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鸡腿
    两人坐在车里安静的小憩了片刻后, 才一起下了车。

     此时天色已晚, 天气也算不得太好,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漫天繁星, 月亮也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陆忍冬和苏昙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苏昙本以为会看见狗狗洋芋,没想到进屋后整个屋子都安安静静,大狗显然不在家里。

     陆忍冬看出了苏昙的表情,笑着解释:“出差十几天呢, 留它一个人在家里得把屋子给糟蹋成什么样, 暂时送到我弟弟那儿去了。”

     苏昙点点头,心情莫名的有些失落。

     陆忍冬见状, 捏了一把她的脸颊,道:“我在这儿陪着你呢,居然还想着洋芋!”

     苏昙小小的嘟囔了一句。

     虽然她声音小,但陆忍冬还是听得清楚了, 苏昙说的是——洋芋可好摸了……

     陆忍冬似笑非笑:“昙昙, 你上次摸我腰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苏昙脸瞬间浮起几抹红晕。

     陆忍冬早就发现苏昙的脸皮薄,正因如此逗起来也格外有意思, 当然, 这种事情也要适可而止, 如果真把苏昙搞得恼羞成怒, 最后遭殃的还得是他自己。

     走到客厅里。打开电视, 又按下空调, 陆忍冬让苏昙在沙发上坐着, 问她想不想吃点什么。

     苏昙说:“随便什么吧。”

     陆忍冬道:“嗯,虽然晚上吃高热量的东西不好,但今天就破个例吧。”他说完这话便转身去了厨房。

     苏昙拿起手里的遥控器,有些无聊的调换着电视节目。她以为陆忍冬只是随便去厨房里拿些零食,却没想到片刻后厨房里传来了浓郁的香气。

     苏昙吸了吸鼻子,慢悠悠的溜进了厨房里。

     陆忍冬身上系着围裙,正在低头做什么,他听到苏昙的脚步声,回头道:“马上就好了。”

     苏昙站在门口发问:“你在做什么呀?”

     陆忍冬说:“冰箱里有之前没吃完的鸡腿,给你做炸鸡吃。”

     苏昙很少吃零食,一是嘴巴不馋,二是也没这个闲钱,她嗅着炸鸡浓郁的香气,走到陆忍冬身边看着锅里翻滚的鸡腿,心情忽的好了许多。

     “好吃吗?”苏昙问。

     陆忍冬笑着:“可好吃了。”

     鸡腿不大,炸个十几分钟便彻底的熟透,期间苏昙一直站在陆忍冬身边,那眼巴巴盯着鸡腿的模样让陆忍冬忍俊不禁,他道:“乖,还没熟呢,去吧冰箱里的冰块和可乐取出来。”

     苏昙道:“不喝酒吗?”

     陆忍冬认真道:“算了吧,孤男寡女的,我怕没控制住把你带炸鸡一起吃了。”

     苏昙听了陆忍冬的话,取了一桶冰块又倒了可乐,然后又回到厨房等着陆忍冬——的炸鸡腿。

     陆忍冬则是十分挫败的发现他的魅力居然还没锅里的几个鸡腿大,他从未在苏昙脸上看到过如此专注的神情……

     鸡腿出锅的时候,陆忍冬义正言辞的问苏昙,说:“昙昙,我问你啊,要是今天晚上你吃一个鸡腿就得少和我聊一个小时……”

     他话还没完,他的小花儿就可怜巴巴的说:“我能把鸡腿打包你送我回寝室吗?”

     陆忍冬:“……不行。”

     苏昙:“……那我吃完鸡腿睡觉好啦。”

     陆忍冬盯着手里一盆热气腾腾的鸡腿,居然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就算说给别人听,估计也没人会信,他陆忍冬,有一天会吃鸡腿的醋。

     陆忍冬叹气,走到客厅把鸡腿放下,又捏了一把苏昙的脸算是出了气,语气无奈道:“吃吧。”

     苏昙终于如愿以偿的吃上了她心心念念的美味鸡腿。

     陆忍冬的手艺没得说,鸡腿外脆里嫩,咬开酥脆的外壳就是丰富美味的肉汁,配上冰镇的可乐简直就让人幸福的直冒泡泡。

     苏昙吃的特别开心,盯着手上的鸡腿儿就没移开过目光。

     陆忍冬随便按了部电影,也尝了一个。但他并不太喜欢这类食品,所以也只浅尝辄止,剩下的便是看着苏昙慢慢的吃掉了大半。

     苏昙的吃相并不差,她小口小口的啃着鸡腿,就像一只抱着大胡萝卜的兔子,连看着她吃的人好像都从她的表情里品出了美味。

     “晚上没吃饭?”陆忍冬问她。

     苏昙摇摇头,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后,才说:“没有。”她一点王冕君的便宜都不想占,连口他请的饭都不乐意吃。

     陆忍冬说:“嗯,那吃吧,就今天这一次啊。”虽然他家常年备着这些,但都是为了应付陆妍娇这小一辈的孩子,嗯,现在可以再多储备些,毕竟他家的小姑娘也好像挺喜欢的。虽然苏昙表现很成熟,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个还没出社会的孩子,她只是没人疼,所以也不会撒娇,现在陆忍冬将她纳入怀中,愿意补上她缺失的某些东西。

     吃了五个鸡腿,又喝了一杯可乐,身体里的负面情绪都随着美味蒸发,苏昙靠在沙发上,满足的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胃。

     陆忍冬道:“吃饱了?”

