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不一样的贵族【求收藏】
    “呐,这下子终于吃饱了!”缇娜捧着方便面的盒子将里边的汤汁喝了个干净,然后打了一个饱嗝,满足的说了一句,旋即又看向汤池:“真是羡慕你们这些贵族大老爷,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

     “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天天吃这种东西!”

     “这个东西也不能天天吃的!”汤池提醒了一句,吃多了绝对会让你吃出心里阴影!

     他摇了摇头,想到了某些不好的经历。

     “也是!”缇娜一副很明白的样子,“像这样美妙的食物,哪怕是贵族家庭也只是偶尔用来尝尝鲜吧?”

     汤池:“……”

     “对了小哥!”缇娜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汤池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在这个时候也郑重了起来。

     只见得她指了指脸上的汗水,“缇娜也要洗澡了!”

     “……嗯?”

     “你肯定会偷看的对吧?”缇娜突然走到了门边,然后打开了门,指了指外面,“喏——为了避免到时候小哥因为偷窥未遂被缇娜一脚踢出去,所以现在请小哥先走出去!”

     “我知道这样对小哥有些残忍,估计在得到缇娜的邀请之后心里便是开始幻想一些恶心的东西了吧,不过缇娜的身子是要留给未来的丈夫看的,所以很抱歉!”

     “你想多了,我并不会偷看。”汤池虽然也觉得自己应该回避一下,但缇娜的说法却是让他不认同,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说道。

     “你不用解释了,你们这些贵族老爷,我再了解不过了!”缇娜摇了摇头,手指着外面,眼睛微闭,一副没商量的表情。

     汤池苦笑了下,他只是想要纠正缇娜对自己的看法而已,并不说一定要呆在屋子里,来到了外面,他又忍不住说道:“我真……”

     话还没有说完,门已经关上了,里边缇娜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小哥,如果你真的没想法的话干嘛解释这么多!”

     汤池嘴角一扯,这下子可解释不清楚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汤池也没过多的纠结于此,蹲下身子靠在了墙壁上,随手从一旁扯了一根野草抓在手里缠着手指,思绪则是一下子飘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的房门打开了,缇娜从里边钻出了脑袋:“小哥——”

     听到这一声呼喊,汤池回过神来,直接转过头,便是见到缇娜盈盈的站在了门口,一时之间微微发愣。

     缇娜这时已经换下了她的那一身皮甲,穿上了一套宽松的麻布衣服,像是睡衣一样,虽然不如那一身皮甲凸显身材,但别有一番韵味,最重要的是,她此刻拿着擦头的毛巾,是汤池的!

     “小哥,缇娜很漂亮对吧?”缇娜笑眯眯的问道。

     “……”汤池无语的看了一她一眼,然后指了指她擦着头的那一只手,“你手中的毛巾,是我的吧?”

     “哈?”缇娜脸上的神色一滞,把毛巾拿在眼前看了两眼,又看向汤池,说道:“小哥,不要那么小气啦,虽然把你关在门外有失待客之道,是缇娜的不对,可在那种情况之下,不论是谁都不会让你呆在房间里的!”

     汤池觉得自己虽然懂得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和文字,但很可能还没适应这一个世界的人的思维方式。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汤池解释道:“你让我回避一下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不过这一条毛巾是我用过的,你们这里的人都不讲究这些吗?”

     “讲究什么?”

     “呃……”汤池想了下,组织了下语言,道:“就是我用过了这一条毛巾,你不会嫌弃它脏吗?”

     “小哥开什么玩笑,这一条毛巾比缇娜的那一条毛巾要干净多了!”缇娜又笑了起来,大概是觉得汤池并没有在意自己用他的毛巾,所以心头变得开朗了许多,她将毛巾捂在了自己鼻间闻了闻,“还香香的。”

     “哦,对了,赶快进来吧。”缇娜突然的回过神来,然后给汤池让开了道路,见到他走进了屋子,又问道:“你真的不怪罪我之前把你关在屋外吗?”

