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者
    从尖椒鸡, 到水煮鱼, 苏昙大概是把她脑子里想吃东西全部嘟嘟囔囔的念了一遍。陆忍冬急匆匆的买来了热乎乎的粥,回到医院却看见她又睡过去了。

     “还在烧着呢。”唐笑摸摸她额头, 哭笑不得道:“难不成刚才一直是在说胡话?”也难为苏昙认真的和她讲了那么久的道理,还委屈又生动的的描述了那几道菜有多好吃。

     “应该是吧。”陆忍冬温柔道,“没事,待会再给她热热好了。”

     唐笑说:“陆先生,你忙么?忙的话就先走吧, 我在这儿守着就行。”

     陆忍冬摇摇头, 道:“没事,我和你一起守着吧。”

     然而陆忍冬坐下没多久, 手机便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号码,蹙着眉小声道:“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唐笑嗯了声。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同陆忍冬说了些什么, 接完电话回来的陆忍冬整个人的气息都沉了下来。他嘴唇抿出一条紧绷的弧线, 握着手机的手因为用力过度甚至能看见上面的青筋,显然是在极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抱歉。”陆忍冬沉默了会儿, 道:“我单位有些事……”

     唐笑有些惊讶, 刚才陆忍冬还说要留在这儿, 没想到才过几分钟就改变了主意, 她道:“没事, 你去吧, 我守在这儿就行。”

     陆忍冬点点头, 又深深的看了苏昙一眼,才拿起外套推门而出。

     唐笑撑着下巴,盯着陆忍冬的背影,露出深思之色。

     苏昙昨天烧了一晚上,几乎就没睡什么觉。这一针退烧针下去,疲惫的身体扛不住睡意,直接从中午睡到了下午。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昙脑子总算是清醒了,然而浑身上下还是软绵绵的跟没了骨头似得。她睁开眼睛,看到唐笑坐在床边玩手机,喘了会儿气才有气无力的叫了声:“笑笑……”

     唐笑见苏昙醒来,赶紧凑上前去:“昙昙,你醒啦,先喝点水吧?”

     苏昙点点头,被唐笑伸手扶起。也不知是病的还是饿的,她浑身上下都没力气,喉咙也肿着,吞口水都十分艰难。

     人烧的厉害,看东西都好像蒙了层油布,脑子也如同蓝屏的电脑,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理解。

     水润湿了干渴的喉咙,苏昙总算是感觉自己好了点,她咳嗽两声,问道:“我睡多久了?”

     唐笑道:“睡一上午了,饿了吧?陆先生刚走,走之前还给你买了粥,我给你热热去。”

     苏昙关于自己怎么进医院的记忆有些朦朦胧胧,她很迟钝的回忆了好一会儿,才隐约记起陆忍冬来过。苏昙有些不好意思,道:“怎么麻烦他……”

     唐笑道:“我准备送你来医院的时候他正好给你打电话,这不凑巧省了个出租车费么。”

     苏昙无言以对。

     唐笑把粥端过来,道:“还顺便省了个饭前呢!”

     苏昙看着粥苦笑,道:“这人情我要怎么还呀。”

     唐笑道:“嗨,没事,等着哪天他感冒了……”

     苏昙道:“嗯?”

     唐笑挠挠头,想了会儿才说:“咱用学校的医保卡给他报销两包感冒药做补偿吧。”

     苏昙被唐笑逗的想乐,可喉咙又疼,最后吭哧吭哧的咳嗽了好一顿。

     唐笑道:“哎呀,看他穿的衣服开的车,这油费和粥钱不就和咱们两包感冒药差不多么?而且我知道你怕欠人情,还是我去挂号买的药呢,唉,又少赚了一个亿。”

     苏昙知道唐笑是在故意说笑,她道:“好啦,知道了,谢谢你。”

     唐笑道:“你坐会儿啊,我给你热粥去。”她跑出去五分钟,用医院公用的微波炉把买来的粥惹了一下,也亏得陆忍冬能想到这茬,买来的粥居然是用瓷碗装的。

     苏昙刚醒,浑身还是有些冷,手里捧着热乎乎的粥碗,暖和了不少。她一勺一勺的喝着粥,感觉飘在半空中的灵魂慢慢的挤进了肉.体里。

     唐笑说:“你不知道,你中午的时候醒了一趟,委屈的说要吃辣子鸡和水煮鱼,把我给吓的……”

     苏昙动作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唐笑的话,她道:“……真的假的?”

