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求婚
    三天假期一过, 陆忍冬又匆匆的赶去了工作现场。

     这一去便是十几天, 直到二月中旬,苏昙的考研成绩块出来时, 他才总算是结束了手上的案子,再次赶回家中。

     这会儿离成绩出来还有两天,苏昙闲的无聊,干脆接了附近邻居遛狗的活儿当做兼职。于是陆忍冬回来时,便看到他家姑娘腰上拴着几条大狗, 正满脸笑容的在别墅区里溜。那模样也不知道是她溜狗, 还是狗带着她跑。

     苏昙见到归来的陆忍冬,有些讶异:“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陆忍冬道:“想给你个惊喜——邻居家的狗怎么在你这儿呢?”

     苏昙笑着:“赚外快呢。”还能趁机多撸几种狗狗, 二傻二傻的哈士奇,聪明的边牧,还有一摸头就狂摇小尾巴的柯基,简直就是爱狗者的天堂。

     陆忍冬道:“那咱回家?”

     苏昙看着狗狗面露苦恼之色:“你先回去吧, 我遛完把它们送回去就过来。”

     陆忍冬再次和狗争宠失败, 瞪着这群大大小小疯狂摇尾巴的狗崽子们居然有些无计可施。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昙牵着狗笑眯眯的走了,自己拖着行李表情阴沉独自回家。

     把狗狗们送回各自家中, 苏昙这才牵着洋芋回去找陆忍冬。

     结果她进门后刚伸个脑袋朝客厅望了眼, 就被藏在旁边的陆忍冬整个人都给扛了起来。

     “呀——”苏昙尖叫。

     陆忍冬冷笑:“要我还是要洋芋?”

     洋芋在旁边凑热闹的汪汪汪。

     苏昙赶紧服软:“我要你, 我要你, 你那么好, 我怎么舍得不要你——”

     陆忍冬道:“真的?”

     苏昙说:“嗯嗯, 咦——你别挠我痒痒, 呜……”

     如果说苏昙现在最害怕的事,大概就是陆忍冬一个劲的挠她痒痒肉了。她笑的泪盈满眶,不住的求饶,最后差点没真的哭出来。

     陆忍冬看着苏昙红了脸颊,眸子里也闪着点点泪光,眼神总算柔了几分,他亲了亲苏昙的唇,道:“想我没?”

     苏昙点头。

     陆忍冬说:“有多想?”

     苏昙把手张开圈了个大大的圆:“这么这么想。”

     陆忍冬摸摸她的脸颊,笑了:“乖。”

     回到家中,忙碌了整整两个月的陆忍冬恨不得天天他家的小花儿黏在一起。

     出成绩那天陆忍冬怕苏昙紧张,给她做了顿红艳艳的辣椒大餐,辣的苏昙神志模糊,眼泪婆娑,最后脑子木木的坐在电脑前,点开了查成绩的网页。

     陆忍冬在旁屏息凝神的看着,当网页缓慢的刷新出来,他看到了网页上格外醒目的数字:“不愧是昙昙。”

     总分五百,苏昙考了四百二十一,专业课两门均超过一百三,无论放在哪个学校,都是相当亮眼的成绩。

     “嗯,和我估计的差不多。”苏昙脸上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化,还在合计,“希望面试的时候运气好一点。”

     她说完,也跟着陆忍冬淡淡的笑了起来。

     大四下期,离别的季节。

     同学们匆忙的离开了象牙塔,奔向自己的梦想。唐笑在苏昙成绩出来不久后,便离开了学校,打算进行一场为期两个月的毕业旅行。

     陆忍冬放了假,也开始计划带苏昙出去玩。苏昙几乎没有旅游过,所以去哪里,玩什么,都听陆忍冬的。

     旅费苏昙本来要求打欠条,最后陆忍冬态度坚决的表示,别打欠条了,干脆换算成别的吧。于是一次旅行下来,苏昙欠了陆忍冬十件事。这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两人结婚后洞房花烛夜,陆忍冬这个臭流氓把条子一张一张的摆在苏昙面前,道:“来吧,昙昙,一个个的还。”

     苏昙无言以对,瞪着陆忍冬。

     陆忍冬忍着笑故作严肃:“你不会赖账吧?”

