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谈判
    不过虽然苏昙并不想和王冕君他们家扯上关系。但奈何天天被他这样跟着也不是个办法, 苏昙正在思考, 陆忍冬却像是已经看透了她在想什么,开口道:“需要我陪你么?”

     苏昙道:“什么?”

     陆忍冬笑着看着苏昙, 语气里充满了安抚的味道:“说清楚也好,我一直陪着你呢。”

     苏昙略作迟疑,她道:“我、我不是很想……”

     “我知道。”陆忍冬握住了苏昙的手,他的力气不大,但却包裹住了苏昙的整个手掌, 让苏昙的的心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他说:“没关系的, 我在呢,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 他们都别想欺负你。”

     苏昙点点头。

     陆忍冬说:“乖,咱不怕。”他说着,亲了亲苏昙的手背。

     苏昙手背微痒,眼里浮出些羞涩:“嗯, 我明天就和王冕君说清楚。”

     陆忍冬笑了起来。

     第二天, 王冕君看到突然找到他的苏昙,心情非常的激动, 他甚至差点叫出妹妹这个字眼, 好在他到底是看到了苏昙眼神里冷淡的意味, 没有将这个词叫出口。

     “苏昙, 你真的愿意和爸爸见面?”王冕君小心翼翼的确定着苏昙的提议, 害怕是自己误解了苏昙的意思。

     苏昙说对, 她看着王冕君, 道:“你不是说过,他很想同我见一面么?”

     王冕君有些激动,他道:“苏昙……”

     “那就见一面吧。”苏昙神色平淡,好像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狂喜之后,王冕君却是注意到了苏昙的这种情绪,他心里冒出一点不妙的感觉,但内心深处依旧抱着期望。

     王冕君希望苏昙可以接受父亲的好意,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给苏昙这个妹妹庇护。

     苏昙说了时间地址,便要起身离开。

     王冕君叫住了苏昙,道了一声对不起。

     苏昙的表情却似笑非笑,她说:“对不起我的,从来不是你,你一直同我道歉又是什么意思?”

     王冕君哑口无言。

     苏昙又说了声再见,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到了约定的日子,陆忍冬和苏昙一起出现在了定好的茶楼里。

     陆忍冬牵着苏昙的手,他本来以为苏昙会有些情绪波动,却没想到他的小花儿心情非常的平静,甚至于表情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苏昙面不改色的上了楼,镇定的推开了包厢房门,看到了坐在包厢里的父子二人。

     “苏昙!”第一个激动的站起来的便是苏昙的父亲王明志。虽然年近五十,但他的身上却丝毫不见中年人的颓丧和沧桑,反而像是只有三十多岁——由此看来,离开苏昙的这些年里,这个男人的确是过得不错。

     苏昙不答,她坐到了茶座对面,陆忍冬依旧握着她的手。

     “你好。”苏昙开口道,“你就是王明志先生?”

     王明志听到苏昙叫他这个名字,表情流露出一点尴尬,他说:“对,我……几十年前,改了名字……”

     苏昙点点头,她的情绪并不激动,如同第一次直到王冕君是她的哥哥那样,她的表现甚至让王明志有些措手不及。

     王明志以为苏昙会愤怒,会咒骂,但这些反应都不曾有。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却是冷静甚至说得上冷漠了。面对遗弃她的生父,她甚至眼神里都不曾出现过一点波动,就好像在看着什么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王明志突然想起了王冕君给他打的预防针,他发现,这预防针果真是不无道理。

     “你是我的生父对吧?”苏昙说。

     王明志有些狼狈的点头。

     苏昙说:“既然是你欠我的,那就请答应我一个要求吧。”

     “什么?”王明志略微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苏昙一来就会提出什么要求,他道,“你说,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会答应!”

     他说的恳切,苏昙却笑了起来,面前的人果然不愧是商人,连答应什么要求,都要理智的在前面加上一个限定条件——能力范围内。

     苏昙端起茶杯,慢慢抿上一口,她说:“请你,和你的儿子,远离我的生活,我过的很好,不需要哥哥,更不需要父亲。”

     王明志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苏昙淡淡道:“这就是我的要求,如果这个你都答应不了,那我无法对你有任何的信任。”

     坐在一旁的陆忍冬沉默着的陆忍冬,却是在心中为他的姑娘鼓起了掌。苏昙这一步棋走的极妙,直接将死了王明志。王明志如果不答应苏昙,便说明自己是个言而无信之人如何让苏昙相信再对他产生信任?若是答应,他要和苏昙和好想法便彻底落了空。

     王明志蹙着眉,他说:“昙昙,我是真的后悔了,你……”

     苏昙说:“后悔?你不必后悔。”

     王明志一愣。

     苏昙说:“你真该后悔的事,是无法挽回的。”她冷漠的笑了起来,那笑容让陆忍冬觉得心脏发疼,苏昙说,“你知不知道,奶奶是怎么走的?”

