小脸。

     在江家,她何时看过别人的脸色,为了圣流宇,她还真是够作践自己的。

     “你就是流宇心系八年的丫头?”心思缜密的仲路晨感觉到气氛不对,打破僵持微笑着问道。

     “嗯,你们好,我叫江雅柔,也可以像流宇一样叫我丫头!”江雅柔甜甜的微笑,做足了乖巧女孩的模样。

     “我们可没那个胆,你可是他的心肝宝贝!”

     谄媚的话却乐得江雅柔合不拢嘴,完全没心思去注意旁边一双黑眸闪烁着怪异,直勾勾的盯着她。

     “你很勇敢,小小年纪就敢往贼窝里跑,还帮流宇挡了一刀!”

     江雅柔腼腆一笑,握在小腹前的手心溢出薄汗,生怕他们再聊下去。

     仲路晨欲起身敬她一杯,不料顾炜手一挡,走在他的前面。

     “初次见面,敬你!”令所有女人着迷的丹凤眼掠过一抹邪恶,顾炜举杯朝向她。

     “谢谢!”俯身拾起桌边的果汁,江雅柔迎上。

     “你喝果汁?这里可是夜场,以前颜逸诗都是和我们拼酒的!”

     一下子,江雅柔尴尬的红了脸,不疾不徐的应对,“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还真是乖乖牌,逸诗一个人都能和我们四个!”顾炜鄙夷的嗤笑道,眸光里是谁也领会不了的憎恶。

     还真是会装,他偏要逗弄的她露出狐狸尾巴不可。

     “逸诗——”

     “炜,够了,别拿雅柔和逸诗比!”低沉的嗓音一出,带着十足的穿透力,吓得服务员都瑟缩的后退了几步。

     阴戾的视线一扫顾炜的雅痞,圣流宇冷漠的俊容冰冻三尺,迅速起身。

     乖乖闭上了嘴,他知道这次流宇真的动怒了。

     “我们走吧!”将江雅柔手中的杯子随手一搁,牵着她的手踱步离开了包厢。

     他们三兄弟的聚会,还是第一次以不欢而散结局。

     “再碎碎念你都成女人了,流宇已经够烦心的了,你还在这儿煽风点火!”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宋承俊给他一记白眼,连淡定的仲路晨也朝他的腹部一记猛拳。

     “我说实话也有错?”

     “闭嘴!”

     “闭嘴!”

     宋承俊,仲路晨齐声大吼道。

     顾炜愤愤然的别过身,扬起酒杯喝下一大口,微垂的眼神闪过一抹愤恨。

     真会伪装,半年前他去美国还与她在酒吧有过几面之缘,当时的她放荡妖娆,可不是这番模样。

     不管她是不是丫头,他都要掀开她的真面目。

     迈巴赫驰聘在高架桥上,车内,低郁的气氛仿佛连空气都凝结成冰,看见圣流宇阴沉的脸,司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顾炜口中的颜逸诗就是你的前女友?”半晌,江雅柔才幽幽的出声。

     她调查过了,痴心等待丫头的流宇,居然在星宇里谈了一场恋爱,对方还是个毫不起眼的人物。

     圣流宇不语,冷寒的目光定在一处。

     “是因为我的出现才让你们分了手?”江雅柔小脸一沉,晶莹的翦眸闪着泪光,“看来我出现的真不是时候!”

     “雅柔,别说这么任性的话,我找了你整整八年,圣氏未来总裁夫人的位子,只会是你,没有谁替代得了!”

     圣流宇眉头紧锁,烦闷的拉长了声音,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当他决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再幻想和逸诗还会有未来,只是——

     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也容许给他一点时间慢慢去淡忘。

     “那你永远都不会抛下我喽!?”

     “你脑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你可是江家的掌上明珠,别因为炜的一句话,就让你失去了信心!”

     葱白的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俊美的脸上是淡淡的微笑,眼神里也慢慢有了宠溺的气息。

     “流宇,那我们订婚吧!”

     江雅柔冲入他的怀中,娇嫩的脸蛋在他胸前蹭来蹭去,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清新。

     “什么!?”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圣流宇震惊的身子一僵。

     “我喜欢你,你太优秀了,让我很不安,要不我们订婚吧!?”江雅柔眼睛一亮,心中打好了如意算盘。

     “雅,雅柔,还太早了,我还没有继承圣氏集团,公司的事已经让我焦头烂额,暂时还没有订婚的打算!”

     拨开江雅柔的手,圣流宇是明显的退却,脸上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欣喜。

     焦头烂额?就凭他天才般精明的头脑,若是被他三个损友听到,估计会气得吐血吧。

     江雅柔身体明显一怔,脸上的笑容僵住,失落的垂下头去,从圣流宇的方向望去,以为她是在嘤嘤低泣。

     圣流宇暗暗咬舌,一脸的困窘,知道话说的太直白,中伤了她,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别胡思乱想,既然我选择了你,女友的身份就没有人能撼动得了!”

     这是他亏欠她的。

     “那我动用关系,让校长安排和你同班同桌,这你总不会拒绝了吧?”怕再说会惹他不高兴,江雅柔只好以退为进。

     “嗯,我明天让存乔去办!”紧锁的眉头闪过一抹纠结,圣流宇点了点头。

     如果他再拒绝雅柔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她毕竟是他的女朋友,有点要求很正常,只是逸诗——

     “流宇,你真好!”江雅柔开心的搂入他毫无赘肉的腰肢,出其不意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你身上的味道——”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入鼻间,圣流宇反感的皱起眉。

     糟了!她忘记丫头是茉莉花香了,今早出门太着急,她就喷了晚香玉的香水。

     江雅柔窘迫的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的说,“茉莉香水从小就用,用太久了,所以就想换一种味道!”

     看来流宇对茉莉花香还真是情有独钟啊,这么细微的变化他都注意到了。

     脸色明显一变,圣流宇无情的推开她,“不好闻,换掉吧!”

     江雅柔羞红了脸,垂下头借由散落的秀发遮住发烫的肌肤,尴尬的无言以对。

     圣流宇也不打算看她的表情,甚至连跟她多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现在的丫头,再也给不了他当初那份狂热的感觉,不知为什么,在她身上找不到一丝童年的美好。

     如果不是滴雨在她的身上,他真的会心生怀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