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家长
    曹溪之后还来骚扰过苏昙几次, 但都被苏昙干净利落的怼了回去。她最后一次直接跑到了公司找到苏昙, 两人在公司外面的一家茶楼里谈了会儿。

     苏昙点了杯绿茶,边喝边听曹溪哽咽着哭诉。

     曹溪说她喜欢了陆忍冬很多年了, 还说陆忍冬一直不肯回应她的感情,女朋友却换了那么多个……说不定,只是在考验她。

     苏昙看着曹溪,心想眼前还真是又一个狗血言情小说的受害者。

     曹溪说:“你还笑我,等他和你分手了, 看你笑不出笑得出来!”

     苏昙心想她已经很努力的憋着不笑了, 没想到还是被曹溪看出了心中所想,她道:“我不是在笑你, 我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

     曹溪表情震惊。

     苏昙说:“你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哭起来也很可爱,为什么要吊死在陆忍冬这颗树上?”

     曹溪还是第一次被情敌这么夸奖,嗫嚅了两句没说出话来。之前她也干过这种事, 要么被陆忍冬的女友冷嘲热讽, 要么就是破口大骂,甚至还有的因此和陆忍冬起了间隙的。但苏昙, 简直就是像是一坨棉花, 让她所有的力气都挥了空。

     “就算分手也没什么吧。”苏昙说, “忍冬恋爱的时候便说了, 恋爱只是个磨合的过程, 如果发现, 对方有些地方无法接受, 分开也是正常的事。”

     曹溪瞪圆眼睛:“你和陆忍冬分开,不会难过么?”

     苏昙低头看着杯中澄澈的茶水,笑的很温和,她说:“大概会感到遗憾。”

     曹溪哑然,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嘴巴张了张,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苏昙笑着:“除了爱情,你就没有什么其他想实现的梦想了么?”

     曹溪头晕目眩,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带偏了,她道:“我、我喜欢画画……”

     “那很厉害呀。”苏昙一直对艺术生抱有浓浓的敬佩之情,她道,“ 我也喜欢画画,只是没那个天赋,也没那个条件。”

     曹溪端起茶杯,一口全灌进了嘴里。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曹溪最后走的时候,眼神里已经没了来时的怨恨和愤怒。

     苏昙看着曹溪走远,给陆忍冬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陆忍冬的声音有些疲惫,他说:“宝宝,怎么了?”

     苏昙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陆忍冬受宠若惊:“没没没,最乐意了!”

     苏昙道:“没什么,就是叫你注意身体,早点回来。好啦,没事了,我挂了。”

     陆忍冬还没反应过来,苏昙就直接挂断。他发愣的看着手机,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苏昙的查岗电话……他家昙昙也会查岗了?这算不算是种进步?陆忍冬叹气,感叹他家姑娘总算是开了窍。

     夏天过去了一半,两人已经分开了二十三天。

     这个时间还是陆忍冬记下来的,他掐着点问苏昙想不想他,还说自己的案子快要结案,估计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苏昙正在吃东西,含糊的说:“想啦想啦。”

     陆忍冬笑道:“乖,等我回来。”

     苏昙说好。

     八月中旬,陆忍冬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出差。苏昙看早间新闻时看到了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些细节。杀人凶手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导致侦破工作产生了极大的困难,好在最后还是顺利结案。

     既然案子破了,那陆忍冬也该回来了。

     三天后的下午,陆忍冬到家,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叼着笔杆看书的苏昙。

     他的姑娘还是那么可爱,脸颊却似乎瘦了点,大约是他不在,没有好好吃饭。

     “你回来啦!”苏昙抬头,惊喜道。

     “嗯。”陆忍冬满身暑气,他说:“我去洗个澡。”

     苏昙点头。

     陆忍冬进了厕所,再出来时裸着上身擦着发丝上的水滴。他皮肤也黑了一圈,气质看起来倒是野了不少。他在苏昙旁边坐下,道:“快过来给我瞧瞧,瘦了没。”

     苏昙嘟囔着:“我没瘦呢。”

     “不信。”陆忍冬道,“上称我看看。”

     苏昙正欲拒绝,却被陆忍冬整个人直接横抱起来,她呀了一声,眼里有点慌:“真没瘦——”

     陆忍冬冷哼一声:“没瘦怕什么?”

     他抱着苏昙去了称上,把她一放上去,盯着称上的数字气笑了:“这叫没瘦?”

     苏昙缩在称上跟只鹌鹑似得。

     陆忍冬捏着苏鹌鹑的脸蛋,咬牙切齿:“我好不容易养肥了几斤准备过年的时候吃,你就又给我瘦回去了?”

     苏昙辩解道:“我有好好吃饭!”

     陆忍冬说:“那怎么瘦了?”

     苏昙眼神飘了会儿,忽的心灵福至:“想你想的!”

