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差
    安置好了奶奶之后, 苏昙休息了几天, 便开始为实习做打算。她投的几分简历都有了回应,大部分是一些小型事务所的助理工作, 工资不高,但能学到些东西。

     陆忍冬说朋友公司里也需要财务方面的实习生,工资比苏昙做助理高一些,工作量也不大,而且离他住的地方也比较近, 让苏昙考虑考虑。

     苏昙稍微有些犹豫, 陆忍冬却道:“而且我暑假里肯定会出差,你不住过来洋芋就得寄养出去, 它又得闹情绪。”

     洋芋还不知道自己爹又在出卖它的美色,正摇着尾巴把大脸塞在食盆里,夯吃夯吃的吃着陆忍冬给它煮的牛肉。

     陆忍冬见苏昙神色松动,继续加火, 他说:“寄养出去都是给洋芋喂狗粮的, 每次回来都要瘦几斤。”他这话倒是夸张了,寄养的地方老板人其实特别温柔, 就是洋芋这货太粘人, 看不到主人就会不高兴。

     面对洋芋, 苏昙从来都没有什么办法, 她道:“那、那好吧。”

     陆忍冬笑了起来。

     虽然答应了陆忍冬这边的实习, 但进了公司之后一段时间后, 苏昙才发现开公司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朋友, 而是曾经和苏昙有两面之缘的陆忍冬的弟弟陆千日。

     实习的内容的确如陆忍冬所说比较简单,一周上三天班,早九晚五,只需要整理一些资料帮着跑跑腿就行,虽然工资不高,但苏昙可以留下更多时间复习资料备战考研。

     陆忍冬虽然很期待和苏昙的独属时间,然而奈何罪犯们可不放暑假,他们市临近的A城出了件性质恶劣的连环强.奸杀人案,陆忍冬也得尽快过去。

     去之前,陆忍冬和苏昙吃了顿饭,饭桌上他叫苏昙别想他。

     苏昙正在啃排骨,认真道:“好,不想。”

     陆忍冬闻言表情有点复杂,他说:“真不想啊?”

     苏昙满目莫名:“不是你让我别想的吗?”

     陆忍冬:“我让你不想你就不想,那我要是让你亲我一口呢?”

     苏昙吧唧一下,用自己油乎乎的嘴在陆忍冬脸上印了个印子:“亲啦!”

     陆忍冬:“……乖。”之前恋爱的时候,每次他出差都会有些困扰,因为热恋期的女孩子通常情况下比较粘人,几乎每个都是一天好几次的查岗。有时候陆忍冬工作到紧张的时候没时间回,还会被夺命连环呼。虽然陆忍冬理解女友的心情,也尽力安抚,可还是会感到疲惫。现在和苏昙谈恋爱,陆忍冬却开始担心起了其他的事情,他强烈的怀疑,自己对面正在沉迷排骨的姑娘,在他离开之后会和洋芋过上一段幸福且美好的时光——并且如他要求的那般,一、点、都、不、想、他。

     苏昙见陆忍冬脸上的笑意缓慢消失,莫名的有些后背发凉,她道:“怎么啦?”

     陆忍冬说:“没事。”

     苏昙虽然迟钝,但也不会真的以为陆忍冬没事,她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刚才自己答应的太爽快的态度让陆忍冬不高兴了。苏昙道:“好啦,我会想你啦,真的!我保证!”

     陆忍冬狐疑道:“真的?”

     苏昙点头如捣蒜。

     陆忍冬说:“那想我得有个表现方法吧。”

     苏昙说:“我每天……”她话才开个头,却又改了个说法,“你那么忙,每天会打扰到你的,两天……两天给你打个电话!”

     陆忍冬气笑了,他伸手掐住苏昙软软的脸蛋,把她的脸往两边扯,苏昙的脸蛋软,他没怎么用力,便扯大了不少。陆忍冬咬牙切齿道:“每天!晚上!八点!准时给我打电话——”

     苏昙含糊道:“喔……”

     陆忍冬说:“听到没,小蠢蛋!”

     苏昙脸都变形了:“窝寄到呢,泥别啾窝呢……”

     陆忍冬这才松手,还顺带揉了揉。

     苏昙委屈道:“我没有说不给你打电话嘛,你那么忙,接电话不是容易打乱思路么?”苏昙并不介意和陆忍冬分开,陆忍冬的职业性质便是如此,他们如果真的要在一起,还有很多岁月要共行。如果连这个坎都迈不过去,未来也无从谈起。

     陆忍冬发现苏昙在恋爱的时候也理智的可怕,明明长了一张容易沉溺在爱恋中的脸,却是这样的性格,他感叹之余,却是有一丝的骄傲。这样特别的姑娘,只属于他一个人。

     最后两人在饭桌上达成合约,陆忍冬退了一步,说换他来给苏昙打电话,这样就不怕被扰乱思路了。

     苏昙说:“嗯,要是忘记打了,我就给你发短信,你看到回一个就行。”

