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暴露
    第二天, 在另外两个室友出门后, 唐笑神神秘秘的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还拉上寝室的窗帘。

     苏昙的情绪被唐笑带动, 莫名也有些紧张。她手足无措的坐在唐笑身边,低声询问:“笑笑,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呀?”

     唐笑说:“嘘,嘘,小声点……今天!在这里!我要对你进行成年人.性.教育!”

     苏昙:“……”

     电脑打开, 唐笑操纵着鼠标点进了硬盘里的某个名为“小可爱”的文件。她深吸一口气, 拍了拍苏昙的肩膀,说:“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有点刺激, 但是该知道的事,早点知道总是好的。”做性.教.育的时候家长总是担心孩子年龄小,但那些对孩子有企图的坏人,可不会嫌弃年龄小, 况且苏昙已经二十多, 身边还有只垂涎欲滴的大灰狼。

     唐笑看着满目茫然的苏昙,觉得自己的形象忽的就高大了起来, 她肩负的是巨龙的使命, 随时随地准备把对公主不好的勇者两巴掌拍死。

     “来吧。”唐笑点开了播放键, “咱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鼠标双击两下, 点开了文件夹里的文件……

     那一天, 苏昙的世界观有点破碎。其实唐笑给她看的还是类型比较文艺的片子, 但是看完之后, 苏昙在桌子边上呆坐了好久。

     唐笑见她发呆的模样,还以为她已经吃了亏,急忙道:“怎么啦?是不是陆忍冬对你做了什么?”

     苏昙恍惚的摇头,说了句唐笑这辈子都没想到的话。她说:“没,他没碰过我,我倒是碰过他了……”陆忍冬和她相处时非常绅士,即便两人相恋,最亲密的也不过是亲吻,陆忍冬更是从未触碰过苏昙某些比较私密的部位。

     但苏昙,不但摸了陆忍冬的腰,还戳了他腰窝,闲的没事儿就喜欢捏捏揉揉,每次陆忍冬都受不了的说:“别揉了,再揉真要把你吞了。”

     那时候苏昙还不知道这吞了的具体含义,只是模模糊糊的有个印象,今天经过唐笑这么教育,她才猛然回忆起自己的所作所为——简直太像个女.流.氓了。

     唐笑听着苏昙神情恍惚的说完,哭笑不得:“我还担心你被吃豆腐,哪知道你天天吃别人豆腐啊。”

     苏昙干咳,艰难的辩解:“也、也没有天天吃啦。”

     唐笑说:“啧啧啧,虽然陆忍冬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但也是个三十岁的老男人了,吃他的豆腐不算吃。”

     苏昙说:“那算什么?”

     唐笑摸了摸下巴,黑了陆忍冬一把:“算嚼豆腐干?”

     苏昙:“……”可是豆腐干也是豆制品啊。

     唐笑看着苏昙纠结的表情,实在没忍住,抱着她哈哈大笑,她道:“昙昙耶,你就别担心他啦,那么大个男人,还被你欺负了不成?我今天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些事儿,别迷迷糊糊的就吃了亏!”

     苏昙真诚的点头,领了唐笑的好意。

     陆忍冬此时还不知道他的姑娘正在接受唐笑的教育,他开着车到了苏昙寝室门口,给苏昙打电话让她下来。

     苏昙和唐笑告别,拖着行李走到了车边。此时天气虽然已经转凉,但还是带着层薄薄的暑气,苏昙又是个怕热的,短短几步路额头上就溢满了汗水。

     陆忍冬心疼的让苏昙赶紧坐进车里凉快,自己则把行李放进后备箱。

     “热吧?”坐进驾驶室的陆忍冬问道。

     苏昙用纸巾擦干净了额上的汗水,轻轻应了声。

     很快,陆忍冬发现今天的苏昙和往日似乎有些不同。她的表情躲闪,耳尖泛红,甚至不敢和陆忍冬有眼神接触,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儿似得。

     陆忍冬观察着苏昙的小表情,似笑非笑:“怎么了,姑娘,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苏昙正靠着车窗走神,听到陆忍冬这问话浑身微僵,强笑道:“啊……没、没什么啊。”她说着抓了抓自己的手腕。

     “昙昙。”陆忍冬看着前方的道路,语气倒是相当的温柔,只是说出的内容却让苏昙更加手足无措,他温声道,“人撒谎的时候会有一些细节动作,比如说话会说,嗯、啊、呃。肢体也会有表现,最明显的就是,抓抓手腕,摸摸鼻子。”

     苏昙:“……”

     陆忍冬道:“所以宝宝,你到底干啥坏事了?”

