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号更新+24号更新
    十二月, 算是彻底入了冬。

     随着考研时间的接近, 考生们的情绪也越发紧张。住在学校里的唐笑逗开玩笑说她仿佛感受到了高考的气息,还问苏昙紧不紧张。

     苏昙回道:“不紧张。”

     唐笑有些怀疑:“真的不紧张吗?过两天就开考了, 你要是紧张我每天给你讲两个笑话听。”

     “真不紧张。”苏昙说的很认真,“我挺喜欢考试的。”

     这话要是让别人说出来,唐笑肯定觉得那人在装逼,但偏偏是苏昙这个学分绩点接近满分的学霸说出来的话,她无奈道:“好好好, 你乖乖考试, 考完了我请你吃大餐。”

     苏昙笑着应下。

     陆忍冬和唐笑想的差不多,大概是怕苏昙紧张, 他在电话里都没怎么提考研的事儿,天天和苏昙拉家常。

     苏昙也就由着他啰嗦,乖乖的答着每天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穿衣服。

     临近考试前两天, 陆忍冬实在是没忍住, 打开视频念叨:“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准考证、身份证、笔、尺子还有计算器……”

     苏昙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

     陆忍冬蹙眉:“我天天都想问,就怕你嫌我烦。”

     苏昙笑的温柔:“这不还是问了么。”她和陆忍冬视频的时候, 正好在看书, 说着便从包里把准备好的透明文具袋拿了出来, 一样样的摆在陆忍冬面前, 给他看完之后, 又重新放回了包里。

     陆忍冬这才放了心, 他手上工作的确很急, 而且属于一刻也不能耽误的那种,耽误一刻,就可能有人因此受到伤害

     “别担心了。”苏昙安抚着陆忍冬,“我有信心的。”

     明明是苏昙考试,被安慰的人却变成了自己,陆忍冬心情很是复杂,他现在恨不得直接冲回家,就将苏昙拥进怀里,用力的揉捏一顿。

     “去工作吧,我睡了。”苏昙不想耽误陆忍冬的时间,提出结束对话。

     “好。”陆忍冬说,“亲一个。”

     “啵。”隔着屏幕,苏昙对着陆忍冬亲了一下,陆忍冬也回了亲吻,然后在他恋恋不舍的目光下,苏昙硬着心残忍的挂断了电话。

     倒是第一次发现陆忍冬这么粘人,真是甜蜜的烦恼啊,苏昙翻着书愉悦的想。

     十二月二十八号,对于所有的考生们来说,都是个重要的日子。

     苏昙为了考试方便,提前搬回了寝室。寝室里四个姑娘两个都找到工作出去实习了,唐笑好像是打算毕业去家里的公司,所以一点也不急,还在悠闲的计划毕业旅行。

     “昙昙,考完了打算去哪儿玩呀?”唐笑本来是计划和苏昙一起出去玩的,但是看着苏昙和陆忍冬蜜里调油的气氛觉得自己还是别当电灯泡了。

     “不知道呢。”苏昙的毕业论文已经结稿还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毕业这事儿完全不用担心,她大四下应该会准备面试和找工作,毕竟即便是考上研了,她也需要继续挣自己的生活费。

     “嗯,没事儿,你家那位总会有点子的。”唐笑可不信陆忍冬回不带苏昙出去玩。

     不过目前考虑那些事情还太遥远,最重要的,便是即将到来的考试。

     考试前一晚,陆忍冬给苏昙打了个电话,也没说什么关于考试的事儿,而是如往常一般随便聊了聊天,还讲了两个小笑话。

     苏昙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如鹅毛般的大雪,笑着问:“你不会是紧张了吧?”

     陆忍冬道:“我……紧张什么。”

     苏昙说:“真没有?”

     陆忍冬马上否认:“没有。”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叹着气说,“好吧,有那么一点。”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看着女儿上考场的家长,女儿没什么反应自己反而紧张了。

     “别紧张啦。”苏昙说,“等我的好消息。”

     陆忍冬有点讶异:“那么自信?”

     “对呀。”苏昙在窗户上哈了口气,画了个小小的桃心,“很自信呢。”

     陆忍冬倒是很少见到这个模样的苏昙,他印象里的苏昙都是委婉柔软的,不过此时的苏昙倒是展现出了她骨子里的那股韧劲。的确,一个做好了所有准备的战士,面对即将踏入的战场,心中的情绪可能不是畏惧,而是激动。

     漫长的努力终会凝结美妙的果实。

     “去睡吧。”苏昙说,“不要替我紧张,好好工作,早点回来。”她语调如水,奇异般的抚平了他内心的焦躁。

     陆忍冬听到电话那头的苏昙声音里带了些不明显的羞涩,她声音很低,却很清晰:“我……有点想你了呢。”

     听到这话的陆忍冬激动的差点没把电话捏碎,他甚至只能用深呼吸来保持自己内心的平静,他说:“嗯,我也是。”

     然后两人互道晚安,挂断电话的陆忍冬重重的抹了把脸。

     这时陆忍冬身边正巧有同事路过,同事好奇的问:“陆哥,怎么了?遇到什么事儿了?”

