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处
    见了腊梅的第二日,陆忍冬的病房里便多了一束香气浓郁的新鲜腊梅。

     苏昙开玩笑说:“这不是你从花园里偷来的吧?”

     陆忍冬道:“还真是,我昨晚趁着四下无人,坐着我的轮椅去偷了花。”

     苏昙忍不住笑,她道:“那可真是为难你。”

     陆忍冬满目严肃,说:“对啊,要不是我推轮椅推的快,差点就被护士发现罚款了。”

     他说完这话,两人都不禁莞尔。

     那天苏昙读完书准备回去,陆忍冬便开口叫她把腊梅也抱回去。

     苏昙道:“你病房里不要了?”

     陆忍冬说:“不用,今天有人会送新鲜的过来。”

     苏昙想了想,道:“谢谢陆先生的好意,我寝室里有姑娘好像对花粉过敏,虽然我挺喜欢腊梅的,但还是不带回去了。”

     陆忍冬观察了苏昙的神色,却是似笑非笑道:“好。”

     苏昙笑了笑,捧起书继续读了起来。

     梅花这件事只是个小小的插曲,之后几日果然如陆忍冬所言那般,每天都有人把新鲜的花束送到病房里。

     有时是艳丽的红梅,有时是素净的腊梅,总之每日必换一束。

     再说自从那天,那个叫曹子旭的人来找了陆忍冬后,陆忍冬便开始忙了起来。

     病房里开始有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进进出出,但即便如此,陆忍冬还是会在每天留几个小时给苏昙。

     苏昙越发好奇陆忍冬的职业,于是某天下午放下书本后开口问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问一下你的职业是什么么?”

     陆忍冬笑道:“我还以为你直到工作结束都不会问呢。”苏昙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他见了不少,无一不是好奇心旺盛,青春又活泼,若是换了别的女孩,恐怕第一天就忍不住朝他发问,可苏昙却硬是忍了这么久,久到他都以为自己漫长的等待是无用功。

     苏昙怕陆忍冬为难,道:“如果不方便……”

     陆忍冬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他认认真真的说,“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是算命的。”

     “算命?”苏昙挑眉,似有不信。

     “算命。”陆忍冬道,“你要是不信,我给你算一算?”

     苏昙当然不信了,她是个有点矛盾的人,虽然怕鬼,却又坚信唯物主义,平时连只锦鲤都没转发过。

     “你把右手给我。”陆忍冬说。

     苏昙稍作犹豫,还是把自己的手递给了陆忍冬。

     陆忍冬握住了苏昙的手,仔细的观察起来。

     这样一个俊美的男人,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手,总该是件女孩子有些害羞的事,然而苏昙却还是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由着陆忍冬盯着她的手心。

     “你二十有二,应该是农历七月份的生日。”陆忍冬看着苏昙的手心,微微蹙着眉,说的相当认真,他道:“自幼父母离异,父亲不知所踪,母亲改嫁,还应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苏昙眼神里流露出惊讶,她道:“你说的不错。”

     “再看你生命线的走向,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应该是遇到了一场大灾。”陆忍冬说,“是不是有亲友去世?”

     苏昙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她说:“嗯,我奶奶走了。”

     陆忍冬说:“这一灾,改变了你的命。”他松开了苏昙的手,说,“那年,你应该刚刚高考吧。”

     苏昙不知道陆忍冬是怎么看出来的,但陆忍冬口中叙述的事,的确就是她。

     苏昙从小就知道,只有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成绩一直很好。从初中开始便开始拿学校的奖学金,高中更是年年不落。以她的成绩,几乎是稳上全国第前三的学校,但奈何高考前一个月,家中遭遇大变。将苏昙拉扯大的奶奶突然去世,苏昙颇受打击。于是连带着高考成绩也受到影响,只上了个普通的一本。

     “不过没什么关系。”陆忍冬继续说,“你就在这几年应该会遇到生命中的贵人,一生通途,衣食无忧,还有什么想问我的么?”

     苏昙看着自己的手,认真道:“你真的是看手相看出来的?”

     陆忍冬眨眨眼睛,他道:“当然了。”

     苏昙道:“那你还看出点什么?”

     陆忍冬说:“我看出你中午吃了带葱的东西。”

     苏昙一愣。

     陆忍冬笑着说:“嗯……你虎牙上有颗葱花。”

     苏昙大窘,瞬间面红耳赤,她赶紧转了身,从包里掏出了镜子照了照自己。哪知道镜子里自己的牙齿却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骗你的。”陆忍冬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吃的东西有葱?”苏昙扭头反问。

     陆忍冬说:“你自己同我说的啊。”

     苏昙蹙眉,她可没和陆忍冬说过她今天吃了什么。

     陆忍冬笑道:“你之前不是和我说过,最喜欢学校食堂卖的葱油饼了么,可惜只有周三才会卖。”

     苏昙有些记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说过了,但这事情的确是真的,她道:“好吧,你真厉害。”陆忍冬的确厉害,连她之前随口说的话也记得清清楚楚出。

     陆忍冬道:“哎,你这语气也太敷衍了?”