     被识破的苏昙还是咬死了说没什么。

     陆忍冬从后视镜里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她,笑了:“好好好,你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苏昙听后嘟囔了句:“你这话说得,好像是我爸爸似得。”

     陆忍冬故作长叹:“女儿长大了——”

     苏昙:“……”这人真是皮厚。

     陆忍冬对人的观察能做到细致入微,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天赋,他才选择了顾问这份职业。前女友出轨的事情第二天就被他看出来了,苏昙的小心思,他想知道也是简单的事。不过虽然陆忍冬没有特别去注意,但他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搬进陆忍冬家的第三天,苏昙正在坐在书房里看书。陆忍冬端了杯牛奶靠着门凝视苏昙。

     苏昙被陆忍冬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终于忍不住抬头:“你看什么呢?”

     陆忍冬说:“看你呀。”

     苏昙说:“我有什么好看的?”

     陆忍冬笑着说:“哪里都好看。”

     苏昙才不信陆忍冬的花言巧语,她面露狐疑:“到底怎么啦?”

     陆忍冬走到苏昙面前,把手里的牛奶放下:“乖,先喝了。”

     苏昙并不喜欢牛奶的味道,但她向来珍惜食物,也珍惜陆忍冬对她的好,所以她还是乖乖的捧起杯子,把牛奶喝干净了。

     杯子见底,苏昙的嘴上蒙上一圈奶胡子,她正欲伸舌头舔一舔,却被陆忍冬直接按住了肩膀。

     面前英俊的男人微笑着俯身,吻净了苏昙唇边的奶渍。

     苏昙霎时间心如擂鼓,她看着陆忍冬近在咫尺的面容,脸颊上被情绪蒸腾到绯红。陆忍冬长得很好看,睁着眼的苏昙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浓密的睫毛此时如蝉翼般微微颤抖。忽的,陆忍冬睁开了眼,两人目光对视,陆忍冬宠溺道:“小蠢蛋,接吻的时候记得闭上眼睛呀。”

     苏昙红着脸点头。

     “再来一次。”陆忍冬的手掌盖上了苏昙的眼睛。

     这个吻,更加深入,苏昙被陆忍冬重重的拥在怀里,她感到自己心脏狂跳,唇.舌之间全是陆忍冬带着淡淡柑橘香气的气息,这气息好似浓烈的酒,让她头脑眩晕,语不能言。

     一吻结束,陆忍冬微微喘息,看着自己面前眼神湿润的苏昙,他声音带了点沙哑,比平时更加的性.感:“小蠢蛋,是不是你室友给你看什么东西了?”

     苏昙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缓了会儿脑子里才崩出了唐笑给她科普的片子。记忆里那些暧昧的画面此时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让苏昙甚至羞愧的不敢和陆忍冬对视。

     陆忍冬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一点点抬起来,他说:“真看了?”

     苏昙咬着嘴唇,低低的嗯了声。

     陆忍冬眸色转深,“怕我了?”这几天他洗完澡裸着上身出来,苏昙再也不似之前那样扭扭捏捏的跑过来吃豆腐,从这个表现,陆忍冬就差不多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大约是该高兴的,因为苏昙有个为了她着想的朋友,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吃味……他家昙花儿看别人他总归是要吃醋的。

     “没怕。”苏昙说,“我就是,就是不好意思……”就好像真的像唐笑所说的那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脑子里多了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这种变化让苏昙有些慌乱,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陆忍冬知道了苏昙的想法,大概会笑着说她傻,都是成年人了,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从来不是什么罪恶的事情。

     陆忍冬用自己额头抵住了苏昙的低头,两人鼻尖相触,他的眼里闪着星光:“昙昙,别怕我,我保证婚前不碰你。”

     苏昙看着陆忍冬。

     陆忍冬的语气郑重且严肃,他说:“你不愿意的事,我都不会做。”苏昙是他心爱的姑娘,他尊重她每一个选择。

     苏昙没说话,她只是伸手抱住了陆忍冬的腰。她没谈过恋爱,却也不蠢,从交往过程中,她的的确确感到了陆忍冬对她浓烈的爱意。

     “昙昙,我爱你。”他在她的耳边这么说着。

     苏昙的下巴轻蹭陆忍冬的肩膀。

     得到了苏昙的回应,陆忍冬的心脏仿佛被温暖的潮水拂过,他安静片刻,忽的道:“所以,如果对我的爱满分是一百,你会分给我的腰多少分?”

     苏昙随口就答:“九十九!”

     陆忍冬挑眉:“嗯?”

     苏昙这才反应过来陆忍冬是给她下了套,她赶紧补救:“如果说你的腰是两个零,你就是那个一,没有你哪里来的一百分!”

     陆忍冬用牙磨着苏昙的耳朵尖:“可以啊,这个解释补的不错,今天就不咬你了。”

     苏昙:“……”所以陆忍冬咬她脸这个习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改正呀。