     陆忍冬掏出根烟点上,含糊道:“还能怎么,想媳妇了呗,走,再翻翻证据去,早点把案子结了,咱也好回家过年。”他的小昙花儿,还在家里等他呢。

     第二天,苏昙非常淡定的上了考场。

     题目发下来,苏昙大致扫了下,便知道这门稳了,她捏着笔,不紧不慢的在试卷上写上了两个端正清秀的字体:苏昙。

     这次的考研题偏难,对于成绩拔尖的学生倒是比较有利。两天考试下来,其氛围丝毫不比高考轻松。苏昙甚至看到一个女生在考完数学之后崩溃大哭,瘫软在考场上。最后还是监考老师艰难的把她扶了出去。

     考试这两天,唐笑乖得不得了,连笑话都不敢讲了,每天晚上九点准时上床,睡不着也不玩手机,就怕耽误苏昙休息。

     陆忍冬和唐笑差不多,每晚一个电话,时间十五分钟刚刚好。

     后来苏昙问他开玩笑问陆忍冬说他是算好了么,陆忍冬还点头说对啊,有不科学的说法说打电话超过十五分钟手机会伤脑子。

     苏昙哭笑不得:“都不科学了,你怎么还掐准了时间挂?”

     陆忍冬满脸严肃:“不管,我怕,万一呢?”

     苏昙无言以对。

     其他人的态度,和苏昙的淡定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都说高考失利容易给人造成阴影,苏昙却恰恰相反,自从那次后,她就再也不怕任何考试了。

     最后一科的考试铃声响起,苏昙收拾好文具,出了教室。

     楼下等人的唐笑见到苏昙后立马冲了过来,激动道:“怎么样怎么样?”她憋了两天,都快活活憋死了。

     “挺好的。”苏昙斟酌着用词,“上我想上的学校应该没问题。”

     “太棒啦!!!走,吃饭去!”唐笑说,“陆妍娇在校门口等着呢,我们喝点小酒,不醉不归!”

     苏昙瞪眼睛:“那可不成,你们这酒品,喝了可不得出事儿。”

     唐笑耍赖说撒娇求苏昙同意。

     苏昙态度却十分坚决,最后还是陆妍娇说服了苏昙,说在家里喝酒,吃的就叫外卖。既然是在家里那总该不会出大事儿了,苏昙到底是软了口风。于是三个姑娘直接去超市提了一箱啤酒,打算好好庆祝。

     点了外卖,冻了啤酒,陆忍冬的电话也打过来了,苏昙还没开口,他就来了句:“唐笑和陆妍娇也在呢?”

     苏昙说:“你怎么知道?”

     陆忍冬道:“我不想知道,你叫她们笑声小一点。”

     苏昙:“……”

     “好了,考完庆祝我又不会拦着你们,就是给我注意安全。”陆忍冬一字一顿的叮嘱,“不!准!去!酒!吧!”

     苏昙失笑,陆忍冬果真是陆妍娇的叔叔,小侄女想什么都一清二楚。

     “你就不问我考的怎么样么?”苏昙有点好奇。

     “不问,就算考得不好又如何。”这考完了,陆忍冬的态度却像是冷静了下来,他道,“我就不信一个年年一等奖学金,社会实践丰富的学生会找不到自己心仪的工作?又不是只有考研一条路考研走,就算你找不到,这不还有我么。”

     苏昙道:“也是。”

     陆忍冬打了个哈欠,他的语气充满了疲惫,嗓子还有些哑,应该是高强度工作了很长时间了,他道:“案子有了进展……”

     苏昙说:“那过年的时候能回来么?”

     陆忍冬稍作犹豫,还是回答:“不确定。”

     苏昙嗯了声:“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两人聊了会儿天,苏昙他们点的外卖便来了,陆忍冬直言说不打扰他们狂欢了,又反复叮嘱苏昙盯着那两只,让他们少喝点酒。

     苏昙刚应下,就看到唐笑和陆妍娇咕咚咕咚直接干下去一瓶,然后对着对方傻笑。

     苏昙:“……不喝你说了,我先去吃点东西。”