     王明志尴尬的摇头,说:“我妈她不肯原谅我……”

     “那就请你用你对待奶奶的态度来对待我吧。”苏昙说,“如果你要的是只是原谅是内心的平静,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原谅你了。”

     王明志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苏昙……”王冕君脸色煞白,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发展。

     苏昙把茶一口喝完,对着王冕君点点头,她说:“如果你想要妹妹,我建议让你母亲再生一个,因为我不需要哥哥,你这样,只会让我困扰。”

     王冕君面露苦色。

     “走吧。”苏昙起身。

     陆忍冬伸手搂住了苏昙的肩膀,他微微偏过头,在苏昙耳边低语:“我的姑娘真棒。”

     苏昙笑了笑,并不说话,和陆忍冬一起离开了茶楼,留下了那一对失魂落魄的父子。

     “爸……”王冕君语气艰涩,他道,“奶、奶奶到底怎么了?”

     王明志没回答,他隐约间感到了什么,现在身体好似被什么冻住,僵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苏昙进茶楼是什么表情,出来也是什么表情,直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她的面容才露出一些疲惫之色。

     陆忍冬心中不忍,亲了亲苏昙的发丝,道:“累了么?”

     苏昙说:“有点。”

     陆忍冬点点头:“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王明志还不死心继续让王冕君骚扰苏昙,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苏昙的头靠着车窗,看着前方飞驰而过的景色,她沉默了许久,才低低的说了句:“你说人,有时候怎么那么贪心呢。”

     陆忍冬道:“什么?”

     苏昙说:“他明明什么都有了,儿子老婆财富……却还要盼着得到我的原谅来解开良心的苛责,真是贪心。”

     陆忍冬慢慢道:“有的人就是这样。”

     苏昙说:“我甚至都不恨他,又要怎么去原谅他?”生父一词于她而言,是陌生的词语,除了奶奶,她在别人的身上感觉不到血缘的羁绊。

     “没事了,都过去了。”陆忍冬说。

     苏昙没说话,她不确定王明志会不会死心,她说:“忍冬,谢谢你。”

     陆忍冬道:“你太客气了。”

     苏昙说:“才不是客气呢,要是你不跟着我,我还真不敢这么和他们说话。”

     陆忍冬好奇道:“为什么?”

     苏昙笑着:“因为我打不过他们呀。”而且她又不知道王明志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玩一把他惹毛了,她可不得挨一顿揍。

     陆忍冬道:“哼,谁敢动我的小花儿,我拧了谁的手。”他这话时正好是红灯,他故意解开了衬衫的袖口,露出结实修长的小臂。

     苏昙伸出指头戳了戳,感叹道:“好硬呀。”

     陆忍冬表情严肃说:“这哪里算硬,还有更硬的地方……”

     苏昙瞪眼睛:“臭流氓。”

     陆忍冬故作无辜,道:“宝贝,你冤枉我了,我说的是我的腹肌,要不要摸摸看?”

     苏昙说:“我才不要——”

     陆忍冬道:“比我的腰手感还好哦。”

     苏昙:“……”提到腰这个词,苏昙真的迟疑了片刻。

     陆忍冬看着苏昙的表情,憋着笑,道:“真的,咱们回去就试试,保证让你满意。”

     苏昙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又被陆忍冬给调戏了,她笑骂道:“苕货!”

     陆忍冬哈哈大笑。

     不过话虽如此,当天晚上,苏昙还是在陆忍冬家过的夜,陆忍冬用自己的劲瘦的腰和标准的腹肌狠狠的勾引了一把苏昙。

     苏昙摸了会儿,感慨的说:“我怎么觉得你像是个利用自己的美色勾引皇上不去上朝的妖妃呢?”

     陆忍冬咬了一口苏昙的耳朵,在她白白嫩嫩的耳垂上留下了明显的牙印,他咬牙切齿道:“占了便宜还说我是妖妃,也不怕我变出原形把你整个吞了——”

     苏昙尖叫:“洋芋!护驾!”

     本来在旁边玩玩具的洋芋听到苏昙叫自己的名字,不一溜烟跑了过来,然后一嘴咬在了陆忍冬的裤腿上。

     陆忍冬哭笑不得:“洋芋你这个叛徒!”

     苏昙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