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理想之后的现实【求收藏】
    面前的屋子该怎么形容呢,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歪着身子,即将倒下,这使得在那面由几块木板拼接而成的木门上的那一把铁锁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缇娜双手抱着头,似乎想要捂着脸,不情愿的来到木板门跟前,然后不知从身上哪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咔嚓”一声,那一把铁锁打开了。

     “虽然我的屋子的确很差啦,可其他人的屋子不也是一样吗?”这样说着的时候,她的手指朝四周指了一圈,然后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凝固了,就好像是哭泣似的“呜”了一声,缇娜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因为当初想要节约一些钱,所以选择了一栋最差的租房,自己在这个小镇上也没有相识的人,平常不是呆在家里就是呆在森林里,自然也不会感到多尴尬,但这个时候带着小哥来到这里,看到他脸上的那种神色,自己果然还是会觉得难堪。

     早知道就选一个稍微好一些的屋子了,哪怕是贵几个铜纳尔也无所谓。不对,不对,早知道这样的话,应该让小哥睡大街才对!

     缇娜在心头这样想着,悄悄的抬起头,发现小哥已经朝屋子里走了过去,她松了一口气,也朝自己的屋子里看了一眼,接着像是受惊般的尖叫了一声,用了一个自己都无法想象的速度从地上“腾”的跳了起来,然后窜进了屋子。

     汤池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缇娜,他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孤儿,在自己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以前自己的家同样十分穷困,不然的话他的父母也不会把他丢掉了,所以他对此根本就不怎么在意。

     而且在听到了缇娜的话之后,更不可能生出丁点嫌弃的心思了。

     正准备越过缇娜,然后走进屋去,接着便是见到了屋子里的景象。

     各种各样的物件随意的摆放着,一条凳子并没有放在桌子旁边,而是竖立着放在了一面墙壁跟前,上面凌乱的挂着几件麻布衣服。桌子上散乱的放着一堆菜叶,地上又有一堆认不出名字的果皮,总之这间屋子可以用脏乱来形容。

     看到这一幕景象,他在心头想起了“女生寝室”这个名词。

     摇了摇头,正想要走进屋子的时候,便是听到了缇娜的那一声尖叫,然后见到缇娜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窜进了屋子,接着“砰”的一声大响,那一道木门还差一毫米就撞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耳朵里还在“嗡嗡”的响着,汤池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一种心悸的感觉后知后觉的从心头冒了出来。

     他退后了两步,等在外边。

     大概五分钟过去后,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了,缇娜从门后露出了一张笑脸,邀请说道:“小哥,请进吧。”

     汤池走了进去,屋子里点燃了一盏灯,他看了一眼,是一盏煤油灯。

     “平常我也会打扫屋子的,不过因为上一次出去的匆忙,所以……”缇娜用蹩脚的理由解释着,见到汤池脸上一副不咸不淡的脸色,也不知他信不信,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如果没有佣人的话,你的房间肯定比我的房间更加糟糕!”

     “你说的不对!”汤池笑了起来,给缇娜纠正说道:“不管是我家里还是学校里的寝室,我都会打扫得干干净净,沙发、床被、衣服之类的都是我个人在整理。”

     缇娜脸上一副挫败的表情,坐在了一条凳子上,听到汤池后面的话,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是沙发?”

     “就是一种椅子,坐上去的时候软软的,怎么,你没有见过吗?”汤池猜想着,他觉得沙发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而且这个世界工业水平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落后,这点从那一把看上去有些精致的铁锁上可以看出来,只是没想到这一个世界还没出现沙发那种东西。

     不过缇娜已经把他当作是了贵族,那么从自己口中说出一些她所听不懂的名词来,也有解释的理由。

     “我……当然见过啊。”缇娜脸红的说道,接着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佯装口渴的给自己灌了好几口。

     汤池笑了笑,没有戳穿缇娜的谎言,看了下屋子,问道:“你这里应该有洗澡的地方吧?”