     苏昙点头。

     陆忍冬说:“困了么?”

     苏昙摇头。

     陆忍冬道:“那我们聊聊天吧。”他起了个头,说起了自己当兵时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

     苏昙听得很认真,听到陆忍冬被他们教官揪着训的时候,疑惑道:“你为什么要去当兵呢?”

     陆忍冬淡笑:“我爸爸就是当兵的,哥哥也是军官,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家里一直比较疼我,结果高中的时候差点走偏了……”

     苏昙道:“走偏了?”

     陆忍冬说:“和陆妍娇高中时候一样,什么都玩,就差吸.毒。”还好那时候他还知道这条线不能越过,不然也没有今天的陆忍冬了。

     “我爸抽了我一顿,把我丢进了军队。”陆忍冬说,“要不是陆妍娇是个女孩子,她估计也进去了。”

     苏昙哭笑不得:“什么叫进去了,这说的像是进监狱……”

     陆忍冬道:“可不是么,教官不待见我,我两个鸡腿儿都没得吃。”

     苏昙直笑,她说:“我一直以为你过得顺风顺水呢……”

     陆忍冬看着苏昙,温声道:“没有谁一辈子都是顺风顺水的,就好像没有谁一辈子都会过得坎坷艰难。”

     苏昙垂了眸子,似乎想起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事。她知道,陆忍冬同她说那么多,就是想和她敞开心扉。可有的事情,并非是张嘴就能说出来的。

     苏昙这二十多年里,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他人看来无法跨过的苦难与她而言只是寻常。她的脑海里没有什么特别快乐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记忆,除了奶奶去世时的那一幕之外,苏昙关于童年的那些事,都模糊的快要记不起来了。

     就好似一个从小到大都在吃黄莲的孩子,她不知道什么是甜,所以也并不觉得苦有多过分,以至于别人在同情她的时候,只会让她觉得困惑。

     苏昙说:“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她缓缓述说,“就是很寻常的上学,考试,上学,考试,然后……然后就到现在了。”

     陆忍冬看着苏昙茫然的表情,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他叫了声:“昙昙。”

     苏昙:“嗯?”

     陆忍冬抿了抿唇,到底是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来,有些话说出了口,分量就没有放在心中那么重了,他说:“太晚了,我们睡吧。”

     苏昙打个哈欠,点点头。

     苏昙睡的是客房,陆忍冬给她找了一套新的睡衣和洗漱用品,苏昙洗了个澡,换好睡衣后陆忍冬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于她而言实在是大了太多,都能当裙子穿了。

     陆忍冬说:“大了这么多?”

     苏昙正在低头挽袖子,嘟囔着:“对呀,裤子都拖在地上了。”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陆忍冬直接抱了起来。

     陆忍冬笑着:“来,让我看看胖了瘦了。”一米六几的姑娘,一百斤都不到,陆忍冬抱起来轻轻松松的上了二楼。

     苏昙羞恼道:“你做什么呀——”

     陆忍冬说:“背媳妇!”

     他一路上了二楼,然后把苏昙送到了客房的床上,又凑过去说:“亲一个我就走。”

     苏昙瞪着他。

     陆忍冬耍赖不动,说:“我都没和你抢鸡腿呢。”

     显然鸡腿儿两个字打动了苏昙,她稍作犹豫,便低下头,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陆忍冬的唇。做完这个,苏昙直接缩进了被窝里,闷声闷气道:“走啦走啦,我困了。”

     陆忍冬本来想让苏昙亲的是他的脸,没想到却占了个大便宜,他看着把自己捂在被子里的苏昙,道:“好,我走了,宝宝晚安。”

     苏昙道:“晚安。”

     陆忍冬摸摸自己的嘴唇,起身出了房间,带上房门的时候道:“有事叫我,我就在你隔壁。”

     苏昙没吭声。

     咔擦一声,门落了锁,苏昙摸着自己的面红耳赤的脸颊,缓缓将脸伸出了被窝。

     床很软,被子和枕头都很舒服,在陌生的地方睡觉,苏昙却意外的觉得心安,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就这样轻柔的陷入了憨甜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