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喜
    设计大赛如火如荼地举行,邢默每天忙得跟狗一样,恨不得每天回家直接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小昊轩也是出奇的懂事,每天乖乖吃饭睡觉,偶尔还帮妈咪冲杯咖啡。

     有时候邢默在想,她有这样一个儿子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海选中的选手参差不齐,有的拿着一副幼儿园水平的作品嚷嚷着要晋级,有的硬说自己胡乱的涂鸦是一种艺术,甚至有人大闹演播室求通过,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选出了两个。等到选人的流程了,偏偏另一名同她对抗的选手不出现,而是隔空与她对话。

     “上官小姐您好,我是设计师刁妙曼,这几天我在国外有些事情,没来得及到现场实在是对不起。这个环节让你先挑,我无所谓的。”

     听她的意思是,选谁都没问题?真是有自信。不过,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邢默正准备开口谦让与她,那边却已经挂了电话——这家伙,有点没礼貌,估计是个大牌设计师吧。邢默简单做了两支纸签,分别写上了两名选手的姓名,在工作人员的监督下随机抽取,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

     距离总决赛只剩三天,邢默每天紧张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有时候半夜灵感突发直接醒来,拿起画笔飞速构思着,设计完之后又觉得那里不够好,就这样涂涂改改直到天亮。

     张浩辰中午来到邢默家时,看到院子里客厅里都没有人,径直走向书房,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地靠近了熟睡中的她。

     深棕色的秀发遮住半边姣好柔和的面容,睫毛仿佛羽扇般呈现纤长卷翘,说不上倾国倾城的美,却让人看一眼便心动。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为她拨开遮住眼睛的那一缕碎发。

     邢默自从几年前开始,有了神经衰弱的毛病,睡觉只要有一点点动静便会惊醒。张浩辰的手才刚刚触及发丝,她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嗯?浩辰......你怎么这么早来我家啊...昊轩都还没醒。”邢默揉揉干涩的眼睛,趴在桌子上仰视着他,就像一只乖巧可爱的小猫咪。

     “傻啊,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张浩辰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示意她抬头看一下。

     下午一点了!

     她怎么趴在桌子上睡了这么久!明明今天约好和安心他们出去吃饭的。她急急忙忙地站起来,没注意看高度,膝盖狠狠地撞在了桌角上,青了一大片。

     张浩辰马上扶她到沙发坐着,把外套和鞋子拿给她,看她着急地手忙脚乱的,索性蹲下帮她系鞋带。

     ”你呀...不用着急,我已经跟安心说了我们会晚点到。“

     ”那就好那就好。“邢默听到这句话后如释重负,不慌不忙地开始穿外套,嘴里还轻快地哼着歌。

     这丫头,情绪转换真是够快的。

     风风火火地,两人出了门。刚走到餐厅门口,还没进去便大老远地听到安心大声嚷嚷着“我好饿我好饿”,蓝延风则在一旁耐心地哄着媳妇儿,叉起一块块餐前水果往安心嘴里塞。不得不说,这对小情侣真的是羡煞旁人!

     ”喂喂喂,还没开始吃饭,这狗粮我可吃够了啊。”

     “臭默默,你可是个孩子的妈!已经过了吃狗粮的年纪啦。”

     邢默这就不乐意了,好歹自己也是个芳龄二十五,貌美如花的单亲妈妈,说起来她比安心还小两岁呢。

     “小心你也有当妈妈的一天,到时候别哭着喊着说——哎呀默默,我皮肤变差了怎么办?我胖了这么多怎么办呢?延风不爱我了怎么办?“

     ......

     现场突然陷入一片安静,除了邢默还在笑,张浩辰向来话少,对面两个平时最没羞没臊的倒也不说话了,反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怎么这么奇怪呢,邢默心里纳了闷。

     她刚刚说错什么了么?没有吧......

     突然之间,安心哇地一下哭出了声,呜呜呜地扑倒在石延风怀里——

     这又是唱哪一出?邢默和张浩辰大眼瞪小眼,傻傻搞不清楚状况。

     “宝贝,别哭了别哭了。怀孕是好事儿啊,你哭什么?好啦好啦....“蓝延风一边拍着安心后背帮她顺顺气,一边温柔地安慰着。

     什么?怀孕!什么时候的事儿?那安心哭什么?这下子邢默更加一头雾水了。

     安心终于停止了暴风哭泣,抽抽嗒嗒地看向邢默,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默默,你怀孕的时候看起来超级超级痛苦,我会不会也那个样子啊...我不想那么难受...我不想生了!”邢默刚想开口便被蓝延风

     “媳妇儿!我不允许你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这下子换蓝延风“炸毛”了,这两口子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让邢默和张浩辰哭笑不得的,周围正在吃饭的人也闻声看了过来。

     “延风你先别急,你先让默默说话。”沉稳平静的张浩辰一开口,气氛瞬间安宁了许多。

     “安心啊,你听我说。我当时痛苦的不是因为怀孕,而是因为抑郁症才那么辛苦的......我怀上我不爱的男人的孩子,自然是非常煎熬的。而你不同,你和延风相爱相守这么多年,你肚子怀的是爱情的结晶,是世间最美好的存在。“

     ”默默...”安心听了这番话,有些动容。

     “所以,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我可期待我的宝贝干儿子或是干女儿呢!”

     经过她的开导,安心终于破涕为笑,蓝延风也镇定了许多。

     喜事临门精神爽,四个人一如既往地开开心心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静静坐在一旁的张浩辰,心里仿佛一颗石头落地,少了许多顾虑。默默亲口说她不爱钟宇捷了,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终于可以前进一步了,这么多年的等待没白熬。

     而邢默此时也想起了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想到她的宝贝儿子,希望这一生能够彻底逃离他的魔爪,永远维持现状,拥有这样平凡的安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