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识
    十一月初雪。

     飘飘扬扬的雪花从中飘落,慢悠悠的撒在青石板上,不过瞬息便融入其中。

     苏昙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她有些不耐烦的嗯了几句,又回道:“我知道,我知道——看情况吧。”

     青石板路被融了的雪润的有些滑,苏昙不得不慢下脚步,但她的精神还集中在电话那头,以至于完全没有看到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朝着她的方向失控的撞了过来。

     “行,你别说了——啊!”保时捷的车头猛地打了个弯,硬生生的擦边躲过了站在小路上的苏昙,发出一声巨响后,干脆利落的撞停在一颗高大的枫树上。

     原本就没剩下几片叶子的枫树再次撒下仅剩的落叶,其中一片正好落在了苏昙的头上。

     保时捷熄了火,可却没人下车。

     苏昙站在车的面前,脸色因为惊吓变得煞白,她透过车窗隐约看到了里面正在争吵的一对情侣。

     不,与其说是争吵,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发泄。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披散了头发,泪水模糊了妆容,她哭着喊着,似乎在哀戚的恳求什么。

     而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却面无表情,他注意到了苏昙的无措的目光,伸手摇下了车窗。

     车窗落下,露出一张英俊但冷淡的脸,男人穿着衬衫西服,暗色的领带和他冷漠的气质简直是绝配。

     他把头伸出来,声音又低又沉,他说:“抱歉,小姐,可以麻烦您帮我报个警么?”

     苏昙呼出一口气,总算从突如其来的惊吓里回了神,她道:“你们这样开车,要出人命的。”

     男人眼里有些无奈,他道:“如果可以,请麻烦再帮我叫个救护车。”

     副驾驶上的女人见男人竟是不理自己,动作更加的疯狂,她伸手扒住男人的手,哭嚷着道:“陆忍冬,我们不分手好不好?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喜欢你的。”

     男人不为所动,原本面对苏昙时刻意流露出的善意也凝结成了冰。他的头发上带了点积雪,缓缓扭过头面无表情看向女人。

     然后苏昙听到他冷漠的说:“程望瑶,我们结束了。”

     女人崩溃的尖锐哭声再次响起。

     苏昙在旁边报了警,顺便还打了120,虽然她挺好奇这两人是个什么狗血故事,但站在这里等下去似乎会十分尴尬。

     于是苏昙轻轻识趣说了声:“我先走了。”

     那男人闻言扭过头来看向她,又道了声:“抱歉。”

     苏昙伸手把自己头上的叶子取下来,随手放进旁边的垃圾桶,她道:“注意安全,别在车上吵架。”

     男人无奈的笑了笑,他道:“介意留个联系方式么?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再同您道歉。”

     苏昙拒绝了男人的要求,她在内心深处其实对这种强势的男人有些畏惧,所以在拒绝完后,便收起手机转身便走头也不回。

     苏昙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没什么之后的偶遇。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在三天后,居然又见到了这个男人。

     再次地点是医院,苏昙走进病房时,看到躺在床上,右脚高高的吊起,显然是骨折了。

     男人手里捧着一本书,眉头微微撇起,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模样。

     然后苏昙的教授大声说:“陆忍冬,你要的人我给你找来了。”

     陆忍冬看过来,目光和苏昙惊讶的眼神对在一起。

     苏昙的教授道:“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学生,你可别耍脾气……”

     陆忍冬在确定这的确是次偶遇后,哑然失笑,他道:“好巧。”

     苏昙不知怎么的,有点想笑,她压抑住了笑意,低低道:“好巧。”

     教授知道她家情况,所以平时都会介绍一些容易的兼职给她做。

     这次教授说他一个朋友受了伤,在医院里闲的发疯,非要高价请个人给他念书,给出的价还特别高。

     有这种好事,教授第一时间就把苏昙叫上了。

     在来之前,教授也简单的说了一下他这个朋友的情况,三十多岁,未婚,有钱,典型的黄金单身汉,目前是有女朋友的——他还不知道陆忍冬受伤的原因。

     教授虽然委婉,但苏昙也听出了其中含义。

     苏昙对此倒是完全没有非分之想,她肩上的担子压的她连喘息都觉得困难,哪里有时间来想这些风花雪月。

     教授见两人打招呼,有些惊讶,他道:“你们认识?”

