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医院
    苏昙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

     大概是身体知道, 生病是种奢侈的事, 所以即便是最艰苦的时候,也没有得过什么伤风感冒。现在上大学, 精神稍微放松了些,反而变得娇气了许多。

     苏昙烧的脸蛋通红,鼻尖上浮着薄薄的冷汗,原本淡色的嘴唇却变得红艳艳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看上去竟是非常可爱。

     唐笑看苏昙这模样实在心疼, 去校医那里拿了药, 又在她额头和手心里涂了酒精散热,嘴里一直细碎的念着:“下午再不退烧咱就去医院啊。”

     “知道啦。”苏昙没力气, 声音也是软软的。

     唐笑戳戳苏昙的脸蛋,道:“哎呀,看你都要被烤熟了。”

     苏昙道:“别戳啦,再戳真熟了。”

     在床上躺了半天, 烧却还是不见好, 苏昙整个人因为高温变得迷迷糊糊,唐笑摸摸苏昙额头上的温度, 觉得不能再这样的。再这么烧下去, 就算脑子没被烧坏, 也该烧出肺炎来。

     唐笑见苏昙已经意识模糊, 正在和几个室友商量着叫个车到寝室楼下把她直接送去医院, 却听到苏昙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笑看了眼手机, 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陆忍冬这个名字, 她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熟悉,也没多想就按下了通话键:“喂。”

     “喂。”陆忍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的语气里带了些疑惑,似乎不明白接苏昙电话的怎么换了个女生,他道,“请问苏昙在么?”

     “昙昙发烧啦。”唐笑道,“人都烧迷糊了,我们正打算送她去医院呢,有事的话晚上打过来吧。”

     陆忍冬道:“生病了?!”他一下子紧张起来,“你们还在寝室?烧多久了,吃药了么?我马上开车过来。”

     唐笑本来想拒绝的,但想到反正都要找人送苏昙去医院,有个现成的不是正好么,于是应下了陆忍冬的话,大致的说了一下苏昙的情况。

     陆忍冬应了几声,便挂断电话。

     唐笑听着嘟嘟声,扭头看着床上脸颊绯红的苏昙,道:“你呀你呀,什么时候背着我勾搭了这么个男人,哼。”她又借机捏了苏昙的脸颊好几下。苏昙的皮肤又白又嫩,用的却是最基础的化妆产品,从来都是女生们的羡慕对象,不过苏昙性子冷淡,亲近的人并不多。整个学校估计也就只有唐笑敢这么捏苏昙的脸蛋了。

     十几分钟后,陆忍冬把车开到楼下。几个姑娘扶着苏昙从楼上慢慢的走了下来。

     几人看到门口等待的陆忍冬,眼里都流露出惊讶之色,显然是认出了这人是前几天在学校开讲座的那个法制专家。

     “是你啊。”唐笑惊呼,“我说怎么名字听起来那么熟悉……”

     陆忍冬笑了笑,道:“你好。”

     他动作自然的从姑娘们手里接过了苏昙,然后将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她直接横抱了起来。虽然苏昙的身高并不矮,陆忍冬却觉得她轻的过分,估计只有九十多斤,还不如一个负重沙袋。

     唐笑道:“我不能让你一个人陪苏昙去,我也要一起。”

     陆忍冬点头:“你坐后面扶着她吧。”

     唐笑坐进后座,让苏昙靠在她的腿上。

     陆忍冬不想再浪费时间,三人坐定后,马上将车开出学院,奔着最近的医院去了。

     车上,唐笑实在是好奇,没忍住问:“陆先生,你和昙昙是上次讲座的时候认识的么?”

     陆忍冬摇头:“不,我和她认识很久了。”

     唐笑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她惊讶道:“啊?很久了?那为什么上次讲座昙昙一副第一次见到你的模样。”

     陆忍冬苦笑,他道:“我还想知道呢。”

     唐笑不同于苏昙,她从小到大都沉迷谈恋爱,光是大学就谈了三四次了,并且性格很是外向。陆忍冬面对苏昙的态度,只是一面她便已然猜出了些门道。显然是陆忍冬对苏昙有意,只可惜苏昙却是无情。

     唐笑越发对这两人感兴趣了,她还想再问几个问题,可惜已经到了医院,陆忍冬直接抱着苏昙去了急诊,唐笑跟在后面。

     高烧接近三十九,医生测完体温打了退烧针,说:“你是家属?还知道来医院啊?再不来人都烧熟了。”

     陆忍冬苦笑,他道:“抱歉,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医生见陆忍冬态度好,语气也缓和了些:“烧退了再做个全面检查吧,看其他地方有没有烧出问题。”

     陆忍冬点头称好。

     一针下去,又打上了点滴,苏昙脸上的热度总算退了下来。唐笑因为这事儿还没吃早饭,说出去买点牛奶面包,问陆忍冬要不要。

     陆忍冬谢绝了,但还是让唐笑给苏昙带些垫垫肚子。

     唐笑走之前,看了陆忍冬一眼,说:“你别趁着我走对我家昙昙做什么啊。”

     陆忍冬一脸正直,说:“我是那种人么?”

