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旧爱
    如果可以, 苏昙宁愿自己永远都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

     故事里的老板秦柔, 和她记忆里的温柔成熟判若两人,她性格跳脱, 最爱旅游和探险,热爱的花儿,是那刚从园圃里采摘出来的玫瑰。

     玫瑰一定要是艳丽的红,上面沾着晶莹的水滴,放到鼻间, 便能嗅到那幽淡的花香。

     陆忍冬的语气淡淡, 像是在讲述一个只有在电影或者小说里才能看到的离奇故事,他说:“秦柔爱玫瑰成痴, 据说她的婚礼,便准备在一片盛开的玫瑰庄园里举行。”新郎甚至还在婚礼的当天,租来了直升机,好在新娘踏上红地毯的那一刻, 散落一场浪漫的玫瑰雨。

     “但婚礼没能进行, 新郎和秦柔一起出了车祸。”陆忍冬继续道,“从那天开始后, 据秦柔身边的人说, 她便不再喜欢玫瑰了。”

     苏昙脸色白的近乎透明, 只有唇瓣上有那么一丝淡淡的粉, 她静静的听着, 并未发问。

     陆忍冬继续说。

     秦柔的爱人, 名为齐如歌, 他有一个双生弟弟,两人都对秦柔生出情愫,只可惜最后秦柔选择了前者。

     齐如歌死后,齐如安随着秦柔在各个城市奔波,最后选择了这里定居。

     此时时隔哥哥齐如歌去世,已经有十年之久。十年的时间,就算是水落在石头上,也该砸出了坑。然而秦柔的心却封闭了起来,她拒绝着齐如安,也拒绝着齐如安的玫瑰。

     陆忍冬说到这儿,见苏昙脸色实在难看,低低道:“你没事吧?我去给你到杯热水。”

     苏昙垂着眸子,微微点头。

     陆忍冬起身出门,给苏昙接了杯热水,慢慢的递到苏昙面前。

     苏昙接过手,重重的握着杯子,感受着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度,轻声道:“继续吧。”

     陆忍冬说好。

     如果说哥哥齐如歌是秦柔这辈子的执念,那么毫无疑问,秦柔则成了弟弟齐如安放不下的魔障。

     “他送了她所有和玫瑰有关的东西,甚至买下了秦柔结婚时要用的那座玫瑰庄园,求着秦柔心软。”陆忍冬道,“但秦柔不为所动,她拒绝了齐如安的所有好意——直到——”

     “直到什么?”苏昙问。

     陆忍冬说:“直到她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苏昙已经猜到了礼物的内容,她重重的咬住了下唇,颤声道:“尸体?”

     陆忍冬点头,他说:“对,尸体。”

     此时没人知道齐如安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将一个花季的姑娘残忍的杀害,并且在肢解后,摆成了玫瑰花的模样。

     陆忍冬道:“介意我抽烟么?”

     苏昙摇头,道:“没事的。”

     陆忍冬掏出根烟,点上之后,闭了闭眼,他说:“具体齐如安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要询问秦柔,但是秦柔对这种照片产生共鸣,恐怕是有原因的。”

     苏昙无法理解,她道:“原因,这种事情还会原因?”她一想起自己曾经无意中看到的血腥照片就感到恶心,实在无法理解会有人喜欢这个。

     陆忍冬道:“当时秦柔和她的爱人齐如歌去参加婚礼,遇上车祸直接高速追尾了一辆大货车,那货车上装的全是钢材。我调出了当年的资料,好像是说出事的时候齐如歌左打了方向盘,所以秦柔没什么事,他却死在了秦柔身边。”大约是怕不会开车的苏昙听不太明白,他又细细的解释了,“一般情况下,驾驶车辆的人遇到危机情况,人在条件反射之下都会朝右打方向,把副驾驶甩出去。”齐如歌能做出这个举动,已然说明了,他对秦柔超出生死的爱。

     陆忍冬说完这个叹了口气,道:“齐如歌的尸体非常残破,甚至无法拼成人形,而当时后座上,铺满了新鲜的玫瑰。所以……他的尸体,和那些玫瑰花融在了一起。”

     苏昙听着,表情陷入了一种木然,像是脑子已经快要无法理解陆忍冬口中对事件的描述。

     “那些受害者的尸体,可能是让秦柔产生了共鸣。”一根烟迅速的吸到了头,陆忍冬自嘲的笑了笑,“齐如歌应该只打算杀一个,我们甚至在他的住所找到了遗书,但是秦柔的反应却给了他惊喜——”

     他点了第二根烟:“照片,是秦柔要求放在网上的。”

     苏昙浑身开始发抖。

     陆忍冬说:“当然,提供照片的还是齐如歌,他在十二月末时就杀害了受害者,在一月五号,拍下了照片,苏昙,你没事吧?”