     陆忍冬闻言似笑非笑:“哟,还会拍马屁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生气了?”

     苏昙凑过去,踮起脚尖亲了亲陆忍冬的下巴,说:“不气不气,你还不是瘦了,还黑了……”不过腰倒是更好看了……

     陆忍冬捏着苏昙的鼻尖,道:“往哪儿瞅呢?”

     苏昙赶紧故作严肃:“没呢,我担心你。”

     陆忍冬道:“担心我还是担心我的腰?”

     苏昙磨磨蹭蹭:“你的腰难道不属于你么?”

     陆忍冬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他满目无奈:“好了,咱晚不做饭了,出去吃吧。对了,曹溪还有再骚扰你么?”

     苏昙说:“没啊,她昨天还送了副她画的画儿呢。”

     陆忍冬有点惊到了,显然是没想明白这个事情到底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他欲言又止,最后实在是没忍住:“你和她怎么说的?”

     苏昙把她劝曹溪的话对着陆忍冬说了一遍,陆忍冬听完之后叹了口气,摸了摸苏昙的脑袋什么话也没说。

     吃过晚饭,两人享受着舒适的独处时光。

     “昙昙。”陆忍冬说,“你明天有空么?”

     苏昙说:“有吧。”她算了算,“明天周四,不用上班。”

     “那行。”陆忍冬道,“陪我去个地方吧。”

     苏昙以为,陆忍冬会带她去有什么特殊意义的景点,因为陆忍冬的表情着实有些凝重。结果第二天她到了目的地,进屋之后就吓着了。

     屋里坐着一对夫妇,模样和陆忍冬有几分相似,而陆忍冬弟弟陆千日正在和他们聊天。虽然苏昙并不认识他们,却不妨碍她猜出这些人身份——他们应该是陆忍冬的父母。

     果不其然,那个面目慈祥的妇人唤道:“忍冬,你们回来啦。”她看到苏昙,也不惊讶,应该是陆忍冬已经打好招呼了,她笑道,“姑娘别怕,来这边坐。”

     苏昙看了陆忍冬一眼,陆忍冬道:“不怕,去吧。”

     苏昙慢慢的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她万万没想到,陆忍冬居然会把她带来见家长了。

     “你叫苏昙对吧,忍冬已经和我们说起你好多次了。”看得出,陆母的脾气很好,气质也十分的温婉,光看年龄的话,像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实际不知道多少岁了。

     “伯母。”苏昙对这种场合没什么经验,表现的有些拘谨。

     “乖!”陆母似乎对苏昙很满意,还瞪了一眼旁边一脸严肃看起来十分威严陆父,“你就不能换个表情么?吓着姑娘了怎么办?也不打个招呼!”

     陆父眼里流露出无奈:“你好。”

     苏昙受宠若惊:“伯父好。”

     陆母道:“苏昙你别介意,他就是一张木头脸,看谁都这样。”

     陆忍冬挽起袖子,说:“妈,我去做饭。”

     “算了吧,叫你弟弟去,你在这儿陪着一起说说话。”陆母发现了苏昙有些不自在,留下了陆忍冬。

     陆忍冬笑道:“你让她陪我一起去做饭呗。”

     陆母瞪眼睛:“你想得美,我还想多和这么可爱的姑娘多聊会儿呢。”

     陆忍冬:“……”

     陆母又抱怨几句,说自己一直想生个女孩,结果三胎都是男的。

     随着和陆母的聊天,苏昙逐渐放松了下来。大约是幼时的经历,给她留下的某种后遗症,她其实对见家长这件事充满了微妙的恐惧感。

     好在陆母性格随和,没有给苏昙什么压力,只像个慈祥的长辈一样和苏昙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

     陆忍冬坐在苏昙的身边,握着的手,感觉到她的身体从紧绷到放松。

     中午的这顿饭,是陆千日做的。不得不说陆家人的手艺都很让人惊艳,色香味和大厨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母道:“忍冬,你真没打算换个工作?这三天两头出差的,苏昙受得了,我都看着心疼啊。”

     陆忍冬还未答,苏昙便轻声道:“伯母,我不介意他出差的。”

     陆母有些惊讶,她也知道,陆忍冬的好几任女友,都是在这事情上和陆忍冬产生的分歧。陆忍冬很喜欢自己顾问的工作,陆母一直在想,得是怎样的感情才会让陆忍冬考虑放弃这份职业。

     陆忍冬看了眼苏昙,却是笑了笑,说了句谁都没想到的话,他说:“我已经在考虑了。”

     苏昙和陆母都面露讶异之色。

     陆忍冬道:“谁叫你老是在我出差的时候不好好吃饭?”

     苏昙道:“我有好好吃——”

     陆忍冬:“好好吃还瘦了?”

     苏昙辩解:“冬天不就肥回来了么,过年还有几个月呢。”

     看着二人互动,陆母的眼里,也浮出些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