     唐笑思忖道:“也对,知法犯法,判的好像比较重……”

     陆忍冬看着唐笑,忽然就觉得他应该让陆妍娇和这姑娘见一面,说不定两人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唐笑买早饭去了,苏昙还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

     陆忍冬很少看见这个表情的苏昙,这姑娘虽然性格柔和,但眸子里总是带着一股冷意。好似凝成白雪的水,柔软,却冷冰冰的。

     陆忍冬朝着四周环顾一圈,确定没有人朝这边看后,他吸了口气,感觉自己如同考场里正欲作弊的考生。然后,陆忍冬慢慢、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悄咪咪的捏了一下苏昙红红的脸颊。捏了一下,又捏了一下,陆忍冬的动作很轻,像是在摸着一只软乎乎的小动物。他捏完之后马上收了手,挺直背脊正襟危坐。然而眼神里的兴奋却暴露了他的心情——哎呀,好软呀,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软,太可爱啦。

     从看到苏昙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干了,但碍于唐笑在场,才忍到现在。

     唐笑拿着面包牛奶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陆忍冬脸上的微笑,她狐疑道:“喂,你不会背着我对昙昙做了什么吧?”

     陆忍冬冷冷道:“请不要随便怀疑人好么?我一直坐在这儿,门口还有来来往往的护士和病患,我能做点什么?”

     也对,好像是她太敏感了,唐笑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啊,毕竟昙昙性子软,我怕她被欺负。”

     陆忍冬冷淡的点点头。

     唐笑放下面包牛奶,出去上了个厕所,她前脚出去,后脚陆忍冬又捏了一下苏昙的脸蛋,还嘟囔:“最后一下啊,下次不知道要过多久了……”

     要是苏昙还醒着,估计会指着陆忍冬骂他幼稚。

     唐笑回来吃着早餐,苏昙却是醒了,她睁开眼睛,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嗯……我脸好疼……”

     唐笑:“……”

     陆忍冬:“……”

     两人都有些心虚,在寝室的时候唐笑捏了苏昙好几次,还亲了一口,而到了医院,捏脸的却变成了陆忍冬。

     最后还是唐笑硬着头皮找了借口,说:“啊,可能是带你过来的时候在车上不小心蹭了,不疼啊,给你吹吹,呼呼呼。”

     陆忍冬偏头忍笑。

     大约是烧的厉害了,苏昙嗓子还是哑的,也没什么力气,和平时比起来更是多了几分楚楚可怜,她道:“我、我在哪儿呢?”

     陆忍冬道:“在医院呢,手别乱动,输液呢。”

     苏昙哦了声,表情有些呆,像是只呆呆傻傻的兔子,她隔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怎么也在这儿呢?”

     陆忍冬道:“我刚好给你打电话,听到你室友说你发烧了,开车把你送到了医院。”

     苏昙说:“哦……谢谢你呀。”

     “客气。”这个模样的苏昙,实在是太惹人怜爱,让陆忍冬简直恨不得把她抱进怀里狠狠的揉一揉。而唐笑显然也这么想的,因为她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抱着苏昙道:“哎哟我的昙昙,你怎么那么可爱……”

     陆忍冬看着唐笑,没出息的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嫉妒。

     苏昙醒了后,两人问她想吃点什么,她没什么胃口,无精打采道:“不想吃……”

     “喝点牛奶吧?不想喝牛奶我给你买粥?”陆忍冬说,“还是有其他什么想吃的?”

     苏昙蔫嗒嗒的想了会儿,说了句:“我想吃水煮鱼。”

     陆忍冬:“……”

     唐笑无奈道:“昙昙,你这样不能吃水煮鱼,我们会被医生骂的。”

     苏昙把半张脸都缩进了被子下面,就露出一双小鹿般湿漉漉的黑眼睛,她说:“那我不吃水煮鱼了。”

     陆忍冬没忍住,温柔的夸了苏昙一声:“乖。”

     苏昙更乖的来了句:“我想吃尖椒鸡。”

     陆忍冬:“……”

     唐笑哭笑不得,和苏昙在吃的事情上纠缠了好一会儿,最后才让苏昙勉强同意喝粥。苏昙说完,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唐笑看着苏昙心情复杂道:“感觉生病了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陆忍冬点点头:“不过这样也很可爱。”

     唐笑深有所感,不得不说,她觉得会撒娇的苏昙,简直软到了人心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