     苏昙摇摇头,可任谁看她的脸色,都不会觉得她没事。

     陆忍冬见了不忍,道:“不然今天……”

     苏昙语气却格外的坚定,她说:“不,我要听完这个故事。”

     陆忍冬稍作犹豫,起身将屋子里的空调又开高了几度。但其实他也清楚,苏昙的冷并不是由于外界温度,而是骨子里溢出来的冷。

     “之后,就是由秦柔选择受害人,齐如安下手。”陆忍冬说,“你也曾经成了他们的目标,但后来见没有下手的机会,便放弃了。”

     以齐如安的外表,想要骗去几个年轻姑娘的信任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他轻轻松松的将秦柔想要的女孩子带到了郊外,然后更加轻松的杀掉。

     “我那天晚上……见到的就是齐如安么?”苏昙问道。

     陆忍冬点头:“对,他来学校见秦柔,顺便处理一下尸体。”当时学校已经放假,天气又冷,齐如安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特意选的僻静小路,居然还会被苏昙撞到。

     “为什么是小那里?”苏昙道,“他为什么不在咖啡店……”

     陆忍冬吐了口烟,嘲讽的笑着:“我哪里知道,或许是秦柔嫌弃尸体太脏?”

     苏昙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这样的爱情,就算陆忍冬说得如此清楚,她也全然不能理解。

     陆忍冬继续说:“三个人死了,我们排查的目标很快就到了他们身上,抓捕也只是时间问题,我只是没想到……”

     苏昙:“没想到?”

     陆忍冬熄灭了第二根烟:“找不到猎物的齐如安,把自己作为了礼物的收场。”

     苏昙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住的翻腾,完全无法仔细的思考,她捂住脸,隔了好久,才低声问了句:“现场的那些数字呢?是倒计时么?”

     陆忍冬道:“所有人都以为那些数字是三一零,但其实顺序应该是三零一。”

     苏昙满目茫然。

     陆忍冬看着苏昙的脸色,担忧道:“还冷么?怎么还在发抖?”他伸出手,轻轻的握了一下苏昙的纤细的手腕,感受到了上面冰凉的温度。

     苏昙说:“我不冷。”她的确已然感觉不到冷意了,甚至可以说整个人都所有的感官都变得十分的迟钝,陆忍冬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要隔上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

     “三零一,为什么是三零一?”苏昙继续追问。

     陆忍冬说:“第一个死者的照片上是一月五号,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三月七号。”

     苏昙说:“所以?”

     陆忍冬说:“你听没有听过,水仙花数?”

     苏昙的头开始有些疼,她说:“水仙花水字?是一朵表示的含义?”

     “不,是一种数学语言,如果一个三位数等于它的各数位上的数字的三次方和,则称水仙花水,分别是153,370,371,407。”陆忍冬说,“死者照片发出的日期,加上写在尸体身边的数字,正好构成这些数列。”

     苏昙混乱了:“可是水仙花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陆忍冬说:“古希腊有个故事,说得便是一个叫做纳西瑟斯的神,每日顾影自怜,最后被变成了一朵水仙,由此,水仙便多了个自恋的含义。而这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有双胞兄弟。我猜测,齐如安选择这些时间……”

     苏昙呆呆的接下了陆忍冬的话:“他是想替他哥哥,送给秦柔礼物?”

     “大概吧。”陆忍冬沉默了。

     齐如歌给秦柔最好的礼物,是那场盛大的婚礼,可是礼未至,人先亡。

     弟弟齐如安,便想为秦柔,补上一份独一无二的大礼。他死于四月七号,成为了最后一个水仙花数。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浓郁的烟草气息。

     但这气息并不让苏昙觉得讨厌,相反,反而有一种让她活在人间的感觉。

     此时屋外阳光正好,若是像往常一样,她在这个时间大约会和老板一起躺在后院里安静得晒太阳聊天。

     她的身体会被晒得暖暖的,不会如同此时,像一尊被冻硬了的冰雕。

     “那老板会怎么样呢?”苏昙问。

     “暂时还不知道。”陆忍冬说,“齐如安认下了所有的罪状。”

     苏昙说不出话来,最后,她只是从口中挤出了一句:“我好冷。”

     陆忍冬再也忍不下去,他伸出手,将苏昙的手拉入手心,重重的握住,他说:“苏昙,想哭,就哭出来吧。”

     苏昙忽的觉得这句话很熟悉,迟钝的想了想,才隐约记起,在奶奶的葬礼上也有人对她说过。

     可是没用,她的眼泪和灵魂好似一起被冻住了,一滴也流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