     苏昙只能咬了一口他的肩膀,怒骂陆忍冬不要脸。

     这次旅行,陆忍冬带着苏昙出了一趟国。

     三月正是北半球的春天,万物复苏,草木葱郁。他们从南边出发,一直绕过了最北端的城市。

     初春微凉,却又不似寒冬,让人心情澄澈。

     在最北端的城市,苏昙第一次见到了极光。那是个天气晴朗的夜晚,她靠在陆忍冬怀里。

     陆忍冬正在说一个关于他自己的故事。故事里有他,有战友,有敌人,还有死亡。拂过脸颊的风有些冰,苏昙抬头,看到天色渐渐暗下,穹顶上浮起了淡色的光,那光越来越亮,最终形成一条绿色的缎带,翠生生的映入苏昙的眼眸。

     “运气不错。”陆忍冬道,“有时候得多等几个晚上才能看到。”

     苏昙仰着头,眼睛里全是星关,她感叹道:“好美呀……”

     陆忍冬握着苏昙的手:“是很美。”他稍作犹豫,将手伸入怀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

     苏昙注意到了陆忍冬的动作,但在看到陆忍冬拿出的东西时,她却整个人都呆掉了,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苏昙。”陆忍冬打开了那个小盒,里面如苏昙所料那般是一枚在□□衬托下的美丽钻戒,他举着盒子,语气郑重极了,“给我照顾你一辈子的机会,好不好?”

     苏昙头低着,没吭声。

     陆忍冬心中微凉,以为苏昙会拒绝他的求婚,谁知道下一刻,苏昙缓缓抬眸。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她的肩膀轻颤,像是蝴蝶颤抖的双翼,苏昙说:“我以为永远不会有这个人了。”

     陆忍冬用力的拥住她。

     “奶奶走的时候,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会就这样一个人过了。”苏昙说,“有人也尝试过靠近我,结果,他们说我的心是冷的。”

     陆忍冬低骂:“那是他们蠢,不识货。”

     苏昙带着泪露出笑容。

     陆忍冬深吸一口气,再次重复刚才的问题:“所以,你愿意么?”

     苏昙点头:“我愿意。”

     漂亮的铂金钻戒,缓缓的套入了苏昙的无名指,不大不小,尺寸刚好。陆忍冬在戒指上留下轻柔的吻,他苦笑道:“我本来想在旅行结束的时候同你求婚,但是今天气氛太好,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苏昙靠在陆忍冬肩上,看着手里的戒指,温柔的笑着:“没关系的,都一样。”

     陆忍冬说:“嗯,还好你答应了……”

     苏昙好奇:“要是我不答应,你怎么办?”

     陆忍冬故作冷笑:“呵呵,这荒郊野岭的,你要是不答应……”

     苏昙眼睛睁大。

     陆忍冬揪着她的脸颊,轻咬一口:“那就只有挠痒痒把你挠到答应了。”

     苏昙:“……”那还真是挺恐怖的。

     离开了北边的城市,他们又去了相对比较温暖的海边小镇,在那里渡过了最后几天,然后返程回国。

     陆忍冬研究了会儿日历,信誓旦旦的说他觉得下周一是个领证的好日子,苏昙才不信他的鬼话,道:“下下个月领吧,正好五月二十号。”

     陆忍冬委屈道:“两个月你不会跑了吧?”

     苏昙说:“哼,这可不一定。”

     陆忍冬蹙眉:“那不成,你都摸了我的腰了,得对我负责。”

     苏昙笑道:“洋芋还亲过你的脚呢——”

     陆忍冬:“……”

     虽然陆忍冬嘴上说不乐意,可还是尊重了苏昙的想法,两人最后决定五月二十号领证。

     旅游结束,剩下的时间陆忍冬没有再打扰苏昙,让她全力准备复试。

     日子一天天的热了起来,四月下旬,苏昙考研面试。

     陆忍冬陪着苏昙去了考场,他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便看到苏昙面带笑意从考场里走了出来。

     见到此景,陆忍冬便已心中有数。

     “感觉不错。”苏昙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陆忍冬点点头,“我家昙昙最棒了。”

     三天后,面试成绩公布,随之而来的,便是录取名单。苏昙毫无意外的考上了自己想进的学科。

     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报。

     出成绩那天,苏昙和陆忍冬两人在家里好好的庆祝一番。

     苏昙也喝了点酒,她软软趴在桌子上,面脸通红,眸子里闪着水润的光泽,她道:“忍冬,忍冬……”

     陆忍冬酒量好,只是微醺,他以为苏昙不舒服,正欲给她倒点醒酒汤,却被苏昙拉住了衣角。

     苏昙唤道:“苕苕……”

     陆忍冬愣了愣才反应苏昙是在叫他,他苦笑不得,弯腰询问:“怎么了?”

     苏昙咬咬下唇,扭捏片刻后,才小声道:“想抱抱,你抱抱我。”

     看着如此模样撒娇的苏昙,陆忍冬差点没把持住。但他又舍不得把宝贝囫囵吞下,只能咬着牙忍耐着:“乖,咱不闹。”

     “你不喜欢我了吗?”苏昙哼哼,她很少喝酒,自然也几乎没醉过,她此时的脑子里混乱极了,只余下本能。

     “喜欢。”陆忍冬叹气,“喜欢得不得了,你要是再撒娇,我就真忍不住了。”

     苏昙好似也感到了危险,怯生生的放了手,还嘟囔:“小气鬼。”

     陆忍冬:“……”他觉得自己上辈子的名字一定叫做柳下惠,如此美色当前,却还能坐怀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