     “好。”陆忍冬笑着。

     几天后,陆忍冬飞去了临省,留下了苏昙和洋芋。

     苏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洋芋坐在地上把脑袋放在苏昙的腿上。苏昙说:“洋芋,你爹走啦。”

     洋芋:“嗷呜嗷呜——”

     苏昙哭笑不得:“你那么高兴做什么,他走了就没人给我们做好吃的了。”

     洋芋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苏昙。

     苏昙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这会儿暑气应该降下来了,于是上楼换了身T恤,牵着洋芋出门遛弯。狗狗都是喜欢运动的动物,平时遛弯要么是陆忍冬去,要么两人一起来,苏昙倒是很少一个人带洋芋溜达。

     陆忍冬住的地方在郊区,绿化非常好,小区安保也很森严,从住户入住到现在,没有发生过一起案件。苏昙牵着洋芋,按着平时陆忍冬走的路线转了一圈,等洋芋便便在报纸上后,才牵着它回家。

     一路上苏昙也遇到了几个周围出来散步的住户。有的住户认识陆忍冬,也顺带认识了苏昙,还笑着她打招呼,说:“哟,你家那位今天没一起来?”

     苏昙道:“他上班呢。”

     “哦。”打招呼的大妈点点头,“上班哪有女朋友重要啊,可得好好和他说说。”

     苏昙笑了笑,没应声,牵着洋芋走了。这些话她听就听了,并不会放在心上,日子是自己过的,人如饮水冷暖自知。

     陆忍冬到了目的地,便给苏昙报了平安,接下来几天都是八点准时打电话过来。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会儿,陆忍冬问苏昙实习是否顺利。

     “挺好的。”苏昙说,“办公室的前辈都挺照顾我……你是不是提前和你朋友打过招呼啦?”

     陆忍冬说:“哼,我是走后门那种人吗?”

     苏昙说:“你是啊。”

     陆忍冬:“……”好吧,他还真是。

     苏昙声音里带了笑意,她道:“好啦,好好工作,不用挂念我,我挺好的,洋芋也挺好的。”

     “嗯,那你早点睡。”陆忍冬说,“昙昙,晚安。”

     苏昙道:“晚安。”她挂了电话。

     床很软,还有阳光的味道,像是躺在一块巨大的云朵之上。苏昙眼睛慢慢闭上,睡意降临之间,却恍惚产生了错觉,她好像感到自己额头上印上了同往日般轻柔的吻。

     “晚安,冬冬。”她迷糊着说了声,睡了过去。

     因为陆忍冬的工作室完全保密的,所以苏昙也不知道他的进度。只能隐约的从新闻或者网络上听到一些关于案件的传闻。

     那个案子好像非常的棘手,死者除了姑娘之外,还有成年男性,凶手的作案手法也异常凶残。

     这案子破不了,整个警局都没办法轻松。现在媒体发达,有些事情一旦被炒起来,就像往油锅里倒水,根本无法平息。

     苏昙吃完早饭,坐公交去了公司。她实习的公司就在住所旁边,坐公交五分钟就到了。公司是全市有名的会计事务所,虽然比不上四大,但也算是当地的行业精英了。

     苏昙作为一个初学者,能做的事情不多,再加上陆忍冬偷偷的关照了一下,所以工作上几乎没有什么压力。

     在实习了半个月后,苏昙在公司食堂遇到了陆千日,还有正在叫陆千日老板的主管。

     陆千日和主管交流完之后,端着餐盘来了苏昙的桌子,笑道:“在这儿习惯么?”

     苏昙满目讶异:“这是您的公司?”

     陆千日说:“我哥也有入股,他是又出差了吧?”

     苏昙点点头:“月初就走了。”

     陆千日笑道:“那你想他么?”

     苏昙本来想摇头的,但是忽的想起了之前陆忍冬提起这个问题时的表情,赶紧撒了个小谎:“想,可想了。”

     陆千日若有所思,他道:“不好受吧?”

     苏昙说:“啊?”

     陆千日叹气,他似乎是安慰苏昙,说:“我哥工作性质就是这样,闲的时候很闲,忙起来就看不到人了,你要是真打算和在一起,得习惯啊。”

     苏昙一头雾水,她为什么总觉得,她总有种自己在被陆千日同情的错觉。不过后来苏昙知道,这还真不是她的错觉,就陆忍冬的前几任女友,每次找不到陆忍冬人的时候,都会给陆千日打电话,陆千日被骚扰习惯了,也把苏昙带入了这样的角色。

     苏昙知道后莫名其妙,心想陆忍冬出个差怎么了,有洋芋陪着不是挺好么。

     也不知道陆忍冬如果知道苏昙在想什么,会不会再恶狠狠的在苏昙脸上留几个牙印,然后逼着苏昙用哭兮兮的语气说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