     “有的!”缇娜指了指屋子的一处角落,在那里有着一个帘子遮挡开了一块区域。

     汤池愕然了下,缇娜手指着的方向,是一个角落,上边牵着一根细线,细线的一侧一块蓝色的布帘半拉拢在了一起。在一面墙壁上,竟然有着一个不知是什么金属的水龙头,另外地面上还有一个和蹲坑相似的东西。

     缇娜看着汤池脸上的神色,也朝那一处角域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有些小心的说道:“小哥,那边我每次方便过后都会清洗一遍的,不会很脏啦!”

     “呃……”汤池回过神来看向缇娜,这个自尊心有些要强的姑娘的话让他失笑,接着害怕缇娜误会,又赶紧摇头,指着那一个水龙头说道:“这里也有水龙头吗?”

     “水龙头?”缇娜被汤池的话转移了注意力,继续道:“这是你们那里的叫法吗?我们这里的人称呼它为出水器,这又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

     说着还一脸奇怪的看向汤池,“小哥,你们那里的出水器很少吗?”

     汤池摆了摆头,“不是,只不过没想到外面都有这样的东西。”

     缇娜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除了你的家乡之外都是穷乡僻壤吗?你们这些贵族大老爷就是这么无知和傲慢!”

     汤池笑笑没有和缇娜过多的争论,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他这时注意到,在另外一处角落里,还有着一个炉子,炉子上有一口锅,旁边还放着一堆小块的煤炭。

     而那一个炉子则是被一张小的桌子给挡住了,所以先前没有注意到。

     “这一个世界已经有煤炭了吗?”汤池在心头有些惊讶。

     “小哥,你身上还有格拉斯风狼血液的味道,用它来清洗一下吧!”就在这时,缇娜的声音响了起来,汤池转头一看,发现缇娜手中拿着一块如同树皮一样的东西,外侧有些粗糙,而内侧则是非常光滑,似乎凝结着一层油脂。

     拿在那里仔细的瞧了瞧,汤池猜想,这应该是这一个世界的“肥皂”之类的东西。

     这样猜测的时候,他走向一边的桌子,然后将背后的背包放在了桌子上,从里边将一套蓝色的运动服拿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一条干净的内裤裹在了里边。

     搭了一条毛巾在肩上,汤池装作随意的转过头,看向缇娜:“没有桶之类的吗?”

     缇娜摇了摇头,然后径直的向汤池走了过来,在汤池疑惑的目光之下,将他肩上的那一条毛巾拿在手里摸了摸,感叹说道:“你们这些贵族老爷真是享受啊,出来逃难都带着这么好的东西。”

     汤池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毛巾从缇娜的手中拿了过来,然后朝洗澡的那一个角域走了过去。

     到了那里,汤池将蓝色布帘拉开,刚刚打开生了锈的水龙头开关,缇娜的声音又大声的响了起来:“小哥,不要浪费水哦,巴洛克小镇的水塔很小,装不了太多的水!”

     “知道了。”

     汤池应了一声,用毛巾接了一点水润湿,然后蒙在了自己的脸上,疲惫的精神在这一刻清醒了不少。

     明天会重新进入到赤金山脉中,开始自己在异世界的第一趟征程,哪怕缇娜有说过以他们的实力应该能够完成这一个任务,就算不行,也可以从容离开,但这个时候仍旧免不了在心头忐忑。

     他在地球上从未和其他人或者其他非人生物有过生死战斗,但在刚刚来到这一个世界不久却经历了一次,在面对那十二头格拉斯风狼的时候,因为实战经验极差的原因,差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汤池并不喜欢这样的战斗,将手中的那一把长剑插入格拉斯风狼的身体之时,也没有让他产生半点兴奋感。甚至因为一个生灵的生命就这样在自己手上终结,所以对这样的战斗产生了一种抵触情绪。

     但不管如何,明天自己一定要跟着缇娜他们一起进山。

     他将手中的毛巾狠狠的擦了擦脸,在心头默默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