     苏昙无奈道:“那我该怎么说?”

     陆忍冬说:“你好歹也捂捂嘴巴,眼睛瞪大一点,表情浮夸一点嘛。”

     苏昙很配合的做出了一个浮夸的表情,陆忍冬看了之后,叹着气说:“算了吧。”

     苏昙把捂着自己嘴的手放下了,说:“你要求太高啦。”

     陆忍冬道:“唉,怪我。”

     苏昙闻言终是没忍住笑了起来,她说:“你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

     陆忍冬说:“是啊,你没看我这条腿都是女孩子打断的么。”

     苏昙哈哈大笑。

     和陆忍冬相处的确是愉快的事,只可惜苏昙却永远记得她和陆忍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坐在驾驶室里满脸冷漠的男人。

     相恋时的温柔风趣大概会将分手时的冷漠决绝衬托的更加伤人,苏昙微笑着想。

     今天读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苏昙没有留恋,起身告辞。

     陆忍冬说:“不然你等会儿?待会儿曹子旭会来医院给我送资料,我让他送你回学校。”

     “不用了。”苏昙道,“麻烦他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倒是不麻烦。”陆忍冬说,“你还不知道吧?之前你看的那个录像里的死者就是你们学校里的,他正好要去了解一些情况。”

     苏昙闻言微惊,她道:“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对。”陆忍冬说:“我也觉得巧,她是你们学校舞蹈系的。”

     苏昙和舞蹈系没什么交集,那天看了录像之后,她脑子里全是那双阴森森白花花,涂满了红指甲的手,根本不想再做回忆。而且她也敏锐的感觉到,参合进这些事情里面,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苏昙稍作犹豫,迟疑道:“那凶手……找到了么?”

     “已经确定了嫌疑人……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陆忍冬淡然道,他的态度是那般笃定,倒是安抚了苏昙,他说,“我死人见得多了,鬼从没看到过一个。”

     苏昙也知道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但她害怕那些东西却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就好像有的人会对花生过敏一样,有的人却天生怕黑。

     苏昙说:“没有鬼,那有灵异的东西存在?”

     陆忍冬说:“比如?”

     苏昙忍着笑说:“比如看命。”

     陆忍冬没想到苏昙在这儿给他挖了个坑,他道:“哎,小姑娘,你还是不信我?”

     苏昙说:“你说的那些事情,随便问问其他人就知道了。”

     陆忍冬说:“那我说个其他人不知道的?”

     苏昙道:“你说。”

     陆忍冬故意压低了声音,他说:“比如说,你现在包里还藏了两个葱油饼……”

     苏昙:“……”

     没错,她在包里悄咪咪的放了两个葱油饼,用塑料袋裹好,准备晚上当晚饭吃,却不想居然被陆忍冬发现了。

     苏昙总算明白陆忍冬怎么知道葱花的事情了,她说:“……你是闻到味儿了是吧?”

     陆忍冬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昙,一个大男人居然很不要脸的开始撒娇,他说:“你都不知道我在医院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中午不在,看不到他们给我吃的饭——”

     苏昙挑眉看着他,示意陆忍冬继续编,信了算她输。

     陆忍冬说:“我是认真的——我的饭里都没味,苏昙,我和你商量商量成不。”

     苏昙说:“商量什么?”

     陆忍冬说:“把葱油饼分我一个……”

     苏昙:“……”

     陆忍冬说:“唉,半个也成。”

     苏昙面露无奈,还是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还热乎的葱油饼,递给了陆忍冬说:“吃吧。”

     陆忍冬十分感动,接过饼子来狼吞虎咽的啃了。

     苏昙看着他吃,道:“难不成你还真被人虐待了?”

     陆忍冬说:“你来吃两天就知道了,这医院真不是人待的。”辛辣重口啥都得忌,葱油饼都是大餐。

     苏昙说:“好好好,我真信了。”信了才有鬼,陆忍冬这人,果真是搞不清楚他的话到底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陆忍冬还在啃,说:“真好吃。”

     曹子旭正巧从外面进来,正好看见陆忍冬在擦嘴,他说:“陆忍冬,做什么呢?”

     陆忍冬说:“啃饼。”

     曹子旭说:“啃饼?”

     陆忍冬说:“啃饼。”

     面对一脸卧槽的曹子旭,陆忍冬和苏昙相互对视,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曹子旭脸色发黑:“……”心中暗骂——妈的,陆忍冬,你要是死了那肯定是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