     陆忍冬说好。

     电话挂断,苏昙赶紧过去拦住了陆妍娇和唐笑,不过就算她努力让两人别喝那么多,结果两个小时后,还是收获了两个烂醉如泥的姑娘。

     苏昙看着他们倒在沙发上的模样,长声叹气,心想还好陆忍冬不在呢……

     考研结束十几日后,便是匆匆而来的年关。

     许凌睿照常在过年前给苏昙打了电话,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叫苏昙回去,而是在电话里提前祝苏昙新年快乐,委婉的询问她是不是要去陆忍冬家里过年。

     苏昙坦白的说陆忍冬出差去了,但也反复叮嘱许凌睿让他不要再过来——她并不想在这件事上让大家都变得尴尬。许凌睿语气听起来有些低落,但到底还是应下了她的话。

     王冕君也试图寻找苏昙,但苏昙直接拉黑了他的电话,也不经常去学校,最后还是唐笑告诉的苏昙王冕君在找她的这事儿。

     自从知道了苏昙家里的情况后,唐笑就彻底的站在了苏昙这边,对王冕君这个便宜哥哥也没个好脸色。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看着人模狗样的,结果是个这样的货色,要是她是苏昙,估计早就把这一对父子捅死报复社会了。

     苏昙只能哭笑不得的安抚她。

     过年的那天,苏昙用提前买来的食材包了饺子,又给洋芋煮了牛肉。

     屋子里开着温暖的暖气,电视里播着新闻,恍惚之间,苏昙生出一种这里是自己家的错觉。她记忆里的家是低矮的旧楼,甚至连暖气都没有,一到冬天风就顺着破旧的窗户往里面灌,有时候屋子里比外面还冷。

     八点的钟声响起,春晚的主持人说了开场语,接着是一段热闹的歌舞。

     苏昙掏出手机给陆忍冬打了个电话,号码拨通之后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陆忍冬怎么了?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苏昙嚼着饺子,心里有些担心,她犹豫着把手机放下,打算过会儿再打一个过去。

     然而她第二个电话还未拨通,家中的门便被人推开,一身风雪的陆忍冬出现在了门外,他头上肩上,都积着雪花,嘴里大口大口的喘气,问道:“赶上了么?”

     苏昙起身,快步走过去,她说:“怎么回来了——”

     陆忍冬没说话,一把抱住了苏昙,他用下巴蹭着苏昙的额头,低声笑着:“还是舍不得让你一个人过年。”

     他记得去年的时候,是许凌睿来了这座城市陪着苏昙过了这几天。但今年许凌睿来不来还不一定,他可舍不得把他家姑娘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家里。

     苏昙由着陆忍冬抱着,她不知道这时候自己该说什么,总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破坏气氛。

     “虽然很想就在这儿亲亲你,但是太冷了,还是先进去吧。”陆忍冬笑道。

     苏昙松了手,接过陆忍冬脱下的大衣去旁边的衣架上挂好。大衣上全是密密扎扎的雪花,也不知道没开车的陆忍冬在机场等了多久出租。

     “做饺子了?”陆忍冬看到了桌子上的饭菜,他有点心疼,“怎么只有饺子,你呀……又不好好吃饭。”

     苏昙没辩解,去厨房里也给陆忍冬盛了碗饺子,两人在沙发上坐定,春晚的第一个小品刚好开始。

     饺子是白菜猪肉的,味道很不错。陆忍冬大概有些饿,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整整一碗后,长叹了声:“明天给你做大餐。”

     “明天你不走吗?”苏昙询问。

     “三天假。”陆忍冬摸摸苏昙脑袋,“舍不得你一个人在家。”

     苏昙感到陆忍冬的手有些冰,她握住了他的手,靠在他的肩头,隐约之间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期盼着过年。

     大约是身边陪着念着的人,连带着电视里本来有些无聊的小品,也有趣了起来。苏昙的眼里含着笑意,陆忍冬看的心中发软,两人手指交叠,他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苏昙右手的无名指。

     苏昙没有察觉陆忍冬这个小动作,她整个人都窝在陆忍冬的怀里,在暖熏熏的气氛下昏昏欲睡。

     结果她还真的睡着了。

     等到十二点,陆忍冬把她叫起来看烟火。这里临近郊外,所以烟火也没有禁止,漂亮的烟花在半空中炸开,耳朵里除了鞭炮声没了别的声音。

     苏昙抬头专注的望着被烟花绚烂的天空,黑色的眸子印上了旖旎的色彩,陆忍冬站在她的身边,手搂着她的肩,眉宇间是一派宠溺的温柔。

     待周围逐渐安静,苏昙忽的踮起脚尖,在陆忍冬的嘴角落下一个吻,她轻声道:“谢谢你。”

     陆忍冬低头,看着他的姑娘,他说:“不用谢。”他抱着苏昙,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年,是苏昙这二十几年来,过的年味最浓的一个年。

     初一陆忍冬做了桌好菜,初二两人看望了陆母,陆母看着苏昙叫她把这里当自己家,千万不要拘束。

     陆家的亲戚果然很多,虽然陆忍冬大致介绍了一遍,但苏昙还是不太认得。好在这些亲戚的态度都十分客气,有活泼的陆妍娇凑在苏昙身边,她倒也没有不自在。

     初三,陆忍冬带着苏昙去了郊外的庙。

     去年的时候,是苏昙和许凌睿一起过这里,她不信这个,所以连签都没有求。陆忍冬却笑着说他是去还愿的。

     “还愿?”苏昙道,“是说准了什么么?”

