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节外生枝
    刘天杰也是一脸的惊讶,小七他是知道的,是上一次妖海试炼的时候,跟他一起的那个的新晋弟子。

     小七当时了在玄妖门可是轰动一时,本来妖海试炼是不允许新弟子参加的,可是由于他的极度坚持,司马龙还是破了这个例。

     通过层层选拔,小七最终得到了一个名额,可谓是惊才绝艳。

     让刘天杰纳闷的是,当时就连他自己都没能进入世外空间,而这个小七最终进去了,不得不说这里面那个冥翎似乎帮个忙。

     可不管怎么说,小七最终没有出来,倒是他们这些没有进去的弟子,全都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妖海。

     原来,小七的结局竟然是这个样子,难怪杜天如此的愤怒,如此的失态,如此的没有理智。

     冥翎好整以暇的看着司马龙等人,该说的他都说完了,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些人离开的时候了。当然,关于小七的全部细节,他是不会去详细说的,不想说也没有那个必要说。

     司马龙一声断喝惊醒了杜天,他必须这么做,对方可是圣者境界,若起了冲突必定讨不得好去。

     “既然事情已经商定,那我们就告辞了!”司马龙拱了拱手道。

     “等等,门主。南宫铭还没有出来,是不是等他一等?”杜云脸色有些难看,出来的都是杜天的弟子,自己的一个也没有出来。

     这比例是不是差的有点儿太悬殊了?

     以南宫铭的实力,自保应该绰绰有余吧!

     “你不用等了,那个什么叫什么南宫铭的,已经死了!”冥翎抬头忽然说了一句。

     “死……死了!”杜云瞪大了眼睛,南宫铭就这么死了?

     “这不可能,不可能!”杜云突然狂吼起来,“南宫铭怎么会死,他不能死!”

     “他为什么不能死?怎么就不会死?”一旁的苏琉璃忍不住小声说道,“死了也是活该!”

     声音虽小,但是依然让杜云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

     “臭丫头,你说什么?别以为你有个白衣长老的母亲你就可以肆意妄言,别忘了我也是长老,黑衣长老!”杜云怒不可遏,自己的弟子死了,这丫头还在说风凉话,真是可恶!

     冥翎眼睛一翻,看了杜云一眼,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他死了很正常了,有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然而他恰恰就是那个作死的人!”

     杜云回头怒视冥翎,突然指着他恶狠狠地说道:“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杀了他,对不对?”

     “我?”冥翎夸张的张着大嘴,指了指自己说道,“你竟然怀疑我?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霎时,冥翎又恢复了那副圣者气质,冷淡的瞟了一眼杜云,说道:“你最好搞清楚,你是在和谁说话!你的那个叫南宫铭的弟子,还不值得我出手去抹杀,杀他的人,是他!”

     冥翎抬手一指,指向司马龙身后的墨尘,所有人都顺着他的手指,看向那个方向。

     墨尘站在司马龙之后,在刘天杰等人中间,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击中在他身上,除了刘天杰和苏琉璃。

     “是他,怎么是他啊。”

     “就是啊,他不是杜天的弟子么?”

     “何止啊,他更可能是司马龙的私生子啊!”

     “哎,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还是别说了,看着吧!”

     司马龙也回头看着墨尘,这事情还真是意料之外,南宫铭和墨尘的矛盾他也略有耳闻,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墨尘是为了一己私仇杀了南宫铭。

     同门相残,在南平州甚至整个妖界,都是要受到极其严重的处罚的!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一定是的!

     墨尘高瘦的身形,此时在众人之中是显得那么高大,全场的焦点顿时从冥翎身上,转到了墨尘身上。

     “墨……尘!”杜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好大的胆,竟然同门相残!”

     杜云一上来就直接把帽子扣下了。

     杜天看了一眼司马龙,皱眉问道:“墨尘,他说的是真的?”

     墨尘抬头看了一眼杜天,又看了看脸色严峻的司马龙,最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算是我杀吧?”

     “什么意思?”司马龙突然抓住了墨尘的字眼,“什么叫算是,到底是不是!”

     “是,他的确死于我手!”墨尘再次点头。

     杜天顿时面若死灰,如果这同门相残的罪名坐实,那墨尘恐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

     司马龙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墨尘两次的回答都是含糊不清,他更加确定了他此前的想法。

     “我说那个谁,司马龙是吧,这其实也怪不得他,谁叫那个南宫铭勾结了一个叫火王的去抢他们东西,不止抢东西,还想要抢人,最后却是被他忍无可忍给杀了!”冥翎一副不嫌事大的表情,说完便看了看墨尘和苏琉璃。

     苏琉璃恨恨地看了冥翎一眼,这家伙太过可恶,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给说出来了。

     嗯?不对!他是怎么知道的?

     墨尘抬头看着冥翎,冷冷地问道:“这么说,你那个时候一直都在?”

     冥翎不置可否,点头道:“更准确地说,从你们一进入妖皇空间,我就一直在你们身边,别忘了,我可是那个空间诞生出来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墨尘冷哼一声,本来他杀南宫铭这件事情,只要刘天杰不说,那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虽然他并没有错,但是麻烦还是少不了的,可以肯定的,刘天杰肯定是不会说的了,苏琉璃也不会说,他自己更不会去说了。

     司马龙听到冥翎对整个事件的大概叙述,心中便有了个底。但是这其中牵扯到一个火王,这火王是谁?

     司马龙看向杜天,问道:“你可知道这火王是谁的弟子?”

     杜天眉头一皱,然后看向谷老妖,问道:“如果我没记错,那火王是你的弟子吧。”

     谷老妖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心道火王啊火王,你怎么办事不把屁股擦干净呢?

     司马龙看着谷老妖尴尬的脸色,突然对着西门晟一拱手,肃然说道:“西门宗主,日后玄妖门定会去天妖宗拜会,为这次事件讨个说法!”

     “墨尘,我要宰了你!”杜云已经受不了了,自己的弟子死了,门主竟然连一句怪罪墨尘的话都没有!

     “够了,杜云!”司马龙大吼一声,然后伸手在杜云胸前一指,死死的锁住了他全身气机,说道,“你还不够丢人么?杜天,带他回去!”

     说完,他又转向冥翎说道:“约定我们会遵守,也希望你也会遵守,如果以后有妖海的妖兽跑出来,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一定!”冥翎笑了笑,看着司马龙,“我喜欢爽快人,如果以后有机会出去,我会去你那里转上一转,交个朋友嘛。”

     “告辞!”

     司马龙冲着周围一拱手,然后挥了挥手带着其他人快步走向传送阵。

     他要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谁又会想到竟然节外生枝。

     墨尘的事情,肯定不会要有个结果,但是这事情要回到玄妖门才能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