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白家长老
    墨尘自从回到墨家之后,就大门不迈二门不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努力修炼天衍妖典。虽然谁都知道他对傲天的承诺也就是一个态度而已,但是他不想就真的让这个承诺变成一个态度,他要把它实现。

     墨灵这段时间来出奇的安静,也不再来纠缠着墨尘去玩耍逛街,就是连来墨尘的小院找他的次数也不多了,甚至在家中见到,也是小脸红扑扑的眼神躲闪,快速问个好就立刻躲开了。

     墨尘心中好笑,这小丫头似乎明白了,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所顾忌,毕竟也都是快16岁的年纪,这在妖灵大陆的寻常人家,早就是该要成亲的年龄了。

     妖灵境不是墨尘的终点,这只是他的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开始。自从那天看到墨离对着傲天毕恭毕敬,才知道像傲天这样能够被称之为圣者的强者,是个什么样存在。

     墨尘努力的方向,就是那终极圣者,他也要成为像傲天这样的存在,在大陆之上能够受万人敬仰,千万人膜拜。

     墨离派出去的高手带回来的妖兽或者是灵兽,品质也只能算是一般,灵根也只不过是中等,妖元更是弱小不堪。这也难怪,墨家自墨离往下,能够称得上是高手的也只不过是妖宗境界,试问这样的修为如果真的遇上那种灵根上佳妖元充沛的上古荒兽,还能不能有命回来?不过胜在数量众多,量多了也能引起质变!

     .........

     郡守府的会客大厅,气氛格外的压抑,李怀仁一言不发坐在一旁,看着坐在主位的那位灰衣老者。

     “卫长老,真是不好意思,还要你亲自跑一趟......”李怀仁沉默了一会,突然陪着笑手捧着一碗香茶递到那灰衣老者手中说道。

     灰衣老者接过茶碗,重重的在桌子上一顿,茶碗的盖子立刻蹦了起来,连里面的茶水也都溅了出来,顺着桌子流到了地上,可是却没有一滴沾到老者衣服上。

     “我要是不来,这次岂不是坏了大事!”卫长老寒声说道,“我说李怀仁,当初你怎么保证的,你说绝没有危险,肯定能把三圣城的掌控权搞到手,怎么却是搞砸了?”

     “这......这......”

     “这什么这,你知不知道三圣城是妖灵森林的关键?不能拥有三圣城怎么可能掌控妖灵森林?而且,慕容和小梅竟然身受重伤,这次你恐怕是难辞其咎了!”

     “卫长老,你听我说,本来这一切都在我的算计之中,那墨家的确没有几个像样的后辈,谁知道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墨尘,我已经很及时的把他搞掉了,可是在最后关头他竟然回来了,而且修为境界肯定是在妖灵境中期,而且还拥有一头强大的妖灵!”

     “哼,李怀仁你不要推卸责任,摆清楚你自己的位置,想想你这个位置是怎么得来的,如果当初没有我们,你能够坐上这个位置?”

     李怀仁深吸一口气,眼底一抹微不可查的凶狠目光一闪而没。当年的那段往事,是李怀仁最不愿提及的,也是他心中一根最尖锐的刺,每次想起来都让他痛不欲生。

     “是,我当然记得。”李怀仁恭敬道,“但是还请卫长老给做个主,不然这三圣城是不可能掌控在咱们手中的。”

     “哼,墨家的帐我自会去清算,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卫长老冷哼一声,对着李怀仁说道。

     李怀仁恭敬点头,再次断过一杯新茶,递到卫长老面前。

     卫长老接过茶水,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然后放下道:“我再去看看慕容和小梅,他们绝不能有事,否则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怀仁站起来,弯着腰低着头恭敬的送卫长老出了屋子,然后慢慢直起腰,气势陡然一变,把抓在手里的茶杯顿时捏了个粉碎。

     “欺人太甚!有什么了不起的,等到老子修为恢复,何须看你们的脸色,你们那妖圣老祖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喝茶去了!”李怀仁目光森然的看着卫长老离开的方向,口中小声的呢喃着。

     说起这卫长老,只不过是四灵城白家外宗的一个主事长老而已,而且还是外姓,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入白家的核心层次,哪怕就算修为真的上升至妖尊被招进内宗,也只不过还是个小小的废物长老而已。

     本来他用自己的女儿换取了白家的支持,更是让慕容亲自来郡守府坐镇,谁知道杀出一个墨尘来,完全破坏了他的大计。三圣城的掌控权不用别人说,他自会去争取,而且控制之后的权利也不可能会和白家共享。

     郡守府密室里,慕容和白梅打坐其中,时而身体颤抖时而面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

     相对于慕容,白梅的伤势其实并不太严重,他只不过是被墨尘的境界压制了,境界与境界之间的差距,在他们这样实力还不太强的人来说,那完全是不可逆转的。墨尘的攻击一点不落的全都轰在了白梅身上,让他的筋脉受损,出现了修为下降的现象,不过还好,还能保住一条命。

     慕容就完全没有那么幸运了。他本来就是白家的骄傲,白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即便是在四灵城那也是位列前三甲,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失败。关键是墨尘的态度,半年前在后山悬崖边,不堪一击的墨尘竟然强势回归,在自己的攻击面前表现的游刃有余,把自己曾经给他的耻辱全部都还了回来,这也是他冒险召唤风生兽妖魂的原因。

     密室门被打开,卫长老走了进来。

     “梅少爷,你怎么样?”卫长老看到慕容打坐正是关键时刻,就没有打扰直接来到白梅身边问道。

     “还死不了,你来做什么?”白梅心情郁闷,对这个外宗长老也没什么好脸色。

     “家主大人嘱咐我来看一下两位少爷的伤势。”卫长老说的有些小心,毕竟白梅和慕容都是姓白的。

     “哼,他还想得起我们!”白梅霍然睁开眼睛,“当初我让他把那件法宝让我带着,他死活不肯,这次可倒好,差点把命丢在这!”

     “小梅,怎么说话呢!”慕容缓缓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说道,“那是咱们可以碰触的法宝么,那是家族的至宝,弄丢了或是弄坏了怎么办?”

     卫长老看到慕容醒过来,赶忙过去见礼。

     “卫长老,这次有劳你了,我的妖魂有要暴动的趋势,你来帮我把它压制下去。”慕容说完,便不再看卫长老,又缓缓把眼睛闭上。

     卫长老恭敬称是,走到慕容身后,把自己的妖气散发出来。浓郁的灰白气体瞬间包裹两人全身,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卫长老才收功,把自己的妖气全部收了回去。

     “多谢!”慕容睁开眼睛,眼中透着一丝凌厉的杀机,“你去给我查查,那个墨尘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面对慕容的各种吩咐,卫长老这位外宗长老完全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照办的份儿。

     “是,慕容少爷,我这就去办。”卫长老答应之后,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等等。”慕容等到卫长老快要出去时,又叫住了他,“如果可能,把他给我杀了。”

     “如您所愿,慕容少爷。”

     卫长老走出密室,轻轻的关上密室的石门,来到院落之中,然后在虚空用手指迅速画了一个闪烁着黑芒的符咒。卫长老闭着眼睛念念有词,片刻后睁开眼睛用手一指,那符咒便像是活了一般瞬间飞上天空,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