     陆忍冬笑着把大师给他批的签文告诉了苏昙。

     “云开雾罩山前路,万物圆中月再圆……”苏昙听完后有些疑惑,“什么意思?和我有关系么?”

     陆忍冬点头:“后来大师告诉我,这签里错了一点,月并不是月,而是日。”

     苏昙还是不懂。

     陆忍冬点着她的鼻尖,笑道:“笨蛋,一日一云,不就是一个昙字?”

     苏昙这才恍然:“原来如此——”

     陆忍冬点头:“有些事,宁可信其有吧。”

     苏昙想了会儿,莫名的笑了起来,陆忍冬问她笑什么,她说:“我想起了唐笑的一句话——我曾经迷信科学。”唐笑很喜欢玩手游,经常需要抽卡,每次抽卡的时候还得提前洗个澡,美其名曰,沐浴更衣。

     陆忍冬哈哈大笑。

     到了庙里,庙中的主持接待了两人。

     “既然陆先生心愿已了,便上柱香算是还了愿吧。”老主持语气平淡,还未等陆忍冬提出来意,便已开口说道。

     “好,多谢师父。”陆忍冬道谢。

     待两人都上完了香,主持便要送客。

     陆忍冬好奇道:“大师父,您怎么不问问我们要不要求签?”

     主持淡笑:“求签之人,心中都有所求之事。我看两位生活美满,均是一片通途之相,这签文,不求也罢。”

     陆忍冬似乎并不惊讶主持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再次虔诚的施礼道谢,带着苏昙出了寺院。

     苏昙倒是有些讶异了,她道:“这位师父好厉害呀。”

     陆忍冬道:“有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倒是觉得,师父是发现你不信这个,才不让我们求签的。”

     “这样么?”苏昙的确不信这个,就算知道了未来又如何,过不好现在,把未来说出个花儿来毫无用处。

     过年的时候,寺庙周围都挺热闹,陆忍冬去给苏昙买了这里非常受欢迎的手工麦芽糖,看着苏昙皱着小眉头舔着淡黄色的糖果。

     “好吃吗?”陆忍冬问她。

     “好吃。”苏昙弯着眼角。去年的时候,还是她给许凌睿买的,没想到今年变成陆忍冬给她买了。

     “嗯,多吃点,长胖点。”陆忍冬说,“等着过完年就……”

     “就什么?”苏昙问。

     陆忍冬笑起来:“就杀来吃肉。”

     春去冬来,四季匆匆,道旁的腊梅再次挂上枝头,陆忍冬给苏昙摘了小小一枝,插在她的耳畔,然后小声道:“快跑快跑。”

     苏昙愣住:“跑什么?”

     陆忍冬道:“乱摘花被师父们看见了,是要罚款的——”

     苏昙:“……”陆忍冬,你是三岁小孩吗?

     不过花都摘了,再后悔好像有些晚,苏昙被陆忍冬牵着手一溜烟的小跑,气喘吁吁的下了山。结果下山之后,陆忍冬插着腰在那儿大笑。

     苏昙喘着气瞪眼睛,说:“你笑什么?”

     陆忍冬说:“哈哈哈,才不会罚款呢,这一山的梅花都是我妈当年亲手种的。”

     苏昙直觉那肯定是个故事,问道:“种梅花?”

     “对啊。”陆忍冬笑道,“当年她和我爸的事儿一直被家里人拦着,她就要非要出家——人家这是和尚庙,哪里能收个女尼姑,于是她就以香客的身份在里面住在,一个月种一颗梅花。”

     苏昙道:“后来呢?”

     陆忍冬说:“足足种了五年,才和我爸在一起。”

     那定然是个漫长的故事,苏昙无法想象,等一个人等五年是个什么滋味。但好在最后的结果还好,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所以呀。”陆忍冬拂去了苏昙头上的几片花瓣,看着人比花娇的苏昙,“我们陆家人,在感情的事情上执拗的很,喜欢一个人,别说五年了,就算十五年估计也能磨过来。”

     苏昙嘟囔:“十五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陆忍冬深有所感:“对,有道理,所以我得努力点。”

     苏昙:“……”哎?

     她正欲多问,陆忍冬却话题一转,说到了他经手的案子,苏昙也就暂时将这件事给忘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