     “真的啊。”唐笑信誓旦旦,“陆忍冬当时还在呢,他也是一脸震惊……”

     苏昙脸颊上浮出两朵红晕,眼神也有些躲闪,她小声道:“不能吧,我都不记得的……”她只记得天旋地转,耳朵里还跟塞了层棉花,身边人说什么她都听不清楚。

     “真的真的。”唐笑见苏昙不信,只恨当时自己没有录像,那么软的苏昙简直太少见了。为了让苏昙相信,她当即指天发誓,并且表示撒谎的人胖十斤。

     苏昙信了唐笑的话,可她宁愿唐笑在撒谎,她面红耳赤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唐笑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也会害羞啊,你不知道,你当时有多可爱,哈哈哈。”

     苏昙看着手里的粥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像个小老头一样,长长的叹气:“……唉。”

     唐笑道:“昙昙,你是有多喜欢吃辣啊?”

     苏昙闻言只是笑,并没答话。

     她喜欢吃辣,在她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一道辣菜,却是初中某年硬着头皮去母亲那里要钱时,桌子上摆着的一盆红艳艳的水煮鱼。

     当时苏昙的弟弟许凌睿想让苏昙留下吃饭,还说妈妈做的水煮鱼最好吃了,可他们的母亲却重重的打了一下许凌睿的手,然后抓着苏昙就出了门。

     她说:“苏昙,钱在这儿,你赶紧走吧,以后要钱也别上门,给我打个电话就成。”言下之意,便是连一眼都不愿意见到苏昙。

     苏昙低着头借过钱,转身便走,她不在意母亲的态度和言语,脑子里却想着那水煮鱼到底有多好吃,咽着口水想要尝一口。

     再后来,苏昙上了高中,她便不想了,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她是注定得不到的。

     既然知道得不到,又何必多费精力。

     人生病的时候,总会想的比较多,苏昙实在是觉得花时间多愁善感并不好,她打起精神认认真真的把粥喝完,对着唐笑道了谢。

     烧退之后,苏昙傍晚的时候就坚持出院,虽然医生不是很赞成,反复叮嘱她如果有其他情况一定要过来,苏昙一一应下。

     唐笑知道苏昙为什么那么坚持早些出院,她知道苏昙家境情况,所以也没有怎么劝,心里念着这几天多注意一下苏昙,免得出什么意外。

     苏昙心里猜测自己这场病就是吓出来的,她在知道那晚自己看到的很有可能就是残暴无比的杀人凶手后,脑子里总是浮现出一些恐怖血腥的画面,然后当晚就直接烧了个不省人事。

     回去的路上,苏昙接到了陆忍冬的电话。

     陆忍冬问苏昙怎么样了,吃饭了么。

     苏昙道:“吃啦,已经回寝室了。”

     陆忍冬愣道:“回寝室了?这就回去,医生同意了?”

     为了避免多做解释,苏昙撒了个小谎:“嗯,同意了。”

     陆忍冬却有些不信,但苏昙这么说,他也不好再置喙什么,只是叮嘱苏昙要注意身体,不要硬撑。

     苏昙真诚的道谢。

     陆忍冬又说了几句,声音却渐渐沉了下来,他非常严肃的叫道:“苏昙。”

     苏昙被陆忍冬这语气吓了一跳,直觉陆忍冬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道:“嗯……?”

     果不其然,陆忍冬下一句话,就让苏昙浑身血液冻结,他说:“又有受害者出现了。”

     苏昙艰难的吞咽着唾液,艰涩道:“又有?”