     “当然不会!”汤池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吧,小哥有的时候看上去真的不像是一个贵族!”缇娜坐在了桌子旁边,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对待他人的时候没有其他那些贵族老爷的傲慢,像是今天雇佣我们的那个叫做莉莉娅的小女孩,虽然表现得十分礼貌,但更多的是她的家教使然。”

     “她在和我交谈的时候,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她身上带着的那一种骄傲,这使得我和她之间存在着一种隔阂,这一种隔阂又使得我们只能够成为雇佣者和被雇佣者的关系,如果这一层关系消失,那么两个人随即就会成为陌生人。”

     “但你却是不一样,缇娜在小哥面前有一种很放松的感觉,就像是面对其他的平民佣兵一样,不过小哥比起他们来更加礼貌和温柔。”

     缇娜用一种好奇的神色打量着汤池,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和不少的贵族有过交流,但他们大都举止傲慢,不屑与她这样的平民佣兵交谈,并且在面对她这样的平民佣兵之时,都会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俯视他们,彰显出自己地位的高贵与独特。

     像莉莉娅这样懂礼貌的贵族都很少见,更何况像汤池这样的贵族。他心里似乎并没有平民和贵族的概念,不管是在面对她还是在面对莉莉娅他们之时,都显得很随和。

     “我们那里的人都觉得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并不存在地位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社会分工不同!”汤池想了想,忽然笑着说道。

     “你们那里是天堂吗?”缇娜不可思议的说道,她可是不信有那样的地方,她更愿意相信,汤池只不过是贵族中的一个另类,说不定这一次被家族的人迫害也是因为他的这一种性格造成的。

     汤池作为阿迪达斯家族家主之位的第一继承人,却拥有这样特别的性格,家族的长老认为他的这一种性格有失贵族的格调,但碍于族规的关系不好撤销掉他的继承权,于是暗中动用力量,准备刺杀汤池。汤池警觉的发现了长老们的阴谋,于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悄悄的离开了阿迪达斯家族,然后不知何故来到了巴洛克小镇,和自己相遇了。

     脑补了一大段剧情的缇娜,在这个时候竟是开始同情起汤池来。

     汤池可不知道缇娜心头所想,他也没有接话,而是说道:“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赶路吧?我睡哪里?”

     “喏,那边空着的那一个房间。”

     缇娜一下子回过神来,有些脸红的咳嗽了下,然后指了指一个房间说道。

     “我给你去铺一下床。”

     说着这话的时候则是站起了身,将头发拢在了脑后,大步走进了那一个房间,从一边的木柜里抱出了一层薄薄的棉絮铺在了床上,再盖上一层床单,她拍了拍手,然后向汤池说道:“小哥,缇娜的床也和这一张床一样,所以希望小哥不要嫌弃床的简陋。”

     “我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汤池哑然失笑了下,然后躺在了床上,舒服得呻吟出声,这几天一直呆在野外,可都没睡个好觉。

     缇娜看着躺在了床上的汤池,心想你不是娇生惯养的人才怪!皮肤看起来比缇娜的皮肤都还要白净!

     “那——小哥,晚安了!”说着,便是退出了汤池的房间。

     “晚安。”汤池回了一声,接着见到门口的缇娜为自己关上了门。

     闭着眼睛收敛心神,努力的使自己的入睡,不过没多久之后,忽然被一阵轻微的鼾声分离了注意力。

     “漂亮的女生也会打鼾的。”

     汤池这样想了下,重新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困意涌来,汤池的意识一下子归于了沉寂,但在下一刻,他的意识再次苏醒。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的意识发现自己并不是处于缇娜的那一间屋子,这里是一处山涧,一侧的山崖有一条险峻的天梯呈“之”字形蜿蜒向下。

     在那山涧下方,是一片浓郁的蓝光。

     又出现了。

     他这样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