     陆忍冬长叹一声,他说:“余岂然,你可真会选人。”

     教授余岂然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然后陆忍冬简单的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余岂然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说:“陆忍冬你也有今天!”

     陆忍冬咬牙道:“我就不该答应我妈——那个女人简直是个疯子,她居然抢我的方向盘,差点没撞到你的学生。”

     余岂然说:“我的天,这就是你受伤的原因?”

     陆忍冬道:“不然你以为呢?”

     余岂然说:“我还以为是你想和她分手,她找人来打断了你的腿。”

     陆忍冬无言以对。

     看着二人互动,苏昙的眼神里也浮出些许笑意,她倒是没想到那场车祸让陆忍冬直接断了腿。看他当时那么淡定的样子,她还以为他没受伤呢。

     余岂然说:“苏昙脾气好,你可别欺负她。”

     陆忍冬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恶人。”

     他们二人看起来关系很不错的样子,应该是多年的老友了。

     余岂然又调侃了陆忍冬几句,然后才把苏昙留在这里自己离开了,他走时还玩笑的说:“苏昙你可千万要把持住,我这个朋友长的好看,但的的确确是个人渣啊。”

     陆忍冬忍无可忍的骂了声滚。

     苏昙听的好笑,并未将余岂然的叮嘱放在心上,毕竟她对陆忍冬不但没有靠过去的兴趣,还有几分藏在内心深处的惧怕。

     余岂然走后,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陆忍冬直接扔给了苏昙一本书,道:“你跟着上面念吧,第二章念完你就下班了。”

     苏昙翻了翻,发现这是本日本推理小说,

     陆忍冬没催,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苏昙把书翻到手里,轻轻开口念出了书页封面上的文字: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

     苏昙是南方人,普通话完全没有口音,她的声音里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温婉,柔和的好似一汪春水,化开了坚冰,荡入了人的心窝。

     苏昙念的小心极了,生怕念错了一个字。

     但或许是紧张使然,她在念一个名字时,连续念错了两三遍,脸蛋也跟着红了起来。

     陆忍冬叹了口气,他道:“我就那么可怕么?”

     苏昙急忙说没有。

     陆忍冬道:“我知道我差点撞到了你……真的很抱歉。”

     苏昙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只是有点紧张。”

     陆忍冬说:“你紧张什么,随便念念吧,念错了也没关系,不扣钱的。”他说完,自己先笑开了。

     苏昙发现陆忍冬并不如第一次见面时那么不近人情,神态语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温和,一直紧绷着的情绪总算放松下来,连带着阅读的语气也渐入佳境。

     陆忍冬听着听着,呼吸跟着苏昙阅读的节奏变得舒缓,腿部的疼痛都变得不再那么扰人。

     苏昙念了两个小时,把第二章给念完了,她念的仔细,停下来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陆忍冬似乎已经睡着了。

     陆忍冬的确是生的好看,剑眉鹰目,鼻梁高挺,充满了让女人心安的男子气息,也难怪招女人喜欢。

     苏昙念完,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

     然而在她犹豫的时候,陆忍冬却已经像是突然醒了,他睁开眼睛,淡淡道:“走吧,今天就到这里。”

     苏昙迟疑道:“可是才两个小时……”

     陆忍冬道:“两个小时很短么?再念下去你嗓子受得了?”

     苏昙咽了咽口水,道:“我……”

     她话还未出口,便听到陆忍冬道:“去吧,明天下午两点过来。”

     苏昙还在迟疑,没有动作。

     陆忍冬道:“再不走扣工资了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昙只好放了手中的推理小说,起身告辞。

     陆忍冬看着她的背影,不忘嘱咐:“小姑娘,明天别迟到。”

     苏昙没忍住,转身回了一句:“我不是小姑娘,你可以叫我苏昙。”

     陆忍冬哦了声:“行了,我知道了小姑娘。”

     苏昙:“……”算了,她也看出来,让这男人改变主意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