     “对,两个个。”陆忍冬说,“就在今天。”

     今日早晨,第二个受害者在市内的一个花园里被被发现,死者依旧被残忍的碎尸,身边写着一个大大的“1”。

     与此同时,一个小型的园圃里发现了第三个受害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手法,尸体被摆成漂亮的玫瑰花形状,只是这次,身边的数字却变成了罗马数字的“0”。

     如果按照数字大小排列,那么第一个死去的人是“3”,第二个死去的人是“1”,第三个死去的人却是“0”。那么是缺失了数字“2”,还是这些数字另有含义?

     陆忍冬说的很模糊,可苏昙脑子里却出现了清晰的画面,她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其实……该轮到我的对不对?”

     陆忍冬苦笑,他到:“苏昙,你不要这么想,无论受害者是谁,都是无辜的。”

     苏昙却有些说不出话来。

     陆忍冬道:“你最近几天暂时不要上网,网上又出现了那些照片。”

     苏昙道:“那凶手呢?”

     陆忍冬冷冷道:“他不会有下一次机会了。”

     “好吧。”苏昙道,“我知道了,这几天会注意安全的……谢谢你。”

     陆忍冬还欲说什么,苏昙却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他心中微叹,伸手重重的捏了捏眼角。

     身边有同事询问,道:“忍冬,是不是还有尸体没被发现啊,差了个‘2’啊。”

     陆忍冬闻言冷笑出声,他的手指在几张照片间抚过,然后握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哪里有什么‘2’——他根本就不是在倒数!”

     同事满目茫然,道:“不是在倒数?那他这是……”

     陆忍冬却不打算继续说,起身走了出去。

     再说虽然接到陆忍冬的电话时苏昙的确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是这个电话显然非常的及时,因为果然如陆忍冬所料那般,第二天网上开始铺天盖地的传那些血腥的照片。甚至于苏昙的班级聊天群里,都有几个调皮的男生聊天的时候发了几张出来。

     苏昙躺在床上休息看书,唐笑在床下面上网,看到照片之后就直奔厕所,扶着墙壁哇哇的把晚餐全给吐了出来。

     苏昙赶紧问她怎么了。

     “我靠,他们怎么那么讨厌啊。”唐笑吐干净了,脸色苍白的慢慢走回寝室,把看到的东西给苏昙说了,她怒道,“还有那个凶手——警察呢?这一下子死了两个了!”

     苏昙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笑又骂了几句脏话,然后屏蔽了班级群。

     之前的凶案好不容易平息了下去,这些突然出现的照片简直像是滴落干草上的火星,瞬间点爆了媒体。一时间到处都是关于这件凶案的报道。而那几个罗马数字,更是成为了争论的焦点。有的人说死亡已经结尾了,凶手不会再杀人,因为数字已经归零。有的人却说这几个数字是凶手散播出来的迷雾,为了迷惑警方。

     世界上最难抓住的,就是没有目的随机行凶,他们不为钱,不为色,或许只是一个眼神便对受害者产生兴趣。

     苏昙给自己断网一周,这一周登网页,不看新闻,还把聊天软件里所有的群聊功能屏蔽掉。

     唐笑也跟着苏昙一起这么做,她看了那图片几天都没睡好,甚至对肉都没了兴趣——这对于一个食肉动物来说已经是惊呼摧毁的打击了。

     但就算是这样,苏昙还是从别人的聊天内容里听到了关于凶案的事情。

     死掉的那两个女孩,有一个是他们学校的,还有一个是远郊艺校的。按照受害者失踪的时间,凶手应该是早早便把她们杀害,直到近几日,才让他们的尸体被人发现。

     而根据凶手放出的照片,她们死亡的时间应该是三月七号,和苏昙觉得自己被跟踪的时间相比,早了几日。

     这样看来,已经杀掉几人的凶手,根本不打算停手。

     苏昙坐在电脑面前走神,脑子装满了凶案的各个细节。

     唐笑走过去过去拉了拉她的手,道:“昙昙,还在发呆呢,今天下午不是要打工么?再不去小心迟到呀。”

     苏昙这才恍然,想起自己已经在咖啡厅请了三天假。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唐笑叮嘱道。

     苏昙收东西的手顿了顿,她看到角落里之前唐笑送的防狼喷雾,迟疑片刻还是拿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虽然这个好像用处不大,但也聊胜于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